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江“老宴春”的春天在哪里?

2012年06月28日07:37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东西北三面拆得残垣断壁,周围砖瓦遍地,杂草丛生,西面的小巷子里还搭着个拾荒的小棚子,镇江大西路戥儿巷北面这栋孤零零的小楼,让人很难相信,这就是镇江著名的中华老字号餐饮名店“老宴春。”

  “宴春”首批入选中华老字号企业

  “宴开桃李园中一觞一咏,春在金焦山畔宜雨宜晴”,1890年,镇江名儒吴季衡欣然写下这副命题对联,镇江“宴春”因此得名,迄今已有112年历史。“慢慢移、轻轻提、先开窗、后喝汤”,没有这四句口诀,你就无法品赏到宴春蟹黄汤包的独特魅力;“肴肉不当菜,香醋摆不坏,面锅里煮锅盖”镇江三怪之首的肴肉这里最正宗;清蒸蟹粉狮子头、拆烩鲢子头、大煮干丝……这些百年经久不衰的名菜同样出自宴春,闻名遐迩,全国烹协授予《中华名小吃》,在海外侨胞、港澳同胞中享有盛誉。

  凭借种种殊荣,宴春首批入选国家中华老字号企业,在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均有记载,成为镇江餐饮业的一块金字招牌,也是这座城市一张闪闪发光的金字名片。2003年,经镇江市政府批准,改制成立镇江宴春酒楼有限公司,现拥有宴春酒楼大市口店、金山店等连锁企业,统称“新宴春”,而宴春原店则称“老宴春”。

  现在“老宴春”经营濒临瘫痪

  2009年,镇江市对老宴春所在的中华路片区进行旧城改造,镇江市城投公司与老宴春先后磋商过三种方案:移址重建、原地复建、货币拆迁 ,但双方谈了4年,始终定不下来。对此,城投公司一位姓杨的负责人表示,欢迎老宴春随时来谈。而老宴春总经理周兰英却说,满以为拆迁会给老宴春带来新的发展机遇,谁知我们数次主动上门表明,不管哪种方案,只要合情合理,都会服从。但城投公司始终只是谈而不决,没有一个明确的答复,导致老宴春孤零零地矗立在一片废墟之中,经营濒临瘫痪,只能靠早点小吃维持,职工工资都要借钱来发,再拖下去只能关门。

  专家呼吁对“老宴春”原址保护

  三种方案到底应该如何选择?“老宴春千万不能拆,不然很多老百姓不答应。”曾担任几届镇江市人大代表、现任镇江市人大代表人事联络委员会联络员的郭艾和说,市人大许多老同志听说老宴春的遭遇后都很气愤。镇江的一枝春、同兴楼、九如等餐饮老名店都已在城市改造中消失,目前餐饮的历史遗存只剩下老宴春一家。虽然有新宴春,但吃过后总觉得味道不对,原汁原味的东西还是在老宴春,尤其是一些在外地的镇江人,回来后肯定要去老宴春。

  与郭艾和代表的念旧观点不同,镇江市商业联合会副会长王彩英认为,人们对老宴春的特殊记忆 ,就是对镇江饮食文化的一种认同。这种认同对镇江餐饮、旅游,甚至三产发展都具有不可替代的辐射带动效应,一旦丢失了,就再也找不回来,所以最好是不要拆迁。在今后的经营中,政府还应该借旧城片区改造的契机,扶持老宴春发展。该给的政策要给足,能倾斜的尽量倾斜。

  “老宴春的出路,实际上反映出城市发展中的规划执行力。”镇江市名城研究会王玉国指出,镇江市文物局2010年印发的《文物法规手册》中,对大西路历史街区的整体保护有明确规定:要就地保护好各级文物保护单位和宴春、鼎大祥等一批老字号商店。所以,对老宴春的最佳方案,就是原址保护,修缮保护一定的空间,还要有经营场所、附属设施,至少要满足其基本功能需求。 董超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