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惹他们生气,因为一生气就把“欧洲杯”冠亚军全捧回来了(组图)

2012年06月16日05:30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深圳第二实验学校、西乡中学混合毽球队,包揽欧洲杯毽球公开赛冠亚军

深圳第二实验学校、西乡中学混合毽球队,包揽欧洲杯毽球公开赛冠亚军
深圳第二实验学校、西乡中学混合毽球队,包揽欧洲杯毽球公开赛冠亚军

  少年凶猛

  童年大家一起踢着毽球玩的时候,他们也在踢毽球;升入初中后,一般人都不知道把毽球搁哪去了,他们还在踢毽球;到了高中,估计关于毽球的字眼几乎在学生里灭绝了吧,他们依然在踢毽球。不仅踢,还包揽了2010年全国中学生锦标赛毽球组全部16个项目的冠军,以及2011年全国中学生运动会毽球组的4个冠军,还在法国刚结束的欧洲杯毽球公开赛中捧回了冠亚军。哇哦,原来踢个毽球也能这么牛啊!

  对他们来说,踢毽球就是光明正大地“玩儿”)

  毽球队几乎每个队员都是从小学三四年级便开始踢毽球,最开始踢着玩儿,越踢越起劲,踢到后来已经不满足于课后玩乐了,干脆报班跟专业老师学,这份将“不务正业”发扬光大的热情一度受到了家长的坚决反对,所以小升初、初升高时中断过两次,但各位队员们硬是通过韧性坚持了过来,一不小心就变成了业余中的专业选手。

  进入高中后,毽球队的队员们几乎每天5点半就起床,进行一个半小时柔和型毽球训练,7点钟回教室早读,下午放学后又献身训练场进行练习,就连周末都会上下午各训练3小时。

  太辛苦?队员们说不,踢毽球对他们而言就是乐趣每天都能把时间名正言顺地用来“玩儿”,这不挺好的事嘛。

  就算在比赛中,踢毽球对于他们而言,玩乐性依然高过了紧张感,队员们不仅不紧张,还会在赛前设下“筹码”,输的那一队请全员喝冷饮。这样一来,“绝对不要掏钱请对方喝冷饮”的心情反而变得比踢好毽球重要多了。

  踢毽球也有危险?队员之一的林秀婷说:“长期踢毽球的人,膝盖受损的程度都比较高,尤其男生的动作相对女生而言,幅度更大,对力量的要求更高,很容易受伤。”不过球队里的男生们似乎不太在意,没事就会学一些外界的新动作,然后大秀各种花招,一边秀还会一边问“哎,帅么帅么?”

  4名女生一出手,把德国队肌肉男都打败了

  毽球比赛听起来似乎人畜无害,似乎闭眼就能想到运动员女生的马尾伴随着鲜艳的毽球上下翻飞的场景。但实际上,队员们吐槽,毽球比赛更像在挑战体力极限,能把人累晕:每天七点起床,从上午10点到下午6点一直忙碌在赛场上,从单人比赛到双人、到团队,接着换成双打,最后单打。8个小时里一共得马不停蹄地赛满30场,其间还得考虑战术,调整配合默契度。所以每天结束后回到宿舍,他们往往累得倒头就睡。

  毽球比赛并没有硬性规定男女队员的比例,而踢毽球是一项追求力量的体力活,因此大多数国家的球队里很少有女队员。可这次有一场比赛毽球队全派了女生上场,而对方德国队却全是人高马大的肌肉男!胜算渺茫呐,结果肌肉男却输给了小女生。对方那个窝火,毽球队员们则相当有成就感。

  队员们参加这种大型的国际比赛都是第一次,整支队伍的平均年龄为17岁,跟其他国家动辄30多岁且比赛经验丰富的队伍比起来,简直年轻又稚嫩得令人发指。于是从带队领导、老师到队员,都默契地达成了“就当获取比赛经验随便踢着玩儿吧”的打酱油共识。到了巴黎后赛得挺顺利,队员们又被告知:“不用踢太好,把冠军让给其他国家也无所谓。”结果就是这句话把8个队员的战斗力瞬间激发了好几个档次,不仅拿了冠军,连亚军也没给别人“剩一口”,太“凶残”了。难道放话的人其实是深谙激将法的腹黑指挥官……

  赛场素描

  外国忠实小粉丝“狗腿”地给队员摇扇

  迅速恢复体力的独家秘方:

  找一块相对干净又安静的角落,倒地就睡,比赛时再起来。队员中罗攀就一度睡到被拍醒上场依然睡眼矇眬。

  忠实外国小粉丝:

  三天的比赛时间虽然短,队内最娇小活泼的林秀婷却迅速吸引了两位十多岁的外国小朋友成为铁杆粉丝,每当她上场,小粉丝就在下面卖力地呐喊助威,她下场小粉丝就屁颠屁颠跑过来,一左一右给林秀婷摇风扇,太尽责了。)

  加拿大队超人爸爸:

  这位来自加拿大队的有着壮硕肌肉和超M A N的爸爸,把孩子也带到了现场,这边刚换完尿布,回头立马上场比赛,超人爸爸名副其实呀!

  德国队的兴奋哥:

  只要他上场,无论进攻防守均会大吼大叫,表情夸张声音洪亮,跟打了激素的公鸡似的。队员们简直像看滑稽喜剧。

  寻找同类项

  能学钢琴学奥数,学点冷僻小爱好有何不可?

  明明只是童年看似不务正业的小爱好,却能一路向上踢成专业水准,还踢了个冠军回家。深圳的家长们总热衷于将孩子送入各类五花八门的课外培训班,而对小朋友来说,从众多选项中发现自己爱好的那一个并不容易,发现后能将这份爱好坚持十几年更不容易。既然是孩子真心喜欢的东西,家长们放手让他试一试有何不可呢?充满了各种可能性的人生可能才是美好的人生嘛。

  采写:南都记者杜虹 实习生徐婧

  图片:由被访者提供

  作者:杜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