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酷暑让曼联球员累虚脱 弗格森拥有绝对权威

2012年07月28日15:19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北京时间7月28日中午12点,五星体育广播《足球上海滩》节目继续与听众准时相约。本周中,曼联时隔13年重访上海,引起球迷广泛关注。《煮酒论英雄》板块,世纪公园球场负责人郝清接受节目组连线,讲述曼联在沪期间训练和生活的点点滴滴。

  半夜抵沪直接训练 酷暑让球员累虚脱

  此次郝清负责曼联在上海期间的训练。“晚上11点半他们飞机落地,12点15分乘坐大巴来到球场,英国人有个传统,坐飞机必须穿西装,所以他们全都正装出现。弗格森尽管坐了16个小时飞机,还是亲自到了球场,稍微安排了一下就让队员开始训练。1个半小时的训练都是按部就班,没有任何马虎,所有项目都一个个做得很到位。”郝清表示这是他有史以来接待的最晚的训练。

  郝清透露,之后几天曼联都选择在下午3点训练,因为那个时间正好是英国当地的上午,“现在上海这天气,下午3点是最热的,太阳很毒,但他们没有任何抱怨。”虽然嘴上不抱怨,但酷暑还是给红魔将士带来不少痛苦,“他们说在英国一年中碰到这样的气温最多一两天,所有队员都不太适应。他们用毛巾敷着冰块,把整个身体都包起来。训练后所有队员都去不了更衣室,趴在大门口把脚举在空中,连话都说不出来了。”

  曼联工作井井有条 分四组高强度训练

  对曼联方面的工作安排,郝清大家赞赏,“从飞机下来,所有的工作人员就分工很有序、井井有条。球员3点训练,1点半不到,所有工作人员就都到了,把每个人的毛巾和训练服都整齐地放好。训练师和装备师也都到位,把每个球员的鞋都擦干净,还有安排饮料的,大概十多个人,一直在忙碌。”

  作为足球专业人士,郝清特别注意红魔的训练内容,“每六个队员就有一个训练教练。他当时分成四个组,弗格森基本就是每个地方都转一转。第一组他们用模拟人墙板,一左一右高频率传球。第二组是三对三,用大球门比赛,消耗非常大。第三组练习10米范围内的急停跑动。最后一组是30米左右的折返跑,这样整整一个小时,所有球员要完成全部项目,强度非常大。”

  和蔼爵爷幽默提醒 绝对权威世所罕见

  郝清认为曼联的训练非常科学,“训练就是打基础的,他们整个训练过程中几乎没有停顿。除了喝水时间,所有人都在动。每组间隔最多也就1分钟,训练和比赛的节奏完全相同,这样才能应付比赛中高强度的往返。”

  弗格森当然是郝清观察的重点,“他从来不喊,非常和蔼可亲,但看到某一个球员做得不到位,他会非常小声地提醒,从来没有呵斥。基本上还是用开玩笑的口气,比如问问队员今天是不是有其他事呀?西方人还比较幽默,其实弗爵爷站在旁边,球员已经能感到威慑力了。”

  对弗爵爷的绝对权威,郝清也印象深刻,“整个团队五六十号人来到中国,你能感受到弗格森的气质,虽然坐在角落里,我给他泡了杯茶,但所有人仍以他为核心。弗格森说什么,他们就听什么。当然全世界像弗格森这样影响力巨大的教练也是极少数的。”

  曼联上下爱吹空调 大哥里奥葡语成帮

  与弗格森的交谈也让郝清感受颇多,“他一直非常温和,我和他第一天见面,就好像是老朋友相见。他说你们这样大的国家,应该在足球方面做得更好一些。他语气里意思就是日本都能出个香川真司,你们怎么没有球员在我们这里?”曼联球员爱吹空调,也让郝清大感意外,“中国球队都不让开空调,怕感冒,但曼联都把空调开得很大,队医和教练带头吹空调。”

  谈到训练之余的趣闻,郝清打开了话匣子,“里奥还是大哥级别,他和其他队友交流不多。斯科尔斯很平易近人,小队员和他打闹、开玩笑都很平常。他们在训练场上话不多,但去了更衣室还是很多嬉笑。他们几个说葡萄牙语的队员,基本上分组都在一起,有点葡语帮的感觉。香川真司的英语还可以,我和他说话基本都能听懂。

  曼联内部等级森严 潮男贝巴特立独行

  进一步,郝清描述了一个细节,“里奥可以去到教练休息室,这点上看曼联还是等级森严的。比如贝巴第一天来,他跟所有人进了更衣室。因为更衣室里不开空调,外面开空调。所以他第一时间就搬了张沙发坐在门口,这边可以吹得到空调。然后第二天大家来了,那个沙发没人敢动,而且工作人员还把贝巴的训练服和球鞋放在那个沙发旁边。“

  给明星球员的休息室也比普通球员条件好,“由于天气太热,来沪第二天下午,球队就马上把明星球员都安排在贵宾室了,因为可以吹到空调。本来那是安排给教练的,但他们马上把这间安排给五六个腕级的球员。”最后郝清还强调贝巴的特立独行,“他整个装扮都非常潮,连运动鞋都像靴子一样。”(搜狐体育 谦卑的心) 来源搜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