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击争首金备双保险 中国女举人急降体重(组图)

2012年07月28日13:06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易思玲
易思玲

  伦敦奥运会首枚金牌将在射击项目的女子10米气步枪项目上产生。这个项目是中国射击队的传统优势项目。然而,在四年前的北京奥运会上,首金旁落成为一个遗憾。

  伦敦奥运会,中国射击队希望能获得这枚重中之重的金牌,但没有太大把握。中国射击队总教练王义夫昨日说,能不能获得奥运会首金,关键看易思玲和喻丹的现场发挥,“现在看来,她们都有机会”。

  女子10米气步枪项目结束后,在当日皇家炮兵营还将进行男子10米气手枪的决赛。卫冕冠军庞伟和五次参加奥运会的谭宗亮,也有可能为中国代表团摘下首金,但在外界看来,他们夺金系数不如女子10米气步枪项目高。

  如果中国射击队无法在该日获得中国代表团的伦敦奥运会首金,那么中国举重队将接过这个重任。女子举重48公斤级比赛,中国运动员王明娟夺冠希望非常大。而在赛前的最后一天,王明娟首要任务是急降体重。

  易思玲:最后一练虚惊一场

  9环、两个8环,再一个9环。当易思玲在昨日最后一次练习中,连续打出这样的低环后,“到底是怎么了?”这不是易思玲的训练水平,在一组十发中,她几乎不会出现这样的失常状况。

  但失常的状况依然在继续着,第二组试射,易思玲仍然出现了两个9环。打完后,易思玲转过头,望着教练张秋萍,指了指手中的长枪。枪,在此时出了点状况。

  易思玲的这把枪,她用了快两年的时间,这中间小修小补的情况不是第一次出现,但这个时候出现问题令人感到有点紧张。

  张秋萍赶快修了修这把长枪,但效果不太好。有些犯难时,好在另一个教练常静春恰巧来到场边,他从书包里拿出一个专用修枪的器械,在枪托上拧了半天,问题解决了。

  常静春说,易思玲的这把枪在枪托和枪身衔接上出现了问题,需要将它们重新组合。“但这种情况,也不算少见。”常静春说。重新拿到修好的枪后,易思玲似乎情绪稳定了一些,在最后两组练习中,她没丢一枪。

  “这个问题不是大事。”张秋萍说,“在训练时出现问题,总比在比赛中出现要好得多。所以从这方面看是对我们有利的,让我们把能遇到的情况都遇到了,到了比赛时真遇到了也就不会手忙脚乱了。”

  本报伦敦专电特派记者宋翔

  王明娟:降体重成首要“任务”

  如果第一个比赛日在射击上没有能获得冠军的话,那么中国代表团争夺“首金”的任务就要落在中国举重运动员王明娟的身上。按照实力,在女子48公斤上王明娟几乎没有太多对手,夺冠希望非常大。而现在,她最需要解决的就是降体重的问题。

  王明娟的教练周继红告诉记者说,王明娟降体重的规律是在赛前慢慢减,到了最后一天突击减重。“这已经成为她的一个习惯了。”周继红说。但到底在最后一天内要降多少体重,周继红说,“这是一个秘密。”

  王明娟昨日没有出现在举重馆里,但她在之前已经做足了准备。在26日,王明娟去举重馆里称体重,为减少误差,她还特意带上自己的一个体重秤。在此前,中国举重运动员就吃过这样的亏,廖辉就曾在参加世锦赛时,房间称的重量和场馆称的重量不相符合,结果到了赛场后非常被动,险些丢掉金牌。

  周继红说:“最后一天急降体重会对运动员的体能有些影响。不过王明娟已经习惯了这样,有自己一套方法去减少这种不利影响。”周继红还透露说,王明娟在赛前心态比较放松,没有太多紧张情绪。“至于为中国代表团夺首金,我们不想在这方面考虑太多。”周继红说。

  本报伦敦专电特派记者宋翔

  王明娟微博卖萌父亲接电话接到手软

  新华社电(记者帅才)中国女子举重选手王明娟28日将参加伦敦奥运会女子48公斤级决赛,她有可能为中国军团获得第一枚金牌。

  记者发现,王明娟近日在减重的同时,心态很放松,还发过微博。王明娟25日发了一条“伦敦,我来了”的微博,还上传了两张自拍照;照片中王明娟剪着齐刘海,嘟着嘴巴开心地“卖萌”,显示了她良好的赛前心态。王明娟的教练贺益成告诉记者,王明娟现在心态很轻松,为伦敦奥运会,她已经辛苦备战了7年,现在她胸有成竹。

  万里之外,王明娟的老家湖南永州江永县,王明娟的父亲王成志忙碌不已;对于这位朴实的农民来说,接待媒体可比忙农活更劳累。他告诉记者:“这两天接电话接到手软,都是记者的采访电话,担心普通话不标准,说得不够好。”

  “娟子,加油!你是最棒的!”王成志给远在伦敦的女儿送上了美好的祝福。

  卡特琳娜:打得少练得精

  作为北京奥运会时女子10米气步枪项目的冠军,捷克选手卡特琳娜·埃蒙斯总会被外界格外关注,身上的压力自然不轻。不过,卡特琳娜有自己独特的“减压器”:美国射击运动员、自己的丈夫埃蒙斯。

  卡特琳娜和埃蒙斯虽然代表不同国家参赛,但由于是打同一个项目,因而训练时总是在一起。卡特琳娜有时打得不好,就会停下来,主动走到埃蒙斯的边上,此时埃蒙斯就会停止练习,送上安慰,有时还会抱抱卡特琳娜。

  埃蒙斯不仅是卡特琳娜的“减压器”,有时也会客串起教练。昨日,卡特琳娜就再次和埃蒙斯出现在皇家炮兵营里,和其他选手都到靶位上荷枪实弹练习不同的是,卡特琳娜选择在射击馆的一个角落里,练习射击动作,埃蒙斯则是在旁边客串教练,时不时地还会交流几句。

  等到其他人都打了大概半个小时后,卡特琳娜才托着枪箱,来到自己的靶位前。卡特琳娜练得不多,只打了不到一组,但枪枪都在十环以上。打完后,卡特琳娜就收了枪,此时距离规定的训练结束时间还有一个多小时。

  本报伦敦专电特派记者宋翔

  摄影/本报特派记者崔峻

  链接

  首金不易

  争夺首金,抢得头彩,谁都想为队伍在奥运赛场送上一个开门红。然而首金不易,多少英雄儿女在奥运赛场出师未捷身先死,而后长使英雄泪满襟。

  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许海峰射落该届赛事首金,这也是中国人的奥运首金。从此,中国射击队便开始担负起了为代表团拔得头筹的任务。然而1988年汉城奥运会,在女子气步枪预赛中名列第一的张秋萍最终输给了前苏联选手希洛娃。在那届赛事中,为中国代表团夺得第一枚金牌的是10米跳台跳水的许艳梅。

  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女子气步枪的胜者是韩国选手吕甲顺。虽然射击再度失利,但是随后庄泳获得的金牌让国人记住了那个泳池里的五朵金花。4年后转战亚特兰大奥运会,许艳华和陈慕华在女子气手枪的比赛中被挡在了决赛门槛之外,中国首金由孙福明在柔道赛场摘得。

  2000年悉尼奥运会,首次参加奥运大赛的陶璐娜获得了女子气手枪的金牌,此前被寄予厚望的赵颖慧在气步枪的首金争夺中未能进入决赛。2004年雅典奥运会,女子气步枪再度成为中国代表团瞄上的首个金牌点,赵颖慧再度失利,不过小将杜丽的出色发挥终于令中国代表团如愿以偿。

  2008年,奥运会终于来到北京,杜丽不仅肩负卫冕的任务,同时也是在争夺首金。结果重压之下,她发挥失常仅名列第五。在这届赛事中,女子举重运动员陈燮霞获得中国代表团首金。

  文/本报记者王子轩

卡特琳娜
卡特琳娜


王明娟
王明娟

  作者:帅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