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男子游泳的黑铁时代:穆祥雄无奈生不逢时

2012年07月29日04:10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时间:上世纪五十年代

  原因:集体留洋匈牙利

  代表人物:戚烈云、穆祥雄、陈运鹏

  描述:四年间,先后有三位选手五次刷新男子100米蛙泳世界纪录,促进了民间的游泳热。不过由于缺乏国际国内大赛检验,这股热潮很快终止。

  在中国体育的光辉史里,游泳曾经有着浓墨重彩的一笔。这一笔的直接缔造者,属于一位叫穆祥雄的天津人。

  穆祥雄,4岁开始习练游泳,11岁参加比赛便获得冠军。1954年4月,他获得了一个难得的机遇国家决定选派中国游泳队和中国足球队前往匈牙利留学,第一批游泳选手包括穆祥雄和穆祥豪、涂广斌和陈运鹏等人。在当时国家经济恢复、百废待兴的情况下,如此大手笔,说明国家领导人想要摆脱中国体育一穷二白的迫切心情,和体育兴国的美好愿望。“出国训练时,我们的伙食标准相当于匈牙利总理的水平,为我们服务的厨师和园丁都是匈牙利人。大使馆官员们经常拿这些事例教育我们说:国家花这么多钱培养你们,每天要花掉人民多少血汗,你们要珍惜啊,”前中国游泳队总教练陈运鹏回忆。

  难得的机遇,国宝级的待遇,让所有人都格外珍惜这次留学经历。在匈牙利冠军教练沙鲁西(1952年他的队员获得4块奥运游泳金牌)的大运动量训练思路的指引下,中国游泳呈现出惊人的上升势头:

  刚到匈牙利的时候,四位男运动员都游不过人家的奥运会女子冠军,练习了半年后的1954年底匈牙利游泳锦标赛上,穆祥雄赢得了100米蛙泳金牌。随后,他还在中苏邀请赛上战胜了苏联的100米蛙泳世界纪录保持者米那施金。苏联塔斯社称,“中国运动员采用魔法般的潜泳技术取胜”。1956年在上海,穆祥雄在100米蛙泳游出了1分07秒的世界纪录。可惜由于当时的泳池没有获得认证,也没有国际裁判的在场,穆的世界纪录未被认可。

  但这,仅仅是中国游泳的小试身手。1956年9月,两批中国游泳选手学成归国,准备出征12月的澳大利亚墨尔本奥运会。

  当时全国上下都被一种乐观的情绪感染者。全国人民从各地写信给代表团鼓劲加油,尤其是对穆祥雄寄予厚望,这包括他在天津的父亲穆成宽。就连中国代表团团部也认为,男子200米蛙泳金牌是中国的囊中之物。“1955年和1956年,连续两年我的成绩都排世界第一,世界上没人挑战我,”穆祥雄说。在这个项目上,还有他的两个队友戚烈云和徐致祥保驾护航,人才济济。

  然而天有不测风云。中国台北体育代表团先期已经到达墨尔本并举行了升旗仪式的消息传来,中国方面迅速作出一个重大决定:退出本届奥运比赛,以此抗议。

  没想到这一缺席,就是20多年。

  那届奥运会上,日本选手福录高洼以2分34秒7夺得200米蛙泳冠军。同一天,中国体育代表团在上海举行奥运会模拟赛,穆祥雄的成绩是2分33秒1。比奥运冠军快了将近两秒。

  “后来有很多人对我说,你生不逢时啊!如果那次中国参加了奥运会,你拿到了冠军,中国男子游泳奥运金牌零的突破就能提前到1956年;如果你当年3次破世界纪录都能被承认的话,对中国男子游泳和中国体育会有多么大的影响和改变啊……”穆祥雄感叹。

  但是历史不允许这样的假设。穆祥雄的奥运遗憾,只能留到1959年的第一届全运会上弥补。

  “当时国家的体育水平还不行,就男子蛙泳一个项目厉害。不是我夸口,民间有种说法,如果我的100米蛙泳这颗卫星不上去,全运会可能就办不下去了,”穆祥雄回忆。

  这种来自民间的呼声变成了压力,传递给了高层领导。男子100米蛙泳比赛,中央领导甚至不敢在现场观看,一直在门口等着。直到播音员激昂的嗓音响起:来自河北的运动员穆祥雄,以1分11秒1的成绩第三次打破男子蛙泳100米世界纪录。“警卫员才跑到领导跟前汇报:破纪录了!领导才走进来颁奖。

  在那届全运会闭幕式上,周恩来亲手把荣誉奖章戴在穆祥雄胸前,而时任国家体委主任的贺龙则赞道:“古有杨家将,今有穆家军。”

  记住那个时代,上世纪50年代,中国游泳曾经发出的最强音在穆祥雄三破世界纪录前,出生香港的广东蛙王戚云烈在国际节游泳表演赛上以1分11秒6的成绩打破100米蛙泳世界纪录。1960年,另一位好手莫国雄在全国锦标赛游出1分11秒整的佳绩。“当时世界排名前10位的选手中国运动员占5名,在蛙泳项目中我们名列前茅,每年都有六七人进入世界前25名。”陈运鹏说。

  在当时的社会氛围下,破世界纪录大大刺激了民众的民族自豪感和游泳热情。陈运鹏回忆,每到周末都有国家游泳队的测验课,游泳馆被来自四面八方的观众挤得满满当当。至于比赛,更是每场爆满座无虚席。“跟现在刘翔在国内比110米栏的场面差不多。”陈运鹏说。

  与翔迷相比,穆祥雄也拥有强大的“粉丝阵容”。每年夏天,泳池里、河边、湖边、海边,常常挤满了学习蛙泳的人,人们谈论的话题都会自我标榜:“我是标准的穆式蛙泳姿势”。

  值得一提的是,当时中国游泳是典型的阳盛阴衰。因为在当时的观念中,“女同志穿着游泳衣,露出胳膊和腿不雅观。”为此,当时的女子蛙泳全国纪录创造者戴丽华、女子自由泳全国纪录创造者付翠美、女子仰泳全国纪录创造者黄曼翠三个人还在《新体育》上联名发表了一封公开信,号召全国妇女扫除旧思想,积极参加游泳活动。

  中国游泳也获得了崇高的地位。每次国际的比赛,贺龙都要为穆祥雄提供周到的生活保证,告诉他去食堂吃饭,“不用按标准,你想吃什么,就让厨师给你做什么”。而以他为原型的电影《水上春秋》,更是影响了包括80年代末和90年代初期包括“五朵金花”在内的新一代中国游泳选手。

  酷爱游泳的毛泽东更不用说。有一次接见游泳运动员,他提出了“中国的仰泳为什么上不去”这样的专业问题。他本人还是一个积极的游泳实践者。青年时代,他常和学友们到湘江橘子洲游泳。解放以后,他更是在渤海、黄河、珠江、湘江、钱塘江等地游泳。他把在江河湖海中游泳,当作是对大自然的挑战。

  不过,由于被排除在国际泳联和国际奥委会大家庭之外,直到上世纪七八十年代,中国游泳选手一直裹足不前,最好成绩排在世界前20名开外,连参加B组比赛的资格都没有。 来源搜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