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到相册

自行车公路赛欧亚选手差距大 沈金康终获入场券(图)

2012年07月19日10:23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东方网7月19日消息:今年4月份,中国崇明-女子捷安特自行车职业队受泰国方面邀请参加了他们主办的国际公路比赛。据事后了解到,泰国方面希望通过自己主办比赛获取主场便利,一次性获得更多的国际自联盟UCI比赛积分,以便取得伦敦奥运会女子公路大组赛项目的参赛名额。但泰国人万万没想到,他们出钱出力搭的台,却让以平和心态出战的崇明-捷安特队“唱了戏”。捷安特队凭借在泰国拿到的积分,点燃了参加伦敦奥运会女子自行车公路大组赛的希望之火,如果她们在接下来的崇明和舟山四场比赛中再拿到8分,就能实现驰骋伦敦赛场的梦想。按照规定,公路自行车奥运资格的获得主要靠国际自盟的积分排名产生,只有职业车队才能参加国际自盟举办的职业积分赛事,国家和地区队的排名,主要依托的是职业队参加国际自盟积分赛事这一平台。此外,国家和地区排名在前14位的,将获得3个奥运资格;国家和地区排名在第15名到第23名之间的,将获得2个奥运资格。

众所周知,亚洲自行车公路赛选手的水平与欧美选手相差甚远,所以中国自行车选手假如能够获得公路赛奥运会参赛资格,等于在其职业生涯中达到顶峰,选手所在地方队也将一荣俱荣。

  众所周知,亚洲自行车公路赛选手的水平与欧美选手相差甚远,所以中国自行车选手假如能够获得公路赛奥运会参赛资格,等于在其职业生涯中达到顶峰,选手所在地方队也将一荣俱荣。

  5月初的环崇明岛国际女子公路多日赛和崇明世界杯分站赛,崇明-捷安特队是替中国队拿分的主角。据了解,崇明政府为组织比赛,花费起码超过一千万元人民币以上,由于国际参赛队员水平都是世界级的,崇明-捷安特队没能通过这二站赛事确立积分优势。决战被留到了舟山。5月16日-17日,以及18日进行的舟山女子国际公路自行车多日赛和单日赛是二场洲际比赛。舟山搭台花费了财力、人力的首日比赛,结果却变得有些滑稽。8支中国地方队伍和一支中国的职业队居然不敌几乎是业余水平的泰国队,原先预计的大好局面一下变得形势危急。

  开赛前拨正地方队“小算盘”

  争夺伦敦奥运会名额的最后希望被寄予5月18日的单日赛上,比赛定于上午9点鸣枪。开赛前,记者在起点公路两侧各队搭建的休息帐篷里遇到泰国队主教练李小乐。他表情很谦卑,完全没有胜利者的傲慢神情,李小乐在一些中国教练眼里仅仅是个“下岗教练”,况且参加比赛的一些中国选手中有亚洲冠军和全国冠军的头衔,泰国队选手的实力不值一提,他也深知自己没有骄傲的资本。不过,李小乐还是不忘向记者夸耀自己如何帮泰国男队取得成绩。他含在嘴里没有说出口的意思是:“他钻了几支地方队各自为战的空子。”“泰国女队胜券在握。”

  比赛现场各队自有盘算,气氛很压抑。开赛前半小时,令人不可思议的情形出现了,之前一天还在北京的国家队总教练沈金康“神奇”地出现在起点线上,他在路中央缓慢走向公路两边香港队和捷安特队的休息帐篷,一路上不断与两边帐篷里的地方队教练寒暄握手。沈金康说了些什么,记者无法听到,估计他在十多分钟的时间里也说不了什么实质性问题,但他十万火急地从北京赶到赛场本身就释放出一种强烈的信号,沈总教练在中国自行车运动圈内的份量使这个信号很容易被解读成:“这场比赛你们务必要舍得牺牲自己、必须为国家争面子。”

  沈金康籍贯上海,1953年4月出生,北京体育大学教育学硕士。曾任中国奥委会委员、中国自行车协会副主席、中国自行车队总教练、香港自行车队教练。在港队期间,他为香港自行车界培养出多名世界冠军,包括世界场地自行车锦标赛男子15公里捕捉赛项目冠军,也有广州亚运中负伤摘银被香港特区政府封获“亚洲英雄”的黄蕴瑶等。他五次荣获香港汇丰银行慈善基金全年最佳教练,获颁香港行政长官社区服务奖状和香港铜紫荆星章。

  1985年,沈金康通过投票选举出任中国国家自行车队男队主教练,9个月后便带领中国队在汉城亚运会夺得中国的第一枚自行车亚运金牌(100公里团体计时赛)。后来,他晋升为总教练,任内把中国自行车队的水平大幅提升,基本上达到亚洲最高水平。在1990年的北京亚运会上,他带领中国队打破了100公里团体计时赛的亚洲纪录,并获得两金、两银的佳绩。1991年,他被上海体育系统评为优秀共产党员。

  1994年,沈金康受国家体委委派到香港半年。2011年9月,时隔18年,他重返中国队,获邀兼任中国自行车队客席总教练,目标是协助中国自行车队实现奥运金牌零的突破,合约到2012年年底,教练工作仍以港队为主。

  总教练先飞机后自驾赶场救火

  沈金康估计是5月17日下午第二段比赛结束后,在北京听到舟山失利消息,当天晚上坐飞机赶到上海的。记者尝试过,上海至舟山高速公路正常驾驶小轿车的行驶时间需要4个半小时。按时间推算,沈金康必须凌晨3点左右从上海驾车出发,才能在比赛开始前赶到舟山。沈教练早年在上海队当运动员时,在一次野外公路训练中意外摔断了腿被截肢,过早结束运动员生涯。他靠一条装假肢的腿,凌晨从上海开车出发,而且必须赶在比赛开始前来到舟山,可见当时问题有多严重。中国女子公路赛项目能否争取到去伦敦的参赛名额,某种程度上可以认为由沈金康的开车速度决定。

  这场比赛过程基本上没有悬念,来自黑龙江的捷安特队员刘馨、孟浪和来自上海队的黄冬艳利用途中一条爬山路发动攻势,并成功摆脱后面追赶队伍。韩国队、辽宁队、山东队和解放军队中一些有实力的队员也加入了第一集团,她们相互掩护、交替领骑。下山时候,不适应山路爬坡比赛的泰国队队员已经全部被拖跨。根据裁判播报,在距离终点10公里处,在前面领骑的中国、韩国选手相差后面追赶的队伍约有5分钟优势。最后冲刺时,除一名韩国队员外,大部分都是中国选手。这场比赛唯一遗憾是孟浪骑行太快,而摩托车裁判因经验不足没有及时让道,孟浪撞上摩托车上的裁判,造成锁骨摔断,退出比赛。这场大胜使中国选手获得的积分远远超过泰国队,并且国家积分排名挤入世界前23位。

  门票有了,谁去也有讲究

  舟山赛最后一天比赛,在终点线等候消息的国家自行车管理中心的领导脸上洋溢着满足的微笑,大家都认为中国队将铁定获得女子公路大组赛两张伦敦奥运会的入场券。在5月中旬至6月底公布奥运名单这段时间里,一些有能力的地方队都探出脑袋盯着那两个名额,一时间各显神通者大有人在。而拥有最终决定权的国家自行车管理中心或者是更高级别的领导,并没马上对外公布名单。料想除了实力服众外,通过奥运会到达刺激地方队发展也很重要。

  6月份,有消息传出,韩国人仗着现任亚自联主席是自己人,向国际自联盟提出申诉,认为舟山的两场比赛都是中国人为自己设计的,有失公允;又传,国际自联盟听取了韩国人的意见,消减了中国一个奥运名额,而韩国、泰国、中国台北等亚洲许多国家和地区意外获得一个参赛名额,中国随后向国际自联盟提出申诉意见。

  国际自联盟最终敲定的亚洲参赛名额方案与传说基本吻合。其实国际自联盟并不是听了谁的“小报告”,也不是中国自行车管理中心“摆弄”了舟山的比赛。因为除了文前开头所述的资格选拔规定外,国际自联盟还有一条规定称,世界排名前100位的个人,如果她们所在的国家或者地区没有进入国家排名前23名,该国家或者地区也可获得1个参赛名额。在参赛总人数不变的情况下,多出的这1个名额将挤占掉原有排名14到23的国家或者地区中2个名额中的1个,那样,中国原本有2个名额就被挤掉1个。

  无数人忙活,无数人拼搏,最后换取到一张伦敦奥运会“参与者”的“身份证”。

  作者:陈江来源新闻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