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信小故障烟雾突出现

2012年06月22日01:14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最近值得关注的不止是上天的“神九”,还有下海的“蛟龙”。

  北京时间19日,“蛟龙”号完成了7000米级海试第二次下潜试验,下潜最大深度达6965米。20日,“蛟龙”号7000米级海试现场指挥部决定:以22日进行蛟龙号7000米级海试第三次下潜试验为目标,21日继续开展各项设备维护工作。

  从 3000 米到 5000 米, 再到7000米,“蛟龙”号创造了一个又一个新纪录。7000米级海试都面临哪些风险?海况对下潜有哪些具体影响?深海遇到突发情况后,如何应对?“蛟龙”号潜航员叶聪讲述了潜海经历。台风过后“蛟龙”奔赴深海

  7000米级海试的第一次下潜,我作为3名潜航员之一,是“蛟龙”号的主驾驶。

  这次下潜试验的目标是测试潜水器的均衡和无动力潜浮运动,验证潜水器在5000米和6000米深度的安全性能,为接下来的试验积累经验,择机获取深海的水样。

  由于台风刚刚过去,潜水器在台风遗留的长波涌里挣扎,感觉像风筝被线一而再地拉拽。在完成水面检查程序后,我们开始下潜。

  此前,“向阳红09”船上的水手告诉我,这个地方的鱼很小也很少。我们到水下一看,果然如此。透过观察窗,看不到发光浮游生物产生的星星点点的光亮,300米深度以下的海里一片漆黑。

  海水很快就冷了下来,2000米深度的水温是2摄氏度以下,这与去年5000米级试验海区的情况类似,但这次下潜的路途更远了,时间更长了。4000米的时候,我穿上了夹克,系上了绑腿。

  水面指挥室和潜水器的语音交流非常少,为的是不打扰水下潜航员的操作。我们并非静静地等待,下潜过程中舱内非常忙碌。这次下潜有80余项测试内容,我们的操作计划细化到每一分钟。

  5000米以后,陆续打破了我们3名潜航员各自的下潜深度纪录,水面的工作人员向我们表示祝贺。海下遭遇突发情况

  6200米,我们发现与水面之间的通信有几分钟没有建立,情况有些紧张。按照操作规程,如果15分钟没有通信,我们就得无条件上浮返航。我们一致决定,立即切换到另外一套通信设备,所幸马上收到了水面传来的语音。

  测试航行性能的时候,我密切关注着运动曲线、推力器的控制参数和反馈信号。这时候,我从艉部摄像机的显示器里面看到一团烟雾,顿时吃了一惊。当时,还没有测量到潜水器和海底之间的距离,怎么会有烟雾?会不会是海底突出物?

  我们赶紧操作,一个紧急上浮。烟雾消失,潜水器正常,但心中对那团烟雾的疑问却无法消散。我们甚至怀疑,会不会像“和平”号和“深海挑战者”号的海试情况,液压源和推力器出了问题?

  在大部分考核项目完成后,确认液压并没有问题,我们开始了海底作业。我分别操作两个机械手拿到两个不保压水样、一个保压水样。这个时候,多普勒测速仪得到了潜水器与海底之间的距离230米,对比以往的数据,我们估计这个区域的底质比较硬。

  测试项目完成了,数据和样品也拿到了,我们立即抛弃了上浮压载,开始了3个小时返回水面的旅程。在整理数据和记录之余,我们也可以休息一下了,回看计算机里的数据。这次下潜的最大下潜深度达到6671米。海况恶劣10天遭遇两个台风

  实际上,这次“蛟龙”号7000米级海试的实施并不容易,首先便是遇到了恶劣海况。

  马里亚纳海沟区域是本次海试区域。我们早就知道这里是台风生成、出发的地方。50年的历史数据表明,二季度是海试区域气象条件最好的时期,6 月份台风概率为0.3个/月。

  但船一出海,我们就在10天之内遭遇了两个台风玛娃和古超。台风古超袭来时,以每小时约10海里的速度从东到西将海试区域横扫了一遍。

  为了研究海况,我们每天开会看气压图、浪高图、卫星云图,原本不太懂气象的我也慢慢看出了点门道。(余建斌 整理)

  作者:余建斌来源经济导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