末代皇后婉容大婚配饰惊艳台湾(组图)

2012年07月17日07:33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婉容佩戴珍珠凤凰发簪。
婉容佩戴珍珠凤凰发簪。
配饰“透雕双喜翡翠坠”。沈阳故宫供图
配饰“透雕双喜翡翠坠”。沈阳故宫供图
清末代皇后婉容大婚
清末代皇后婉容大婚
婉容佩戴的琵琶形坤表。
婉容佩戴的琵琶形坤表。

  翠玉雕出一个“喜”字。它曾是清末代皇后婉容最可炫耀的身份标识,实现了她作为“国母”的虚荣、骄傲与梦想,同时也承载着她和末代皇帝溥仪曾经的一段恩爱与温馨。

  正在台北故宫博物院举办的《皇家风尚清代宫廷与西方贵族珠宝特展》中,有80多件展品来自沈阳故宫博物院,其中首次公开亮相的清末代皇后婉容大婚佩饰“透雕双喜翡翠坠”和御用首饰“珍珠凤凰发簪”惊艳台湾。

  昨日,记者采访了先行从台湾回沈的沈阳故宫博物院的专家,并看到了婉容大婚时戴配饰的多张未公开照片,以及大婚时鲜为人知的故事。

  珍贵配饰

  在台湾展览至9月9日

  婉容大婚佩饰“透雕双喜翡翠坠”和御用首饰“珍珠凤凰发簪”作为记者会的开箱展览,一发布便惊艳全场。展览时间将到9月9日。“透雕双喜翡翠坠”由翠、珊瑚、米珠制成。佩坠由碧绿的整翠雕刻而成,总体呈长方形,透雕一个“双喜”汉字,佩坠上部系有黄色丝带,带中央为珊瑚雕刻的圆珠,珊瑚珠上下各饰有白色米珠。佩坠下部有四串黄丝绳装饰,其上也穿缀红、白色米珠。它既是当年引导婉容步入皇后尊位的吉祥礼器,也成为见证末代皇后大婚典礼最珍贵的物证。“珍珠凤凰发簪”由点翠、珍珠、宝石、银质制成。凤凰主体由点翠工艺制成,凤头、凤颈及凤翅分别以大小珍珠、米珠穿缀组成,凤头昂起,双翼张开,凤尾饰有9枝羽翎,其上各镶有珍珠和宝石。凤体下部安装有银质簪杆。

  此外,婉容佩戴的琵琶形坤表也是首次公开。此表为20世纪初瑞士制造,由银、合金、料石加工制成。是世界著名的“ROXY”品牌。外形呈琵琶式造型。此表外观奇特,装饰华美,是颇具艺术价值的观赏名表。

  婉容御用珍珠朝珠则由珍珠、猫眼石、红宝石、青金石、碧玺制成。珍珠径1.06厘米,青金石珠径2.6厘米。共由118颗珍珠串成,另有青金石分珠4颗,红碧玺小珠8个,珊瑚珠30个。红宝石坠两枚、猫眼石一颗、珍珠4颗。

  看照片选皇后 溥仪随手画的第一个圈并不是婉容

  沈阳故宫博物院专家李理介绍,1921年,末代皇帝溥仪年满16岁,按照长大成婚的传统,他在皇太妃等人协助下,按宫中旧例举行选后选妃活动。

  那时,大清国虽已终结整整10年,溥仪早已是前清逊帝,但由于民国政府1911年曾与清皇室签了《清室优待条件》,故对溥仪等人尚有优遇,紫禁城后宫仍属爱新觉罗皇室掌握,小朝廷依然按照旧有轨迹运行。

  当时,年轻的溥仪因涉世不深,并不知道自己应挑选什么样的女人做皇后。在他眼中,端康太妃(即光绪帝谨妃)、敬懿皇太妃等人提供的四张照片,备选的四个姑娘“都是一个模样”。他便“不假思索地在一张似乎顺眼一些的相片上,用铅笔画了一个圈”。

  溥仪的这第一个圈,本是画给满洲旧贵族额尔特氏的女儿文绣。

  但随后,由于端康太妃另有主张,并派人积极劝说,溥仪只好将这个圈改画在婉容的照片上。理由是婉容的家境比较富有,其娘家出身皇室,血统纯正,而且相貌和气质也比文绣好。

  溥仪随手画出的这两个圈圈,将婉容和文绣的地位作了重大的改变,从此,婉容成为末代皇后,而文绣则屈居为淑妃,两个人的命运和人生轨迹也从此有了天壤之别。

  溥仪婉容大婚

  民国政府拨10万元专款

  李理介绍,溥仪是大清逊帝,民国政府高度重视。当时,大总统黎元洪特从关税中拨出专款10万元,其中8万元为清室优待费,2万元为民国贺礼。在大婚期间,民国政府还派出五六千人的军队、警察予以保护。

  婚礼当日,大批军警在紫禁城神武门、城内东安门、皇后宅、淑妃宅以及仪仗所经之地均布有岗哨。良辰吉时,迎娶队伍在军警保护下,在军乐队鼓号齐鸣的喧嚣中,由紫禁城向皇后府邸进发。皇宫仪仗队列之首,由正副册封使臣引领,后面是龙凤旗、伞、鸾驾仪仗共72副,黄亭4架,宫灯30对,声势浩大。这种古今结合,清宫、民国一体的迎亲队伍,引发北京市民的热情围观。

  在婉容和溥仪举行大婚前后,前往宫内庆贺的新官、旧僚人数众多,特别是民国政府首脑及各大军阀,也纷纷赠送贺礼,以示友好。在小朝廷接受的礼单中,尤以民国政府的两位总统最具特点,如在任大总统黎元洪赠送珐琅器等礼品8件,礼盒上用大红帖写着“中华民国大总统黎元洪赠宣统大皇帝”;前总统徐世昌则赠送贺礼2万元和其他珍贵礼物。此外,张作霖、吴佩孚、张勋、曹锟等名流也都送了重礼。各地遗老到京祝贺者为数更多,各国外交公使也多以私人身份前来祝贺、观礼。

  在此后近两年的时光中,婉容和溥仪在宫内新婚燕尔,度过一段温馨的时光。他们学习英语、会见朋友和家人,骑车、打球、运动、拍照,为此留下一批难得一见的老照片,记录下曾经的美好时刻。

  1946年6月,因吸食大烟、自暴自弃而病入膏肓的末代皇后婉容,孤身一人凄凉地死于吉林延吉,年仅40岁。她的身边没有一位亲人,也没有一位朋友,而她曾经拥有的那些珍贵珠宝首饰,也因溥仪的携带出逃,而远在异国他乡。不知,在最后弥留之际,她是否会想到自己珍爱的“透雕双喜翡翠坠”。

  主任记者 王志东来源辽沈晚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