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街头不见报刊亭,破坏城市文化生态

2012年06月22日09:22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从4月开始,河南省郑州市拆除全市共计421个报刊亭,该市成了目前唯一没有报刊亭的省会级城市。相关部门解释,原有报刊亭存在违章占道、阻碍交通、违规经营等问题,清理目的是退店经营、还路于民(6月21日《新京报》)。

  拿报刊亭“开刀”,郑州并不“孤独”:深圳、无锡等城市都集中清理过报刊亭;中国邮政集团公司的统计显示,2008年至2011年底,仅邮政报刊亭,全国就拆除9508个。报刊亭存在诸多问题,当然要治理,但一拆了之是否是负责任的选择,却需要审慎思考。

  虽然有关部门称“今后市民可在超市、书店、加油站或门店购买报刊、杂志”,但“买份报纸,以前走路5分钟,现在开车10分钟都不一定买得到”的抱怨,让人看到拆除报刊亭给市民带来怎样的不便。当地报刊零售市场,已呈现萎缩势头。作为城市基础文化设施,报刊亭不仅提供文化产品,也培养人们的文化习惯、提升城市文化品位。街头不见报刊亭,是否会对城市文化生态造成破坏?这是管理者首先要思考的问题。“一向以厚重文化自称的郑州,却做了一件最没有文化的事情”,这样的批评有些刺耳,但未必不是良言。

  报刊亭主的生计,同样令人担心。“40多岁的崔学琴,在过去的19年,一直靠经营报刊亭养家糊口”,不少亭主也和崔学琴类似。对他们来说,小小报亭就是一家人的依靠,全家饭碗、孩子上学、老人看病全指望它。虽然有关部门为被拆报刊亭主提供“一亭一岗”就业补偿,报刊亭主可从环卫工、计划生育协管员、暂住人口协管员、巡防队员4个岗位中任选其一,但这些岗位月收入仅1000多元,报名人数较少。做好管理当然必要,但如果管理的结果是让部分百姓生活水平下降,那么,管理的措施是否合适,就有检讨的必要。

  还需追问的是,拆除程序是否缺失?拆除之前为什么不开个听证会,这是不少人的质疑。对此有关部门的解释是:“依据法律法规,政府拆除违法建筑的行为不需要提前召开听证会。”这样的说法似是而非。2004年以前,办有占道证的报刊亭为341个,2004年后所有报刊亭都未续办占道证,“违法建筑”之说即由此而来。但报刊亭主“不是我们不想续办占道,而是不给办”的委屈表明,报刊亭的“非法”,有些特殊。也因其特殊,对亭主才会有经济补偿“纯粹”的非法建筑,是没有补偿的。一句“非法建筑”,难以让人们放弃对程序缺失的追问。更重要的,拆除报刊亭的政策,不仅关系亭主利益,也和每个市民有关因为“非法建筑”不让亭主说话,那么,不让所有市民说话,又是何道理?

  将来,郑州街头会重现报刊亭吗?我相信会,也希望能尽早看到。

  作者:李曙明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