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到相册

《华尔街日报》:中国造奥运制服真那么要紧?

2012年07月22日08:28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美国《华尔街日报》7月20日文章,原题:中国制造美国奥运制服真有那么要紧? 当上周得知美国奥运制服由中国缝制时,在完美世界中,参议员哈里·里德和共和党人约翰·博纳可能会这样说:“这些都不重要。等解决了贸易赤字、经济、伊朗以及我们与中国的真正问题之后,再跟我们说。”但现实并非如此。民主党人里德说,我们应该“烧了”这些制服。共和党人博纳则说,他们早该知道不应这么干。几名参议员更是提出议案,要求未来的美国奥运制服由美国制造。

  在大选季,敏感性问题常常会被扭曲,今年也不例外。民粹主义常赢得选票。它还使人们的关注点从真正对美国意义重大的中国问题上转移开:知识产权保护、市场准入、美国对中国的被迫技术转移以及中国国企击溃竞争对手的能力等。现在,这些问题大部分被搁置。

  一名在中国经营业务的美国制造企业高管说:“这些言论要么反映出他们对相对优势和贸易原理缺乏了解,要么便是愤世嫉俗的政治活动。更有可能两者兼备。”另外一名科技类跨国公司的经理说:“这些都是哗众取宠。对两国而言,有更加重要的双边商业和贸易问题。”

  制服之争与美中不愉快的关系存在关联,美国感觉自己正输给这个商业庞然大物。在街头随便问问, “我们在美国购买的产品,中国制造占多大比例”,你得到的估计比例可能是两位数。然而,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的研究人员通过计算发现,2010年,标注“中国制造”的产品仅占美国个人产品和服务消费的2.7%。

  中国可以利用比美国更低廉的成本生产服装和奥运制服。而提供制服的拉尔夫·劳伦公司则聘请美国人负责设计。如果旧金山联邦储备银行的计算是正确的,美国境内销售的任何中国制造服装的多半收入都将流入美国公司。

  在大选期和经济低迷时刻批评外国在美国很常见。克林顿曾在竞选总统时抨击中国。而一旦当选,他就支持中国加入世贸组织。这一情形正在重演。罗姆尼提出“对抗中国”政策并表示,如当选将宣布中国为汇率操纵国。奥巴马最近则宣称要对中国特定产品征收关税。与此同时,更为复杂的议题却少有进展。

  曾在克林顿政府担任美国贸易谈判代表的巴尔舍夫斯基说:“当前,美中关系有些停顿。在贸易领域,没有什么真正的活动。”她认为,这在美国大选和中国领导层交接之后将会发生变化:“两国都将重新寻找能够合作的领域。过去30年一直如此。”(作者约翰·伯西,王晓雄译)

  免责声明来源环球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