官德考评问题引争议 专家建议建立法制化考评体系(图)

2012年07月24日07:04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勤照镜勤洗脸。张浩/漫画
勤照镜勤洗脸。张浩/漫画

  今年6月,我国首部以官德为主题的丛书《中国古今官德研究》在北京面世。而在此前,中国行政伦理研究会会长、国家行政学院政治学部教授王伟等人编著的《公务员道德读本》等也引人关注。官德系列书籍的出版引发了人们对于公务员道德考核问题的思考。

  官员因道德败坏而落马

  三名省部级领导干部因“德”出问题被查处,引发舆论关注

  5月底,铁道部原部长、党组书记刘志军,因存在滥用职权、收受他人巨额贿赂、道德败坏等严重违纪问题被开除党籍。

  6月下旬,山东省原副省长黄胜因严重违纪被“双开”。经查,黄胜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钱物,给国家造成严重经济损失,且道德败坏。

  7月初,吉林省原副省长田学仁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双开”。经查,田学仁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收受巨额钱物,收受礼金。

  这些落马的高官,都可谓能力不凡,但都是在官德上出了问题、栽了跟头。

  刘志军、黄胜、田学仁的教训是极其深刻的。那么,我们应如何构建一个科学的官德考核评价体系来制约、监督官员的道德行为?

  一些地方官德考评引争议

  道德评价跟一般的绩效评估有很大区别,有其自身特点

  经过长期的实践探索,我们形成了从德、能、勤、绩、廉方面对干部进行考核评价的制度体系,但对于干部的德,缺乏专门的考评,且考评内容较笼统、抽象、概念化。

  为此,近年来很多地方都在积极探索干部德考制度化问题。如重庆、河北保定、山东济南、甘肃陇西等地都先后出台过领导干部德的考核评价办法或意见,在干部考察中细化干部德的评价指标。

  “从某种意义上讲,对干部进行道德评价在理论上是可行的。”王伟教授认为,道德的一个基本特点就是可以进行评价,道德评价是整个道德建设一个不可缺少的部分。

  但是,道德评价机制跟一般的绩效评估有很大的区别,有其自身的特点。“将公务员道德评价指标进行量化,是一个很大的工程,公务员道德也绝不是简单地一评就能评出来的。”王伟表示。

  纵观各地关于官德考核的标准,有的地方干部官德考评办法一出台便引起很多争议。

  2010年,江西萍乡出台领导干部选拔办法,将生活方式不健康、不孝敬父母等列为一票否决事项。同年,湖南邵阳则出台规定强调提拔干部需要家庭出具道德鉴定书。

  四川省彭山县委2012年2月出台《科级领导干部德的考核评价办法(试行)》,规定提拔干部先征求其父母、邻居甚至小区物业的意见。当时,彭山县有5名干部通过此项考核,但5人均在家庭美德方面被扣分,其中一名干部因不爱做家务被扣两分,导致其总分最低。考察组一名成员表示:“我们向他家人了解情况时,他妻子说,他在家很少做家务,比较懒。我们向家里其他人证实后,对他扣两分并归档。”

  “这里有一个误区。一说考官德,就把领导干部在家里孝敬不孝敬父母、尊敬不尊敬老人等纳入考评范围,但这不是官德考核的主体指标。”中国人民大学反腐败与廉政政策研究中心主任毛昭晖教授认为。

  一个干部私德好并不一定说明他官德好。在毛昭晖看来,官德考核除了基本素质的考量外,其主体指标要看干部在关键时刻、重大事件中的表现,而不是把官德考核简单化、随意化。

  德是人的一种内在本质,很难通过直观的形式去了解和把握。就目前的情况而言,要将官德考核真正落到实处,的确还面临着许多困难。以上各地的一些考核标准主观随意性很大,得出的结论未必客观真实。在这些地方干部道德考核的设计中,还有一个问题不容回避官德考评的得分越高是否就意味着官员的德性越好?

  “比如,一个官员的考评分数为91分,另一个为90分,这是否就意味着前者比后者的官德要好?是否在干部的任用等问题上,前者就享有优先权?”湖南城市学院院长李建华教授指出,“如果是的话,这就意味着领导干部的官德水平高低可以通过一个数字来体现,这无疑是将官德问题简单化。如果不是的话,那么官德考核指标体系建立的意义又在何处?”

  官德考评如何法制化

  官德不仅仅是道德问题,应通过立法形成禁止性规范

  2011年,国家公务员局发布《公务员职业道德培训大纲》,要求“十二五”时期对全体公务员进行一次职业道德轮训,并将职业道德作为公务员选拔任用的重要标准。

  同年,中组部印发《关于加强对干部德的考核意见》,明确对干部德的考核,要以对党忠诚、服务人民、廉洁自律为重点,加强对干部政治品质和道德品行的考核,其中道德品行包括社会公德、职业道德、个人品德、家庭美德。

  《关于加强对干部德的考核意见》进一步加强了考核体系的科学化,提出要在全面考核的基础上,根据不同层级和岗位分级分类考核干部的道德。

  如何才能考准考实公务员道德?

  王伟认为,道德评价不外乎这样几个方面:风俗习惯、社会舆论和内心信念。所谓风俗习惯,对于干部来讲,可以把它具体化为对公务员或者领导干部的有关要求,包括党的一系列要求。这是道德考核中最基本的内容。社会舆论则是广大群众特别是干部本单位所接触群众的认可度。而内心信念则是干部对自己的评价。

  从道德的角度来讲,内心信念非常重要。王伟说:“现实中,一些干部在述职的时候都会把自己说得很好。其实,一个真正有高尚道德境界的人是不会去这样做的,他能看到自己的不足。”

  受访专家指出,要让官德考核真正具备有效的约束力,根本的途径,还是要建立一套法制化的官德考核评价指标体系。道德法规在内容的设计上应具体详细,以确保可操作。

  李建华建议,官德考核评价体系应包括限制接受礼品的规定、限制政府公职人员兼职的规定、严禁假公济私和铺张浪费的规定、限制工资以外收入的规定、对政府公职人员离职后利用原职位的影响获得不正当利益的限制规定。“对公务员在行使公共权力、进行社会管理、提供公共服务等活动的过程中可以做什么、不可以做什么以及应该怎么做,违反规定将受到什么惩处等,都应有明确、严格的规定,避免对官德的要求过于笼统和空泛。”李建华说。

  干部道德考评法制化反映了用道德和法律的双重力量加强官德建设的思路,这也是国外官德建设的有益经验。“在世界上很多国家都有政府官员、国会议员的道德法典,他们的经验值得我们思考与借鉴。”中央党校教授、反腐专家林喆表示。

  官德不仅仅是道德问题,某些道德禁令应通过立法成为禁止性规范。“现在相关的规定基本上属于立法的内容,只不过还不够完善,还需要整合,这需假以时日。”王伟表示。

  作者:高斌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