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霍尔金娜”终成泡影(组图)

2012年06月16日13:15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中国霍尔金娜”终成泡影

  对于曾经的队长程菲,中国体操女队主教练陆善真如此形容,“她就像是一块易碎的布料,不知道哪天就会断开”。“断开”的那一天发生在14日的上午,程菲在做自由操的一次翻跟头后跟腱断裂。当晚她被送到北医三院接受手术,手术成功的同时,也宣告程菲和伦敦彻底无缘。

  这是一个“提前”到来的消息,因为状态和能力严重下滑的程菲,在这个奥运周期已经失去了竞争的足够资本,她不再是这支队伍中无法替代的角色,她早就和伦敦的赛场渐行渐远。

  但这又是一个充满“悲情”的结果,因为在三年前人们曾希望这个被很多教练看做是百年一遇的体操天才能成为中国的“霍尔金娜”,然而如今的她却以如此方式为自己的国家队生涯画下句点。这令人有些感伤,命运弄人。

  程菲跟腱断裂成功手术 彻底无缘伦敦奥运会

  体态发福,是北京奥运会后人们对程菲印象最深刻的变化,而体重的增加对一名女子体操运动员来说是“最致命的伤”。

  迟早到来的“致命伤”

  如果不认识程菲的人,单从体型来看,很难据此判断她是一名体操运动员。体态发福,是外界形容这个周期中程菲的词汇。程菲也意识到自己的体重是“最大的痛”,原本就不够自信的她,在很多时候都会戴着帽子,以躲避外界的挑剔目光。

  不止一个国家队教练说起程菲,总会有这样的结论:如果她的体重减下去5斤,那么状态就能上至少一个档次,但程菲就是减不下来,这和她内在的决心、控制力有着很大关系。而程菲的体重在中国体操队一直都是个谜,为了保护她的自尊心,她是中国女队中唯一一个不用每天记录体重的队员。

  但这样的待遇换来的是能力的下降和反复的伤病。即便程菲每天都用特制的中药泡脚、比别人早下课一个小时左右,然而她仍然总是被严重的伤病所累,这次也不例外。女队的教练说,这次受伤说白了还是体重的问题,而且现在不发生,也是迟早要来的。

  文/本报记者宋翔

  叶振南呼吁修改竞赛规则

  新华社电(记者卢羽晨李丽)奥运冠军程菲训练时意外受伤跟腱断裂,无缘奥运会。中国体操队领队叶振南15日呼吁,国际体操联合会应修改竞赛规则降低难度,以使女运动员减少伤病,延长运动寿命。

  “女子竞技体操一味追求难度发展违反女运动员生理特点和生长发育规律,造成运动员运动寿命短、伤病多。这应该引起国际体操联合会的高度重视,不然百年体操将走入死胡同。”中国体操队领队叶振南通过微博说。

  在接受采访时,叶振南表示程菲目前是在冲刺恢复过程中,平时训练时非常刻苦,作为老运动员来说为国争光的精神可嘉,令人感动,同时她本人也很希望能够在体操生涯尾声再次登上奥运舞台。然而,目前体操竞技难度要求很高,包括美国体操名将、北京奥运会平衡木金牌得主肖恩最近宣布退役,也是由于受到伤病影响,才不得不提前为自身运动生涯画上句号。

  “国际体联现在过多强调难度,在竞技时女性的柔美、协调等特质体现得很少,同时也导致不止中国的运动员伤病多,像俄罗斯体操当家花旦穆斯塔芬娜等人去年也都意外受伤,美国也是一堆伤员,所以我希望还是要呼吁一下,调整现有规则。”叶振南说。

  叶振南表示,中国体操队在备战伦敦奥运会时一直高度重视防伤防病,程菲训练时也穿着专业跟腱保护带,但如今她的体重和身高皆有明显增加,身体负荷重,加之体操比赛难度大,有些伤病实在防不胜防。

  当年中国体操女队的核心在意外受伤后,竞技水平直线下降,陆善真看在眼里疼在心里。

  “看别人脸色”的处境

  四年前的程菲意气风发,是中国体操女队当仁不让的核心。但自从2009年全运会前意外受伤后,她的身体状态和竞技水平就开始直线下降。陆善真说,以前中国女队全部围绕着程菲进行人员搭配,“但现在是程菲需要看别人的脸色才能生存”。

  这就是程菲在这次受伤之前的处境,非常被动,几乎无力逆转。陆善真在很多场合都在向外界传达一个信息,伦敦的赛场将不会有程菲的身影。“虽然程菲的强项跳马和自由操是中国女队缺人的项目,但是她现在的水平明显不够,(进入奥运会)非常困难。”陆善真说。

  话虽如此,但在陆善真的内心,还是对带了11年的程菲心存一丝希望的,他之前还认为程菲可能会在两个奥运替补名额中能争一下的,“现在一切都没了,她肯定去不了伦敦。”陆善真说,这是程菲的痛,也是他的痛。

  文/本报记者宋翔

  24岁的程菲已经参加了两届奥运会,只要今年她能够站在伦敦奥运会的赛场,就能成为“中国的霍尔金娜”。

  无法成为“霍尔金娜”

  当三年前程菲在外界的关注下复出时,人们期望她能成为中国的“霍尔金娜”。俄罗斯选手霍尔金娜,25岁退役,在她的职业生涯中,总共参加了三届奥运会,获得了2金4银1铜。

  女子体操运动员运动寿命相对较短,普遍在20岁左右就会淡出赛场,中国运动员也基本如此,但24岁的程菲却是个例外。已经参加过两届奥运会的程菲,能不能走出一条不同的路?现在来看,这还是行不通。

  陆善真说,就中国女子体操而言,延长运动员的运动寿命是不明智的,更不会有太多意义。“无论是哪个国家的运动员,都要遵循项目的运动规律。这么多年了,只有丘索维金娜和霍尔金娜是例外,其他的队员都是在该退役的年龄退役了。坚持的结果未必总是好的。”陆善真指的不仅是程菲,可能还包括未来也面临着同样问题的那些队员。

  文/本报记者宋翔

师徒情深
师徒情深


程菲赛前做好保护工作
程菲赛前做好保护工作

  作者:卢羽晨李丽来源YNET.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