群雄逐鹿,未知鹿死谁手——2012纽约春拍夜场报告(组图)

2012年07月06日10:56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DIV>  苏富比春拍在其纽约办公大楼举行 中. 菲利普斯春拍在其纽约办公大楼举行 右. 纽约佳士得春拍在纽约洛克菲勒中心举行

  刚刚迈进五月,纽约艺术市场每年一度的重头戏春拍就上演了。各大拍卖公司使出浑身解数,力求征得最吸引眼球的拍品上拍。经济好的时候,市场过热,好的作品自然不消分说,差一点的也会搭车卖个好价钱;而遇到经济不好的时候,银根紧,次一点的货也就不那么好浑水摸鱼了,只是遇到百年难见的好拍品,仍是千金难求。看这次苏富比春拍香港的结果就知道,像2011年前纽约三月亚洲艺术周上,中国客人把估价8000美金的民国花瓶炒到上百万美金的局面自然不会再现,但是遇到稀世的汝窑珍品,还是会有大手笔的藏家出手的。

  所以几大拍卖公司都注重提高拍品质量,并在整场拍卖中精心布局,加强重点,扬长避短。今季,苏富比拿出英年早逝的挪威艺术家蒙克(Edvard Munch)和美国波普艺术的代表利希滕斯坦(Roy Lichtenstein),佳士得仍然祭起抽象表现主义巨匠马克?罗斯科(MarcRathoko)的大旗,再加上无论如何也不会出错的塞尚(Paul Cezanne),专攻当代艺术的菲利普斯拍卖行除了沃霍尔、利希滕斯坦等人,还有草间弥生、让?米歇尔?巴斯奎亚特(Jean-Michel Basquiat)等拍场新宠;这一番春拍,可谓“群雄逐鹿、百花争艳”,看点还是十分火爆的。

  全球最大的两家拍卖行佳士得和苏富比之间有个不成文的规定,即相互错开同类拍卖的夜场时间:例如去年苏富比先举行了印象派与现代夜场,佳士得的印象派就在第二天晚上举行;今年就自动调整为佳士得先拍,苏富比紧随其后。此举可以方便藏家,不需要在同一个晚上忙碌奔波于两场之间,可以从容地去完一场再去一场,也同时求得双方利益的最大化;而孰先孰后,其实各有利弊,大家轮流占先,也算是公平。具体来看纽约春拍,佳士得和苏富比各有一场“印象派与现代艺术”专场(Impressionist&Modern Art Evening Sale),佳士得有一场“战后与当代艺术”专场(Post-War and Contemporary Art Evening Sale),苏富比和菲利普斯各有一场“当代艺术”专场(Contemporary Art Evening Sale),共五场夜拍。

马蒂斯(Henry Matisse) 的油画静物《牡丹》
马蒂斯(Henry Matisse) 的油画静物《牡丹》
塞尚的《玩纸牌者》(纸上水彩 草稿)
塞尚的《玩纸牌者》(纸上水彩 草稿)

  佳士得“贫血”上拍

  5月1日晚上,笔者前往纽约中城洛柯菲勒中心观看佳士得的夜场。之前电话联系过媒体部门,抵达时,媒体签到台为每位记者准备了一个简单的彩印折页,每件拍品均有小图,标题、材料、尺寸和估价,另外还有打印的一份,特地在每件作品配图下面标注了该艺术家的过往拍卖纪录,旁边留下了可以记录成交价的空白,真是贴心。佳士得一向注重跟媒体的关系,对其品牌维护相当仔细,服务质量精益求精,对细节的重视令人佩服。

  佳士得近一二年间在争取中国大陆客户上也一直尽得先机,除了和国内的永乐公司合作,间接在中国大陆境内发展业务之外,还重金挖来原苏富比纽约私人客户部、模特出身的李昕女士。今年春天又刚刚任命了一直在公关、投资行业的蔡金青女士担任中国区执行董事。人才和人脉对佳士得的业务发展无疑至关重要,重投入之下也有高产出,佳士得近几年在国际艺术拍卖上屡屡拔得头筹,和他们有效的人才策略是密不可分的。

  夜拍7点开始,6点40分,到场竞拍的客户陆续进入,坐在背后有编号的数百个座位上;另有在楼层间辟出的包厢(sky box),让行动不便,或不愿公开露面的重要客户坐在其中,既可以体验现场气氛,又保护了隐私。佳士得夜场的第一件作品是同样早逝的奥地利艺术家伊艮?席勒(Egon Schiele)的纸上作品,估价是较为保守的40-60万美金。席勒28岁死于1918年席卷欧洲的西班牙流感,留下的作品为数有限,进入市场的就更少,去年6月伦敦苏富比一张罕见的席勒风景油画为艺术家创下近4000万美金的拍卖纪录。这张作品因为尺寸甚小(29.5×46厘米),又是纸上的速写,最终以60万落槌,波澜不惊。第二件毕加索的纸本水彩以高于最高估价70万美金近两倍的135万美金落槌,让人叹服重量级艺术家的品牌效应。第三件拍品仍然是毕加索的,小幅布面油画《小憩》(Le Repos),掀起了场内竞价的第一个小高潮;这件作品估价在500-700万美金,几经加价,最后以875万美金落槌,单看价格似乎不能在毕加索以往的拍卖纪录中占一席之地,但是具体到作品,这样小的尺幅(27.3×46.3厘米)以这个价格成交,就不得不令人咋舌了。

毕加索小幅布面油画《小憩》(Le Repos)


毕加索小幅布面油画《小憩》(Le Repos)

  第五号拍品,塞尚的《玩纸牌者》(纸上水彩草稿),虽然不大,但是被估价在1500-2000万美金之间,笔者以为佳士得疯了。然而一开拍,拍卖师就叫出1100万美金,之后现场、包括网上和电话上的竞价者不断,在短短一分钟之内就把价格抬到了1350万美金,几经争夺,最后是1700万美金成交,虽然没有超过最高估价,却也是整场售出的最高价格了。去年传闻被卡塔尔皇室购买的塞尚的油画《玩纸牌者》交易价格高达2.5亿美金,为史上最贵的艺术品。这件水彩草稿正好借了油画的东风,卖个好价钱。

  之后场内较为平静,每件拍品略经竞价拉锯之后,也都各有归属,场内的和电话上的买家各有所获。值得注意的作品有:第13号拍品,马蒂斯(Henry Matisse)的油画静物《牡丹》(LesPiviones),估价在800-1200万美金之间,落槌价为1700万美金;第17号毕加索的大幅油画《两个躺着的裸体》(Deux nus couchés)却几乎无人问津,以低于最低估价800万美金的780万美金卖给了一位电话竞价者;第18号萨尔瓦多?达利(Salvador Dali)的油画是这场第一件流拍的作品;第23号拍品,也是这场拍卖中第6件毕加索的作品,油画《火枪手和裸体》(Mousquetaire et nu assis)以低于最低估价惨淡成交;属于印象派画家“第二梯队”的希涅克(Paul Signac)和毕沙罗(Camille Pissarro)各有一件作品进入今晚的夜拍,均在最低估价上下成交;之后一件贾科梅蒂(Alberto Giacometti)的一件小雕塑和夏加尔(Marc Chagall)的一幅油画都流拍。佳士得亚洲区主席叶正元(KenYeh)代表电话竞拍的客户参与了第17号毕加索、第20号毕加索的竞价,最后则似乎以32万美金的落槌价拿下了另一幅席勒的纸上作品,笔者疑其被台湾藏家纳入袋中。

  纵观佳士得的印象派与现代夜场,总成交额为1.17亿美金,仅有3件作品流拍,似乎不错。可惜这场拍卖被纽约时报的首席艺术记者凯罗尔?沃格尔(Carol Vogel)称为一场“贫血”的拍卖。整场拍卖只有32件拍品,临开场拍卖师又宣布一件贾科梅蒂的雕塑撤拍,远低于一般印象派夜场的数量。而在拍卖过程中,鲜有激烈的竞争,成交的价格大多不温不火,一些事前被当作亮点的拍品未能吸引足够份量的买家,不得不低于最低估价成交,这些都是这场拍卖的失败之处。佳士得印象部的专家也承认,今季印象派的拍品,风头不及苏富比。后者的挪威艺术家蒙克的色粉画《尖叫》(Scream,也译作《呐喊》)可谓奇货可居,万众瞩目。

5月2日晚,纽约苏富比印象派与现代艺术夜场开拍前,未解决劳资纠纷的前工人们在楼下抗议。
5月2日晚,纽约苏富比印象派与现代艺术夜场开拍前,未解决劳资纠纷的前工人们在楼下抗议。

今年4月初,毕加索的大幅油画《两个躺着的裸体》在香港君悦酒店预展。
今年4月初,毕加索的大幅油画《两个躺着的裸体》在香港君悦酒店预展。
以32万美金落槌的席勒的纸上作品
以32万美金落槌的席勒的纸上作品

  “尖叫”划破世界纪录

  苏富比由于自去年夏天以来的劳资纠纷一直未能解决,又担心“占领华尔街运动”的抗议者加入示威行列,对总部办公楼的安全相当谨慎。其纽约总部的预展原本一直对公众免费开放,今季却只向交了保证金登记竞拍的客户和员工亲朋家属开放。得友人相助,笔者倒也凑热闹前去亲眼目睹了《尖叫》的风采。

  5月2日晚,苏富比总部门前搭起了一座长棚,让客户可以避开抗议的艺术搬运工人进入大厦。另一边,抗议的前员工们竖起了大型充气的拟人动物,这次不是通常在此类抗议中出现的、面目狰狞的“硕鼠”,倒是一只嘴叼雪茄烟、穿西装裤的肥猪,颇具喜剧效果;发传单的工人、没有登记的看客和一些记者都被挡在门外。笔者在网上观看了拍卖过程,中间一度由于网上观看、竞拍者过多,苏富比的服务器出现问题,导致信号中断,过了好一会儿才得以恢复。看来为了方便无法亲临现场观看参与的客户,苏富比还需要在技术硬件上再更进一步。

  闲话少说,今年苏富比的印象派与现代艺术夜场在拍品质量和数量上都远胜于佳士得。76件拍品,除了《尖叫》,其他亮点有毕加索、马蒂斯、莱热(Fernand Léger)、米罗(JoanMiró),等等。

蒙克的第三版《尖叫》最终拍得1.19 亿美元,打破单件艺术品的世界拍卖纪录。
蒙克的第三版《尖叫》最终拍得1.19 亿美元,打破单件艺术品的世界拍卖纪录。
蒙克的第三版《尖叫》拍卖现场
蒙克的第三版《尖叫》拍卖现场

苏富比的明星拍卖师托芭亚斯. 梅耶(Tobias Meyer) 在拍卖利希滕斯坦的《沉睡的女孩》。
苏富比的明星拍卖师托芭亚斯. 梅耶(Tobias Meyer) 在拍卖利希滕斯坦的《沉睡的女孩》。

  开场第一件是杜米埃(Honoré Daumier)的雕塑,估价在20-30万之间,却仅以16万落槌,成交价为19.45万美金,实在不能算是一个让人兴奋的开场。看来选择非一线艺术家的作品打头,确实有一定的风险,且看他家今年秋拍的策略是否会作相应调整。第2号拍品是劳特累克(Henri de Toulouse-Lautrec)的一组九张着色石印插画,估价在35-45万之间,却以62万多美金成交,让人松了一口气。第3号是一张马蒂斯的《静物:蕨类植物和石榴》(NatureMorte, Fougères et Grenades),虽然是黑色墨汁画在布面上的单色写生,却也掀起了第一个场内竞拍的小高潮,估价120-160万,成交价为288.25万美金,可喜可贺。之后一系列拍品纷纷被拍走,价格有高有低,没有太过突出的。第14号俄国艺术家苏汀(Cha?m Soutine)的油画《鞋匠》(Le Chausseur)成了这场拍卖第一件流拍的作品,之前第7号他的一幅肖像油画以937万美金成交,低于估价1000-1500万;看来苏富比专家对苏汀的市场过于乐观了。再接下来,20号《尖叫》拍出了单幅作品价格的世界记录;一路下来,第38号希斯莱(AlfredSisley)、第40号毕沙罗和第41号(同样为蒙克的作品),均告流拍。后半场除了第48号恩斯特(Max Ernst)的油画《利奥诺拉在晨光中》(Leonora in the Morning Light)卖了792万,超过最高估价500万之外,有11件作品流拍,特别是从第70号到75号,一路流拍,其中包括毕加索、布拉克(Georges Braque)和米罗等人的作品;总算最后一件第76号让?阿尔普(Jean Arp)的雕塑还买了个好价钱:估价在50-70万之间,159万多美金成交。

  不得不提的是苏富比的明星拍卖师托芭亚斯?梅耶(Tobias Meyer)的拍卖风格极具侵略性,更兼善于挑动现场气氛,循循善诱,为打造天价创造了一切条件。

  苏富比印象派与现代春拍夜场最终的结果是3亿3056万美金,成交率为89%。其中,重头戏《尖叫》的成交价为1.19亿美金,尽管事先有人预测其价格会超过1.5亿元甚至者达到2亿美金,但最终的结果没有如人意。关于买家,似乎也并不是之前大家都预测的卡塔尔王室,而是美国国内的藏家。笔者最新得到的消息:这位买家是纽约的金融投资家利恩?布莱克(Leon Black),通过苏富比印象派艺术全球主管查尔斯?莫菲特(Charles Moffett)电话委托拍得。布莱克在福布斯2012年世界富豪榜上排名第330位,身家净值34亿美金,并且是大都会美术馆的董事。然而这仍是传闻,相信假以时日,神秘买家的身份终会得到确认。

  盘点这两场印象派与现代艺术的夜场拍卖,两家在实力上悬殊颇大;表面看,苏富比大胜佳士得;然而,耐人寻味的是,有细心人指出,苏富比虽然在绝对销售额(3亿多美金)上超过了佳士得(1亿多美金),但除了那张《尖叫》的价格赚尽眼球之外,其余单件作品的平均成交价(350万美金)反不及佳士得(418万),又整场成交率也低于佳士得的90%成交率;所以,印象派夜场鹿死谁手,一时还真的难以分辨。另外,还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两家的最高成交价作品一为水彩、一为色粉作品,异于往常夺冠的油画,显示出收藏家对高价艺术品媒介的接受度有了较大突破。

利恩. 布莱克(Leon Black)
利恩. 布莱克(Leon Black)

瑞士艺术家乌尔斯. 费舍尔(Urs Fischer) 的装置作品《无题》(Untitled)
  瑞士艺术家乌尔斯. 费舍尔(Urs Fischer) 的装置作品《无题》(Untitled)

美国艺术家辛迪. 谢尔曼(Cindy Sherman) 1981 年的摄影作品《无题#96》
美国艺术家辛迪. 谢尔曼(Cindy Sherman) 1981 年的摄影作品《无题#96》

  佳士得当代:“刷”出来的惊喜

  5月8日晚,笔者再度前往佳士得。没想到这一场佳士得战后与当代艺术夜拍居然异常精彩,一扫之前印象派与现代夜拍的“贫血”印象,一共刷新了11位艺术家的拍卖纪录,产生了新的当代艺术拍卖纪录;总成交额为3亿8848万美金,成交率更是罕见的95%,总共59件拍品中仅有3件流拍。

  来看具体过程。第1号拍品是近年来颇受欢迎的、还不到40岁的瑞士艺术家乌尔斯?费舍尔(Urs Fischer)的装置作品《无题》(Untitled)。大家对去年他在公园大道上展出的一件重达6吨的巨型金属玩具熊雕塑还记忆犹新(那件作品在去年佳士得的战后与当代夜场以680万美金售出)。今年这件作品估价在70-100万美金之间,以略高过最高估价的131万多美金成交,刷新了艺术家此前同类作品的拍卖纪录:108万美金。第2号是美国艺术家雪利?勒文(Sherrie Levine)对杜尚的《泉》的戏仿之作,一件青铜翻制、刷成金色的小便池《泉(在杜尚之后)》(Fountain (After MarcelDuchamp)),估价在25-35万之间,成交价为96.25万美金,刷新了艺术家的拍卖纪录:71.3万美金。之后的拍品大都以高于最低估价成交,有些甚至为最高估价的两倍,场内气氛逐渐升温。其中也有遗憾,第10号估价为280-380万之间的美国艺术家辛迪?谢尔曼(Cindy Sherman)的一幅摄影作品仅以250万落槌,加上佣金后成交价才288万美金。笔者以为辛迪?谢尔曼虽然正在纽约现代美术馆(Museum of Modern Art)做回顾展,声名如日中天,然而这件摄影作品版本过多(共10件),市场稀缺度并不高,所以未能引起买家的争夺。第11号美国艺术家亚历山大?考尔德(Alexander Calder)的一件悬挂作品《飞雪》(Snow Flurry)引起了场内买家和电话竞拍者之间的激烈角逐;最终,这件估价在350-450万之间的作品以920万落槌,加上佣金后的成交价为1038万美金,同样也刷新了艺术家此前的拍卖纪录。紧接着其后的第12号考尔德作品也为场内买家以310万美金落槌价纳入囊中。

  到了第20号,马克?罗斯科的大型油画《橙,红,黄》(Orange,Red,Yellow),引爆了买家的巨大热情。这件估价在3500-4500万之间的作品,从2000万涨到4000万美金仅用了一分钟不到,之后价格一路扶摇直上,最后以8688万美金成交,不仅刷新了艺术家本人的拍卖纪录:7284万美金,也超过了之前由英国艺术家弗朗西斯?培根(Francis Bacon)在2008年创下的当代艺术拍卖纪录:8628万美金。接着一路下来仍然惊喜不断:第22号杰克森?波洛克(Jackson Pollock)、第24号巴奈特?纽曼(Barnett Newman)和第27号杰夫?沃尔(Jeff Wall)均创造了艺术家的拍卖纪录。第33号又是考尔德,在买家们的激烈竞争之下,再度刷新了刚刚由第9号创造的纪录,成为史上考尔德拍卖最高价:1856万美金。第34号法国艺术家伊夫?克莱因(Yves Klein) 的巨幅油画也是本场拍卖重点推介的拍品之一,估价在3000-4000万之间,买家们却不大买账,略有竞价之后,以3250万落槌,成交价为3648万美金,倒也是艺术家本人的拍卖纪录。

  虽然德国艺术家格哈特?里希特(GerhardRichiter)今晚也破了自己的纪录,第14号拍品以2181万成交,第36号作品也卖得不错,超过最高估价,卖了1934万,然而他的另外一件作品,第40号却几乎无人问津,以低于估价400-600万的380万落槌。同一艺术家的作品在同一场拍卖中遭遇不同,似乎反映了藏家更为理性,不跟风的成熟心态。

  本场流拍的三件作品是山姆?弗朗西斯(Sam Francis)和两位女艺术家琼?米歇尔(JoanMitchell)和阿涅斯?马丁(Agnes Martin)的绘画作品。其实这三位艺术家之前的拍卖纪录都还算好,也许这几件作品本身大约有点不那么讨喜。还有令人费解的是,这场拍卖有两件本来估价较高的作品临时撤出:布鲁斯?马登(Bruce Marden)和让?米歇尔?巴斯奎亚特的油画各一,未知卖家临时变卦的背后原因为何。巴斯奎亚特在之后的菲利普斯当代艺术夜场拍卖中倒是拔得头筹,此为后话。

  苏富比当代夜场失利

  就在佳士得在战后与当代艺术夜场扳回一局的第二天,苏富比的当代艺术夜场却不尽人意:总成交额2亿6659万美金,比佳士得整整低了1亿2000多万美金。整场拍卖除了有两件作品临时撤出,剩下的57件中有11件流拍,成交率仅为80%。流拍的包括辛迪?谢尔曼,琼?米歇尔,安迪?沃霍(Andy Warhol)劳申伯格(Robert Rauschenberg) 等人的作品,让人吃惊的是两张德库宁(Willem de Kooning)的作品也惨遭流拍的命运。尽管如此,这场拍卖也刷新了数位艺术家的拍卖价格纪录:利希滕斯坦的《沉睡的女孩》(Sleeping Girl) 以4488万美金成交,也是这场拍卖的最高价之一(这件作品据说有来自中国,北美、南美和欧洲的共五位竞价者,最终获胜的电话委托人身分未公布);2011年刚辞世的赛苡?腾布利(Cy Twombly)的综合材料绘画《无题(纽约市)》(Untitled(New York City)) 以1744万成交,创艺术家本人的拍卖纪录;中国艺术家艾未未的装置作品《葵花子》(Kui HuaZi)估价在60-80万之间,以72万美金成交,也刷新了艺术家本人的拍卖纪录。

  苏富比继去年当代艺术春拍负于佳士得之后,今年再蹈滑铁卢,栽在了同一门类上。虽然苏富比有拍出天价的《尖叫》撑门面,然而两个门类的夜拍综合起来,再看销售均价,似乎今年春拍,佳士得与苏富比难分伯仲。

利希滕斯坦1964 年的《沉睡的女孩》(Sleeping Girl)
利希滕斯坦1964 年的《沉睡的女孩》(Sleeping Girl)
安迪. 沃霍尔作于1973 年的《毛》在菲利普斯当代艺术夜场上拍
安迪. 沃霍尔作于1973 年的《毛》在菲利普斯当代艺术夜场上拍

2004-2012 纽约当代艺术夜场成交额走势图
2004-2012 纽约当代艺术夜场成交额走势图

  菲利普斯:喜忧参半

  总部在曼哈顿中城公园道上的菲利普斯?德?皮瑞(Philips de Pury)拍卖行(简称菲利普斯)是艺术拍卖业中的后起之秀。它的前身之一是创建于1796年的菲利普斯拍卖行;后来被法国奢侈品集团LVMH收购;而另一位创办人西蒙?德?皮瑞(Simon de Pury)先生原来是苏富比拍卖的高层,于90年代末自立门户,与人合伙经营菲利普斯拍卖,并在2004年购入菲利普斯拍卖行的绝大部分股权。2008年底,菲利普斯又被俄国奢侈品集团Mercury收购。

  相比于其他两家大拍卖行,菲利普在艺术品经营业务上目前以当代艺术为主,今后会否涉猎古典艺术、印象派与现代等领域,还不可知。他们的特点在于敢于尝试冒险,将从未在夜场出现过的新面孔引入拍卖,往往出奇制胜,收到意想不到的效果。这也是笔者一直对他们家的拍卖报有好感的缘故。今年的当代艺术夜场,他们就囊括了深受笔者喜爱的菲利普?加斯东(Philp Guston)和草间弥生(YayoiKusama)的绘画。

  5月10日晚,经历4场夜拍,中间夹上来自伦敦的Frieze艺博会,持续了10天的纽约“春季艺术热”已经逐渐褪去,藏家们的购买力也仿佛到了强弩之末。所喜菲利普斯的当代艺术夜场拍卖仍然座无虚席,人气颇旺,记者们只能靠墙站在一边。笔者身前站着的正是仰慕已久的前辈凯罗尔?沃格尔,如此也没什么可抱怨的。西蒙?德?皮瑞先生亲自担任拍卖师,纽约春拍的最后一幕缓缓拉开。前1到5号作品都顺利拍出,虽然没有任何天价,却也卖得不俗。第6号是巴斯奎特的一幅油画,由华盛顿特区的藏家罗伯特?勒曼(RobertLehrman)先生委托。显然菲利普斯的这张巴斯奎亚特要比佳士得和苏富比的更吸引人,几番争夺之后,新的艺术家拍卖纪录产生了,此画以1632万美金成交,超过最高估价1200万美金。接下来还有惊喜,在前一天苏富比夜场遭冷遇的德库宁拍出了1240万美金的好价钱。安迪?沃霍尔作于1973年的《毛》(Mao)也以1038万美金成交。此三件为菲利普斯今季夜场中的三甲。其他的拍品则喜忧参半:菲利普斯独出心裁引入的一件利希滕斯坦的雕塑作品以545万美金成交;一件瑞克特的油画竟然流拍;一件赛苡?腾布利卖了624万,紧接着他的另一件作品却流拍;等等,等等。

  菲利普斯的这场当代艺术夜拍共有44件作品,成交率为79%,总成交额为8689万,高于最低总估价7590万,却未达到最高估价1亿1072万美金;只能说差强人意,并不是一场十分成功的夜拍。拍卖结束后的记者招待会上,西蒙?德?皮瑞先生倒是很老实地说,在连续10天的重磅艺术品交易轰炸下,作为最后一场大型拍卖能有这个结果,他还是很欣慰的。另一位发言人则说,菲利普斯目前的地位还不能与两大拍卖行抗衡,在拍卖日期上是否今后会作调整,还有待探讨。笔者问及今晚同时出现的最近官司缠身的艺术家理查德?普林斯(Richard Prince)两件作品的拍卖结果为何大相径庭:一件摄影作品以142万成交,高于最高估价120万,一件绘画作品则流拍未知艺术家的市场销售是否受到了他去年在高古轩的展览作品被告侵权的影响?西蒙?德?皮瑞先生巧妙地回答,只看一两件作品的销售记录,很难下这样的结论,我们对这位艺术家的市场还是抱有极大信心的。言毕,笔者饮下一杯香槟,愉快地结束了这季春拍的采访任务。

  作者:涵纳来源顶层杂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