国骂后的道歉,跳楼的杨光荣能“享受”到吗

2012年06月07日11:05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李振忠

  6月6日《南方都市报》报道:记者追问佛山工伤数据,却遭佛山人社局副局长粗口对待。日前,佛山九江一家具厂男工因断指索赔未果,跳楼身亡,工伤维权再陷舆论漩涡。南都独家报道后,记者连续两天追问佛山人社局相关工伤数据,5日在正式电话采访中,却被分管副局长爆粗相待。5日晚8时,爆粗局长登门道歉,并称工伤数据正在整理,预计下周一前公布。

  5日晚8时许,刘国斌代表其个人登门道歉,自称下午接到记者电话时,并不知是记者正式采访,“之前也没有接到局里的接受采访安排”。而假如这位副局长接到了张平安副局长的采访通报,这位副局长恐怕就会换上另一幅面孔。明知对方在安排了录音录相设备之后仍然大爆粗口的副局长们不是没有,而是至少还会有所忌惮。因此说,爆粗口才是这位副局长的本来恶习。

  然而,刘副局长仍然没有忘记其面对的是一位大报记者,爆粗口其实仍然留了情面,否则,假如是一位市民村民如此追问副局长相关工作信息,岂不是会被骂得更惨?刘副局长解释爆粗口行为,是因自己平时说话比较粗,语气没控制好。那么,对记者尚且比较粗,对普通百姓又是如何的粗?对记者语气都控制不好,对市民村民打工者的追问岂不就更无法控制?刘局长敢于对记者爆粗,至少证明了这位官员已经是习惯性粗口症患者,没有人冒犯他可能不会犯病,但一旦哪一个平头百姓冒犯了,他就会骂得很难听。“臭不要脸”的骂比起这位副局长来算得“文明之骂”,而真正的国骂才叫本真之骂,而对普通百姓的骂,可能就算得“毒骂”了。官员之骂的三个境界,其实就是这么回事!

  最具看点的不是国骂,而是国骂之后的“真诚”道歉。“对自己的语气和表达方式,正式向南都和记者杨森道歉,希望能接受”。官员开骂“你他妈的”可以原谅,屁……以及噪音掩盖的骂也可以原谅,但更恶毒的“×你妈的×”以及省略号之后的骂也可以原谅吗?

  然而,这种冠冕堂皇的官员道歉,依然是记者才能“享受”到的道歉,通俗的说法是官员给了记者面子。尽管这样的“面子”带着恶毒的咒骂,但依然是记者的专有,而非平民百姓的所能“享受”得到的。刘副局长辩解爆粗口行为,是因自己平时说话比较粗,这种平时的比较粗,恰恰是对着平民老百姓的,而绝非其同僚,更非其上级,不信天底下可有敢于对上官来一段国骂的官员?

  5日晚9时,佛山市人社局相关负责人联系南都佛山新闻部,表示刘国斌的行人虽属个人行为,但因在记者履行职务行为中发生这样的不愉快,代表该局正式向南都和当事记者道歉。看看,当事官员道歉之后是人社局道歉,但特别强调的国骂是个人行为,如此撇清,其潜台词就是人社局副局长骂人与本局无关,“但因”之后仍然选择给记者道歉,这当然也是一种“给面子”。

  假如选择跳楼的湖北外来工杨光荣也来追问迟迟不能达成的赔偿,人社局爆粗口的副局长还会给面子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