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到相册

射击女将讲述成长历程 被教练魔鬼式训练练到哭

2012年07月19日08:23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武柳希性格非常开朗,但又是一个细腻文静的姑娘,谈起射击她平淡地说那是“一生的爱好”罢了,谈起荣誉她平静地说那是对自己的鼓励,虽然始终未能登顶奥运巅峰,但武柳希用她的实力证明了射手座的她是一名天生的枪手。射击是爱好,学业要完成

  很多人都不太了解射击选手是如何选拔的,记者将这个问题带给武柳希的同时,她也告诉了我们她射击生涯的开始。武柳希说:“六年级时火车头体协的教练们到我们学校挑选队员,初选是让我们一个手拿乒乓球拍,一个手在乒乓球台上垒蛋壳,垒的数量越多就说明你手的稳定性和身体的稳定性越好,协调能力越强,于是我就被选中了。之后去火车头参加了复选也通过了,就开始参加业余训练,业余训练参加了没几年我就进入省队开始职业训练,就成为了一名职业运动员。”

  在中国的教育体系里,很多时候体育和学习永远是矛盾的,甚至很多体育生都被贴上了“差学生”的标签。不过武柳希认为,学习是一个人自我修养、自身素质的提升,这也让武柳希的学业一直未被耽搁。“在我眼里,射击是一个职业,但从更大的层面来讲它只是我的一个爱好。刚开始并没有想着它会成为我今后的职业,当初参加训练也纯属爱好,只是觉得喜欢,当时训练教练就是发一支小枪让我天天举着,不过感觉挺好玩的,就这么一直下去。现在想想还是因为喜欢射击,那么辛苦,那么枯燥的训练我能坚持下去,如果不喜欢的话我想也不会继续了。”武柳希说道,“我从小学习就很好,在我射击期间,我的学业也一直在继续着,本科毕业于西安体育学院,后来考上了北京体育大学的研究生,无论训练再苦再累,我也一直抓紧自己的学业。”

  魔鬼式训练练哭女娃娃

  2002年,刚刚成年的武柳希进入了国家队,来到了北京。当同龄人还在家里享受着家人的呵护、与同学朋友的欢声笑语时,武柳希却背井离乡,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地训练着,汗水已浸湿衣裳,泪水已遮盖眼睛,但小姑娘依然重复着每一个动作,努力坚持着。

  武柳希说:“国家队的教练们都对我很好,他们还经常给我开小灶,高兴的同时其实也叫苦连连,因为训练真的非常辛苦。”据武柳希介绍,国家队的训练场地是按照国际大赛的规格去建设的,训练非常正式,一年四季的训练,所有队员穿的衣服都是一样的,这也使得他们在夏天会感觉特别热,而冬天又特别冷,教练之所以要求里面穿的衣服多少要一致就是为了要求训练动作一致稳定。“相比这个,最让我害怕的是跪射训练。训练时我们要求跪射60分钟不能动,但每次在五十多分钟时就受不了了,于是会微微地动下屁股,就是这样细小的动作也会被教练发现,而惩罚就是再多跪十分钟,经常跪到最后都哭了。现在想想,都有些后怕。”武柳希感慨道。

  正是自己当初的爱好,让年轻的武柳希受到常人难以接受的痛苦。对此,武柳希表现出一名出色的射击运动员良好的心态。“我认为射击是一个需要运动员稳、准、狠的项目,心态一定要好。”武柳希告诉记者:“不管训练过程和比赛结果如何,我们至始至终都要保持一个平稳的心态,这使得我们在平时就需要一个良好的心态,让自己的心始终保持到一个平衡的位置。”

  遗憾让我200%地努力

  正是拥有了一个平稳、良好的心态,武柳希在刚进国家队不久就取得了骄人的成绩。2003年城运会射击女子气步枪比赛,武柳希以400环平世界纪录的资格赛成绩进入决赛,并力压名将赵颖慧和杜丽勇夺金牌,名声大噪。对于这枚金牌,武柳希说道:“这是我职业生涯中在综合性大赛上获得的第一枚金牌,当时自己非常高兴,不过我明白那是我的一个起点,未来的路还很长很艰难。那时我相信这只是一个开始,所以那个冠军对自己只算是一个小小的激励,之后还有更多、更大的目标和挑战等待着自己。”

  武柳希所说的目标正是之后的雅典奥运会,2004年武柳希通过两场加赛才拿到雅典奥运会的入场券,但首次参加奥运会的武柳希却未能上演黑马传奇,预选赛排名第九无缘决赛。武柳希在2005年强势爆发,获得世界杯韩国站女子步枪3×20第二,并在世界杯德国站10米气步枪的争夺中拿到个人首个世界大赛冠军,随后在曼谷进行的世界杯总决赛,武柳希又勇夺女子步枪3×20冠军。谈起当年的辉煌战绩,武柳希感慨万千,她说:“当时邵建华教练带我,训练非常严格,那一年付出的确很多,不过只能说那一年比较幸运吧,因为我觉得射击是技术和运气综合到一起的项目,不确定性很大,但那一年一系列的大赛对我的心理和技术都有许多突破和升华。”

  雅典的失利和之后三年的辉煌让所有人觉得武柳希能在北京实现突破,只是最后的结果却差强人意,对此武柳希并没有多说什么,而在今年3月结束的伦敦奥运会选拔赛上,武柳希也以一环之差无缘伦敦,没能搭上奥运末班车,虽有遗憾,但武柳希的一番话让我们对她的未来依然充满信心,她告诉记者:“遗憾才会让自己更加努力,以此成为动力,激励自己在以后做得更好,来弥补自己的遗憾,做到200%地努力。”

  本报记者 赵蔚林 实习生 张尧 来源华商网-华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