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所知道的孟山都(图)

2012年06月17日09:18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蒋继平
  
蒋继平

  最近有网友要我谈谈对孟山都(Monsanto)公司的看法。我不知道这些网友提出这个请求的出发点和理由是什么。在我看来,现代网络系统为大家提供了了解世界百态的便捷之道。每个人只要有个电脑,有个宽带上网系统,就可在家中或者办公室任意查找世界上的任何有关信息。就拿孟山都来说,除了可以从它本身的官方网站上得到需要的相关信息外,还可通过百度,百度百科,维基百科等网站获得具体的信息。

  既然网友专门要我对此表示个人看法,我想总是有原因的。虽然我不可能满足所有网友的要求,但是,我的做人原则是尽量提供力所能及的答复。不过,那仅是个人的观点,很可能以偏概全,还望大家能够理解这一点。

  在我家中的文件柜中,有一个文件夹是关于孟山都的。这个文件夹的内容是孟山都董事会的年度福利报告。我现在虽然不是孟山都的雇员,但是,我在十几年前曾经是Seminis(圣尼斯)的雇员,现在圣尼斯是孟山都的一部分。因为我在圣尼斯的时候参与了公司的劳保退休计划,即著名的401K退休福利计划。这个计划的一个法定条款就是每年必须由公司董事会向所有参与计划的人员发一份年度报告。这个报告的内容是关于这个项目每年的执行进展情况,比如说一共有多少人参与,投资的收入及其盈亏等等具体的信息。虽然我已经从圣尼斯辞职,但是,我仍然将我原来在圣尼斯的401K帐户保留在孟山都。所以,我每年都会按时收到这份报告。因为涉及到公司的隐私,有关孟山都公司的福利情况,我在此不便多说,而且也与题目的关系不大。不过,借此机会,顺便“显摆”一下。在家中,太太等于我的私人秘书,她在整理家中文件柜的时候,帮我处理各种文件。有一天,她半开玩笑对我说:“世界上两个最大和最有影响力的农业公司,孟山都和先正达(Syngenta),每年都要向您按时通报有关福利的最新进展,而您已经不是他们的成员了,真是难以想象。”

  言归正传,我对孟山都的印象主要还是来自于媒体的信息,不过,因为我的专业也在农业方面,所以,也有一些实际性的认知。而且。我的一部分劳保退休金也在那里,所以,我也会额外地关注孟山都的相关信息。

  在我的印象中,孟山都的除草剂和抗除草剂的转基因作物是两大特色产品,是这个公司的支柱产品,也是在全世界占据主导地位的产品。它的草甘膦除草剂(Roundup)不但是美国农场主的救命农药,还是城镇居民的庭院护卫者。因而,在一些大型的综合性农业用品商场,草甘膦除草剂一定占有一个明显的位子。在我的车库中,一年到头始终有一瓶草甘膦除草剂备用。在我工作的农业公司,农药库中总会有草甘膦除草剂。

  草甘膦除草剂是一种非选择性除草剂,它对所有植物都具有致命杀伤力。因而,它在农田中的使用是一件很头痛的事,它会伤及到农作物。所以,孟山都的科学家们又在自然界寻找具有抗草甘膦除草剂的植物,通过转基因的方法,将这种抗性转移到重要的农作物中。其中最明显和最著名的要算是抗草甘膦除草剂的转基因大豆。

  孟山都的这种做法,使我想起了一位既卖矛又卖盾的商人。不是吗?

  至于孟山都要为世界和人类提供什么?请看孟山都自己的表白:

  孟山都

  是一家农业公司。我们通过创新和技术为全世界的农民带来成功收益,帮助他们生产更健康的粮食、更好的动物饲料和更多的纤维;同时,我们致力于减少农业对环境的破坏。我们信守的价值,正如孟山都承诺所体现的,指引着我们的商业决策。”

  很明显,孟山都的出发点也是善意的,它的表白比一般的公司更加直率。可是,在我看来,孟山都也和几乎所有的盈利公司一样,只是给公众提供有利的信息,而有意地违避不利的数据。它的许多新技术和新产品都是建立在短期的商业利益之上的,对长远的环境影响没有充分的预估。比如说,草甘膦除草剂的广泛使用和抗草甘膦除草剂的转基因作物的广泛种植,导致了自然界的生态失衡,出现了抗除草剂的超级杂草。美国的一些农场主们深为超级杂草所困忧,因而,状告孟山都。但是,法庭仍然站在孟山都一方。据说孟山都有一个非常强大和复杂的社会网络,在国会山庄也有一定的势力。

  孟山都的出发点是致力于减少农业对环境的破坏,但是,它的做法是否会达到预期的目标,还待历史的检测。我个人的感觉是值得怀疑。但是,我也不完全认同由法国人执导的【孟山都公司眼中的世界】(AWorld According to Monsanto)(2008)]这部纪录片所描述的孟山都。

  免责声明:

  本文是作者在光明网卫生频道原创专栏内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来源光明网卫生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