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八一” 我编独舞《高山下的花环》

2012年07月27日00:21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上世纪80年代初,李存葆的中篇小说《高山下的花环》对我影响很大,为此,高中毕业后就应征入伍,来到辽宁辽阳当了一名解放军战士。临行时,我没有忘记在行李中放进那本我不知翻阅了多少遍刊登有《高山下的花环》的《收获》杂志。

  记得在新兵班时,每当我们搞完队列训练,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到营房,战友们都伏在炕沿休息的时候,我就拿出那本杂志来,默读其中的段落,有时候我会情不自禁地读出声来。这时,班长就让我大声念出声来,让大伙都欣赏欣赏。记得我第一次给大家朗诵的是薛凯华给他父亲雷军长的那封遗书,念得很动情,战友们也听得很认真。

  1986年7月,为庆祝“八一”建军节,全旅各单位都在排练文艺节目,准备参加旅部举行的“八一”晚会。这时,营教导员找到我,让我准备一个节目,代表营里参加演出。接到任务后当晚我失眠了,我一直在想创作什么舞蹈去参加演出呢?想着想着,一个大胆的想法涌现在脑海:把《高山下的花环》编成一个独舞。

  舞蹈线条捋清楚后,我就一边构思舞蹈动作,一边写旁白,这些都完成后,最头痛的就是音乐了。那个年代,因条件所限,要找到一段可供舞蹈的音乐素材是相当困难的。实在没有办法了,我就向辽阳市广播电台写了一封信,想得到他们的帮助。信寄出后,没有音讯,眼看演出时间就快到了,而音乐却迟迟没有着落。没办法,一个星期天我先在商店里买了一盒空白磁带,直接去市广播电台。一位工作人员接待了我。“你需要什么音乐,我可以帮你录,但没时间帮你选”那位工作人员对我说。我很感激,忙说:“能把贝多芬的《英雄》交响乐放给我听听吗?”。那位工作人员很快找来唱片放了起来。我认真听着,当听到一段低沉舒缓的旋律时,忙对那位工作人员说道:“老师,请帮我录下这段吧。”那位工作人员爽快地帮我录了下来。拿到音乐后,我又到旅部电影队去,借用他们的录音机自己将旁白合成到音乐中。这样,费了很大周折总算解决了舞蹈音乐这个大问题。

  1986年8月1日晚上,庆祝晚会如期进行,当我表演的独舞《高山下的花环》最后一个动作向全场敬军礼时,全场报以热烈的掌声。这个舞蹈最后获得晚会的一等奖,我也因此获得了营嘉奖。邹世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