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奥运司天峰要为竞走争气 有望夺金牌放卫星

2012年06月10日18:42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中国田径尤其是男子田径,整体水平一直比较差,此次出征伦敦,除了刘翔之外,我们还能有哪些“夺金点”或者“夺牌点”?不管通过哪种计算得出的答案,男子50公里竞走都应该算是一个,山东小伙司天峰有望在伦敦奥运会上“放卫星”。

  成名之路

  司天峰是山东泰安新泰人,却是被莱芜体校培养出来的。1996年春,司天峰代表学校参加田径比赛,当时莱芜体校孔老师为了找苗子正好在场考察。那年司天峰12岁,个头不高,只有148厘米,但是身体健壮,而且步伐稳健,有欧洲运动员的风格。苦苦寻觅运动员苗子的孔老师对他“一见钟情”,向来直爽的孔老师对司天峰简简单单说了一句话:“回家问问,让你来不,莱芜体校,明天就来。”简简单单的16个字却改变了司天峰的一生,也正是这16个字“挖掘”出一位体育明星。司天峰回家后把孔老师的意思告诉了父亲司尚斌,热爱体育的司尚斌支持儿子去上体校,经过仔细思考,他对儿子说了下面的话:“你愿意上不?我先告诉你,练体育非常苦,你要有心理准备,不能干几天就往回跑。”听了这些后,年少气盛的司天峰只简单地说:“行啊,我去!”

  司天峰刚到莱芜体校时首先练的并不是竞走而是中长跑,跟着孔老师练了几个月但没有出成绩。这时从事竞走培训的王立斌教练发现司天峰更适合竞走,于是从1996年下半年开始司天峰转练竞走。也许司天峰并没有想到这一“走”就是十几年。1997年司天峰的身高开始快速增长,18个月内长了22厘米。司天峰的竞走成绩和他的身高一样突飞猛进。练习竞走仅仅四个月后,司天峰便在全省的5000米竞走项目上夺得冠军,在王立斌的指导下转战全国各个赛场均有收获。

  在取得一些成绩后司天峰很快被山东省体校看中,被录取到省体校训练。但是司天峰在省体校的路并不好走,因为教练频繁更换。据了解,在山东省体校,司天峰共换了七名教练,因此司天峰在省体校的成绩没有取得多大进步,也没有被定为重点培养对象,一直在省一队和二队之间徘徊。这时王立斌坐不住了,把司天峰接回了市体校训练,因为如果这时候停止系统训练对司天峰的成绩影响会很大,于是,司天峰重新回到王立斌教练麾下。经过七个月的训练,司天峰的成绩再次得到提高,2004年取得国际田联竞走挑战赛男子20公里竞走第六名的成绩。

  2005年在省体校恢复正常训练的司天峰取得十运会男子20公里竞走第五名的成绩。因为成绩出色,司天峰在2005年全国选拔男子竞走运动员时入选了国家队,他的教练是王春堂。在国家队司天峰如鱼得水,科学系统的训练方式、良好的训练条件和生活条件让司天峰的成绩突飞猛进。

  孤独前行

  司天峰的特点是腿长步伐大,骨骼粗壮,缺点是腿不容易伸直,所以在练竞走的前期吃了不少判罚的亏。1997年在一次比赛中,司天峰因为腿弯曲被裁判判罚出场,本来满怀信心的司天峰为此很懊恼,一个人跑到休息室哭了起来。一向对学生严格要求的王立斌训斥道:“你就这么点出息啊,哭有什么用,想哭我陪你哭,让其他同学也来陪你哭,哭完了能拿冠军吗?你要是还有志气就把眼泪擦了,想想应该怎样才能解决你的问题。”经过这次风波后,司天峰再也不用哭解决问题了,但等待他的却是“孤独”。

  男子50公里竞走是一项挑战人体极限的项目,目前国内训练这个项目的人很少,为什么大家都不愿练50公里竞走呢?司天峰说,最主要的原因是这个项目太苦了,一般人很难承受如此大的运动量。司天峰说,他最大的苦恼是没有陪练,“国家竞走队分高原组和平原组,平原组练50公里项目的只有我一个人。我每天一个人围着北京体育大学跑道走30公里,走在跑道上,没有陪练,的确有一种孤独的感觉。”

  司天峰透露:“我已经练了十来年这个项目了,如果不热爱它,一天也坚持不下来。练这个项目不能有丝毫被迫心理,否则,你会觉得苦不堪言。我走时什么也不想,就是念叨着:坚持,坚持。”

  挑战伦敦

  竞走曾是中国的优势项目,但是后来逐渐走入低谷。在北京奥运会上,被寄予厚望的司天峰在男子50公里竞走项目中仅取得了第17名。为提高竞走成绩,中国田径队聘请了意大利教练桑德罗·达米拉诺,外教的到来给中国竞走队注入了新的活力。

  来自意大利的达米拉诺是世界最成功的竞走教练之一,执教三十多年来,培养了多位奥运会、世锦赛竞走冠军,他带出的运动员技术规范,得到了国际裁判的一致认可。从2010年1月份归入达米拉诺门下,司天峰一直是国内国外穿插集训,受益匪浅。

  2010广州亚运会,司天峰夺得了金牌。2011年国际田联竞走挑战赛中国太仓站暨全国冠军赛,冠军司天峰走出了该赛季的最佳成绩。

  “这是自2005年全运会以来,中国选手在这个项目上走出的最好成绩!”中国竞走队领队蒲志强在太仓站比赛结束之后激动地说,“从比赛的第一公里到最后的冲刺阶段,司天峰的节奏始终在外教达米拉诺的掌控之下,运动员和教练组成了一个完美无缺的团体。” 来源大众网-齐鲁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