保存到相册

詹妮弗·劳伦斯 从未长大 从未变老(组图)

2012年07月23日13:25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劳伦斯
劳伦斯
《饥饿游戏》剧照
《饥饿游戏》剧照
《燃烧的平原》剧照
《燃烧的平原》剧照

  《饥饿游戏》是一部完全青少年逻辑的电影,但这部电影显然将詹妮弗·劳伦斯的名气迅速提升起来。加上2010年《冬天的骨头》让她成为奥斯卡历史上第二年轻获得提名的女主角,詹妮弗·劳伦斯已经算是在学院派与大众间获得了双重口碑。

  这对于一个未经任何专业演艺训练、年仅23岁的女演员来说,已经有鲜花着锦的势头了。

  9岁出演妓女

  詹妮弗·劳伦斯是个吃牛肉汉堡长大的美国妞,身材高大、宽肩、长腿、瓷实、脸庞敦厚,这让她一出道就不像童星她9岁时在第一次公开演出中就扮演了一名妓女。她称自己是“在农场长大的女孩,喜欢看电影电视,也喜欢读书”,最喜欢的5本书包括《安娜·卡列尼娜》和塞林格的《抬高房梁,木匠们》。她14岁在片场的照片和现在几乎没什么差别,这10年来,她既没有长大,也没有变老。

  劳伦斯是美国肯塔基州一个殷实的中产家庭的小女儿,上面有两个哥哥。被足够尊重与呵护的女孩儿通常会早熟而不叛逆,沿着稳定的轨迹长大,爱自己、独立,也足够自信。14岁时她跟父母提出要去纽约从事表演,19岁的哥哥陪她去了,没过多久,妈妈也跟过去照顾她的饮食起居。起初几乎没人相信这个女孩会有光明的未来,但她接连在几部系列剧中亮相,反响皆不俗。在罪案剧《铁证悬案》中,她扮演受害者的小女儿,有趣的是,剧中扮演她母亲的女演员宝拉·马尔科姆森7年后又一次在《饥饿游戏》中扮演了她的母亲。

  近乎疯狂的自我推销

  在《饥饿游戏》前,劳伦斯几次摸到幸运女神的脚踝。她参加过《龙纹身的女孩》试镜,有报道说直到现在她的手机里还存着穿皮衣挂满耳环鼻环唇环的试镜妆照片,但她还是输给了占尽天时地利人和的鲁妮·玛拉;她几次表示无法理解和接受克里斯汀·斯图尔特那种万人空巷式的走红,但她也曾参与角逐《暮光之城》中的贝拉一角。也许跟这两位迅速崛起的女演员相比,詹妮弗少了一点叛逆的气质,身材较之梅根·福克斯也相形见绌,扔在好莱坞一众窜红的嫩妞中实在没什么特点,但是她扎实的演技和与年龄并不相称的成熟还是帮助她找到了自己的准确定位。

  2007年,詹妮弗出演了吉勒莫·阿里加导演的《燃烧的平原》,面对影后查理兹·塞隆和老牌美女金·贝辛格,虽是初登大银幕的她毫不怯场,演绎了一个成熟隐忍却因失望和怨恨失手错杀了自己母亲的女孩,以17岁的年龄演出了27岁的性感和37岁的沧桑。在2008年威尼斯电影节上,她获得马塞洛·马斯楚安尼最佳新人奖,穿了一身银色长裙上台领奖,无论衣着还是妆容都显得格外成熟,可是一张嘴却还是个怯生生的小女孩,她说,“感谢导演,你改变了我的命运。”

  真正令这个女孩名声大噪的还是《冬天的骨头》。这是一部耗资仅200万美元的低成本电影。早在5年前就读过原著的凯伦·劳伦斯詹妮弗的妈妈坚定地认为女儿是这个角色的不二人选,“她当然会这么想,因为她是我妈妈嘛。”真正筹拍时,经过两次试镜,女导演兼编剧德布拉·格兰尼克却认为,作为一个密苏里州山里贫困家庭的长女,詹妮弗·劳伦斯显得过分漂亮。结束在洛杉矶的试镜,剧组飞回位于纽约的拍摄场地。詹妮弗得知自己并不是第一人选,感到十分失望,但她决定来个近乎疯狂的自我推销搭红眼航班连夜赶去,步行了12个雨雪泥泞的街区后疲惫不堪地出现在剧组面前,“当我出现的时候,他们被我吓坏了,可能他们觉得如果不给我这个角色,下一步恐怕我就要睡在他们的屋子跟前了!”

  从拍戏到拿奖都非常顺利。同样是长女角色,同样需要平静、隐忍和责任,比起《燃烧的平原》,詹妮弗在《冬天的骨头》中要照顾精神失常的母亲和年幼的弟弟妹妹,还要准备去寻找下落不明亦不知死活的父亲。她的牙齿要每天染黄一次,不能常洗头发更不能化妆,镜头里她的嘴唇永远是裂开的,还要跟密苏里的农民住在一起,学习开枪和砍木头,徒手抓松鼠并掏出它的内脏。

  这是一部冷硬简练而又犀利的电影,导演极擅长用光,冷冰冰地不带一丝温暖。在这样的表演环境下,詹妮弗展现的远不止一个20岁女孩的成熟,她是整部电影的灵魂,挣扎求生、常常绝望、身负重担,几乎沉到人生谷底又绝不放弃。这样一个角色给她争来了可以跟娜塔利·波特曼、妮可·基德曼、安妮特·贝宁和米歇尔·威廉姆斯同场一较高下的资格。她成为奥斯卡颁奖史上第二年轻的提名者(凯莎·卡斯特·休伊斯因《鲸骑士》获得提名时13岁),至于能不能拿到小金人,已经不重要了。

  《冬天的骨头》以200万美金的成本收回600万,詹妮弗的演技也更加得到认可。最重要的是,在《饥饿游戏》的选角中,她终于胜出。其实演过《大地惊雷》的海莉·斯坦菲尔德从年龄上更接近原著小说,但是导演加里·罗斯认为詹妮弗可以诠释好这个角色,“卡特尼丝并不是年轻的女孩,而是年轻的女人。没有人能在表演水平、外貌特点和票房号召力上比詹妮弗·劳伦斯更适合。”

  一切都还未知

  《饥饿游戏》连同詹妮弗·劳伦斯一起不可遏制地红了,虽然很多人批评电影情节奇突、逻辑漏洞百出,但在所有的批评声中,最少被挑战的反而是詹妮弗的演技。对于一个才23岁的女孩来说,一切判断都为时尚早。作为好莱坞新星,她刚刚升起,会陨落吗?会如日中天吗?会倾倒众生吗?一切都还未知。

  女童星的未来通常有两种:一种随着长大,脸和身材与小时候判若两人,比如近年高高低低的克斯滕·邓斯特;另一种始终保持童颜童形,比如艾伦·佩吉。詹妮弗·劳伦斯跟她们都不一样。一出场就比同龄女孩成熟,17岁就可以诠释厚重与性感,她也许无法轻盈,但就是这样的女明星才有无限潜力。美貌之外,她更可以钻研一些其他的东西,想想不够漂亮的米歇尔·威廉姆斯都能演梦露,凯芮·穆里根都信心十足地演盖茨比为之生为之死的露西,总是有些东西,比如直觉和天分,是可以超越所谓的循序渐进和皮相的。

  “好莱坞新生代”

  与男星漫长的更新换代周期及艰难的上位相比,好莱坞对“妙龄少女”的宽容程度显然高得多。一众90后女演员,如莉莉·科林斯、安娜索菲娅·罗伯等,都因杰出的代表作敲开了通往梦想彼岸的大门。詹妮弗·劳伦斯无疑是她们中的翘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