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原爱:奥运奖牌就像道具 我要做“铁娃娃”

2012年07月26日19:35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据日本《朝日新闻》报道,桃心型的粉红色美甲,染着略泛棕色的头发。这个从小被昵称为“小爱”、进入乒坛已有20年的可爱少女,即将出征伦敦奥运会。这就是一天天长大的福原爱加油。她一边披上日本代表队的制服一边与记者开着玩笑:“衣服好小啊。是我长高了吗?为什么?”言语中透露着自信。

  奥运会日益临近,正在东京都内紧锣密鼓进行最后训练的福原爱表达了自己征战赛场的决心:“在中国我一直被称作"瓷娃娃",今后我一定要做个"铁娃娃"。”

  野岛:这次你的目标是想要拿奖牌的吧,有信心吗?

  福原:对我来说,奖牌是代表感激之情的一种象征。我觉得奖牌就像一个道具,是为了向那些迄今为止一直支持着我的人们做一个汇报。

  我的房间里甚至整个家中一座奖杯也没摆,一张奖状也没贴。如果在伦敦奥运会上能获奖牌,我想把它交给妈妈,同时我还想带着它回到灾区仙台。

  在2011年的鹿特丹世乒赛上获得男女混双铜牌之后,我有机会去东北地震灾区的避难所慰问。获得这块奖牌我真是非常高兴。以前我每次拿到奖牌心里还是会想,我真的有资格获奖牌吗?如果能让灾区的人们感到高兴的话,那比我站在领奖台上更开心,如果这是一块奥运奖牌的话,我想大家一定会更开心吧。

  虽说想拿奖牌更多的是为了自己考虑,但比起单打我原本就更喜欢团体赛。比起为自己而战,还是为周围人卖力气时更有战斗力。如果一个人孤军奋战就很容易懈怠,马上就会被打败,因此中途放弃。但是,如果考虑到团队的利益为其他人而努力,我就能坚持到最后。

  野岛:今年1月你获得了全日本乒乓球(微博)锦标赛的单打冠军。那本届奥运会上我们能否见到与过去相比“实力最强的福原爱”呢?

  福原:在日本国内夺冠之后,自己对待压力的态度也有所改变。全日本乒乓赛在某种意义上比奥运会都紧张。经历过这样的决赛之后,我有自信能够战胜压力了。同时我还悟出了一点,那就是如果没有压力的话,即使获胜也感受不到那种喜悦。

  我不知道现在能不能算是最厉害的时候,但我觉得各方面状态都很均衡。我是说技术啦,体力啦,还有精神方面。不是有表示营养成分是否均衡的图表吗?我现在的状态就像是个漂亮的六角形或者八角形那种感觉。

  关于奥运会我一直认为那是一场集大成的比赛。谁都无法保证能否参加下一届奥运会。说不定会受伤,或者无法保持稳定的运动状态,总之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从雅典奥运会时开始我就把它当做最后一次机会,以这样的心情出场比赛。这次也是一样。

  野岛:你在中国非常有名,那么你对中国怎么看呢?

  福原:我从小就请中国教练教我打球,还经常到中国进行练习或者参加集训。如果没有中国人的支持和帮助,就没有今天的我。

  在中国我被大家称为“瓷娃娃”,一开始还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因为在日本不会对别人说“瓷娃娃”啊。我原来很爱哭,可能大家觉得我一摔在地上就会碎了吧。所以我想,这次奥运会不要再像个瓷器了,我一定要成为一个用钢铁打造的“铁娃娃”。

  野岛:中国选手中,有没有你很想挑战或者不想挑战的人呢?

  福原:我是没法选择对手的,所以不管遇到谁,能做的只是发挥自己的全部实力。与中国的选手交锋真的能学到很多东西,我总是抱着多少要从对手身上学到点什么东西的心情来参赛。韩国选手也很顽强,从不轻易放弃。感觉就是不做好全力以赴死拼到底的精神准备就会被打败。

  野岛:据说你这次身体状态非常好,有评价说你在心理方面有了很大成长,你是怎么看的呢?

  福原:前年,没有教练在身边,我自己度过一年,发生很大的变化。虽然还很不足,但是也终于也算是个“半大孩子”了。我嘛,其实本来就没什么争强好胜之心。但是最近,在训练最后环节的短跑中我也毫不放弃坚持跑到最后。我还因此受到教练的表扬呢。

  如果不100%付出努力的话,将来肯定会后悔“为什么当初没有再努力一点点”。在我考虑否能战胜对方以前我必须拿出100%的努力。现在我觉得首先必须要全力以赴备战奥运。

  野岛:据说你为了时刻提醒自己不忘了过去的教训,特地在训练场张贴你以前输掉比赛时的照片。

  福原:2008年奥运会团体赛铜牌争夺战的时候,我们0比3输给了韩国队。当时真的很不甘心啊。所以我把那时的照片贴出来,练习中觉得“好累呀”、“想休息一下”时就看一眼。如果不是亲身经历过就无法体会到那种懊悔。

  照片是我自己联系杂志社送来的,然后把它们裱起来做成大相框挂起来。因为照片是从日本队座位后方拍摄的,所以跟我当时处于同一角度,照片中和我当时看到的场景一样。这些照片能让我联想到当时失败的辛酸、懊悔以韩国队获胜后的欢呼声,当时整个赛场的气氛都能浮现在脑海里。

  野岛:据说这次备战你还配备了著名的专属教练员,要以最大的努力来迎接奥运。

  福原:备战4年前上一届奥运会时并没有进行什么像样的充分训练就匆匆上了赛场。在训练中有很多目标,比如增强下半身的力量等等,身体上发生变化自己也很清楚。但是,与此同等重要的是在训练中获得精神方面的效果。

  教练员是我自己请来的。不是没有教练就打不了乒乓球,但是如果刻意去训练的话,就会觉得既然进行了艰苦的训练那就一定要在赛场上努力加油。当然别人会说我体能方面也有了一些变化,但我更希望在精神意志方面有所改变,当我站在伦敦赛场上的时候可以对自己说:“我已经准备好了。”

  野岛:你从三岁开始为社会各界所关注,有没有觉得很苦恼的时候呢?

  福原:我经历过很多令人讨厌的事情,苦恼烦心的时候也很多。经常有人问我:“如果能回到过去的话,你想回到什么时候?”但是我根本不想回到以往的任何时候。既然我自己选择了这条路,如果在自己都还没有觉得满意的时候放弃,那就成了逃兵。所以,虽然经历了很多事情,我还是会继续努力下去。

  最终还是精神决定一切吧。从小我妈妈就说我是三分钟的热血,想法经常改变。小学开始就一直这样。那时候还不太明白这是什么意思,现在我越来越觉得精神制胜有一定道理。奥运会也是精神意志力方面的艰苦比拼,所以这是一句很有用的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