憨豆先生:开幕式是个有趣的谜(组图)

2012年07月29日08:18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但当站在未来看现在时,这段历史就不是假设,而是正在发生。当正在发生的事件主人公回首往事时,他的心路历程如何,同样的事件,他沉淀之后,又会是什么看法。
憨豆先生:开幕式是个有趣的谜

  但当站在未来看现在时,这段历史就不是假设,而是正在发生。当正在发生的事件主人公回首往事时,他的心路历程如何,同样的事件,他沉淀之后,又会是什么看法。

  这就是我们这份写给未来回忆录的初衷,我们虚拟出伦敦奥运会期间,每一天有一位重点媒体人物,他在未来回首今日自己的陈述。他在记忆中这一天发生的景象和我们看到的有何不同?这一天对他的未来有了怎样的影响?

  如果说这是意淫的想象,我们欣然接受并前往,想象都有了,梦想还远吗?如果说这是痴人梦呓,在五环旗这片天空下,让我们把梦做完。

  身边的手机在不断响着,是接还是不接?这是导演博伊尔来的电话,这是该死的奥组委官员来的电话,哦,这是泰晤士报的伊特,他可是个出了名的狡猾的狐狸……

  这是2012年7月28日零点,伦敦奥运会开幕式刚刚结束,演员还没有退场。我躲在自己心爱的minicoper汽车里慌张地看着窗外人群涌动。“他们是来抓我的吗?”

  两个半小时,准确地说,是两个小时27分钟前,我还是一名在伦敦奥运会开幕式现场上表演时间最长的演出嘉宾,那4分57秒的演出,我将演给全世界几十亿人看,即将要成为最红最夯的幽默大师,从此,我的名字将挂在博物馆的展览室里,挂在影评人、历史学家、小萝莉、小文青的嘴边梦中,人类最伟大的喜剧大师“憨豆先生”。

  “但一切都因为那个屁要终结了……”想起在开幕式演出结尾的那个“屁”,我猜导演博伊尔正在慌张地问助理,直播的时候有没处理掉?那个狡猾的伊特,已经准备好标题《憨豆,这轱辘能掐了别播吗?》

  一

  果然,当我打开车上收音机的时候,BBC的广播里正在重复播着的这个屁,他们居然是像播运动员冲刺时的高速摄影机慢镜头一样,用1/124秒的速度来播这个屁。

  “哦,糗透了……”我懊恼到了极致。

  没想到,导演博伊尔这时已经冲到了我的车前。“罗温,罗温……”,博伊尔拍打着车窗。

  我只好尴尬地挤出一个笑,拉开了车门。“嗨,博伊尔,嗯,那个,我,确实……”我正在想词来既文明又能适当表达歉意又能迅速脱身。

  “哦,myladygaga,你真是天才……”博伊尔不由分说便把他的那块谢顶头凑到了我的脸前。“憨豆老师,不,憨豆大师,不,憨豆天神,你真是神来一"屁"啊,现在观众都疯了,电视收视率爆表……我已经接到了无数的祝福电话,都说我们设计的这个桥段太有创意了,哦你真是国宝级人民艺术家……”

  “啊……”我能感觉自己有些僵住了,眼睛左右左右像雨刷器一样扫了扫,发现周围全是粉丝状的崇拜眼神。

  哇哦,里面有影评人,有历史学家、有小萝莉、有小文青,也有那个狡猾的伊特,不过他现在像只雪纳瑞一样,眼巴巴地看着我,眼神中传递出来的就是“求求你,给我个专访吧。”

  二

  到了新闻发布会现场,我已经知道我火了。

  来自世界各地的叫好声不绝于耳。各国媒体都不约而同来称赞我的演出,但重点是那个“屁”。“这是一个发生在奥运会开幕式这种重大场合上、最可爱的一个”屁“,典型的英国式或者说憨豆式幽默,让整个开幕式的气氛变得其乐融融。《中国新闻网》

  你问我为什么要选择中国媒体的声音,因为我们这届奥运会是在巨大压力下举行的,4年前的北京奥运会已经做到了一个极致,所以很多人会拿北京来和伦敦比,对手的赞扬才是最真实的。当然我更喜欢中国媒体的原因是因为他们确实懂艺术,你瞧这句“任你千军万马的整齐划一,也抵不住一个憨豆先生的一个屁。《新京报》”

  新闻发布会现场火药味也很足。美国记者:“请问当时这个伟大的屁是不是借鉴了好莱坞电影里的一些桥段?”几个炙热的电视照明灯烤得我椅背很热,但我一贯对镜头不慌张。“你们的喜剧离开了大吵大叫,亲朋话痨还有东西吗?我们大英帝国怎么会借鉴毫无气质的东西。”俄国记者抢着问“这个完美的表演是不是我们俄国著名戏剧表演理论大师斯坦尼斯拉夫斯基的《演员的自我修养》中所描述的那样:从内到外再到内,多层次的表演。”

  我不喜欢俄国,所以我想了想说“纠正你一点,多看点书,"从内到外再到内",是一位香港演员转述《演员的自我修养》的读后感,虽然贵国的富豪拯救了我们伟大的英超,但说钱,你们有,说幽默,这个真没有……”。

  香港记者听我提到了香港,就问我想对香港说些什么?

  哇,香港,是史蒂芬周先生的故里啊……

  三

  “憨豆屁”成了一种流行风潮,奥运会没多久,就有人来谈要取得“憨豆屁”的电视改编权和电影改编权,有的画家画了我在奥运会开幕式上的抽象画,卖出了几百万美金。我担任了全世界10多家艺术院校的客座教授,我到处演讲。几年后,它成为世界非物质文化遗产。

  2032年,奥运再一次回到了亚洲。这是中国第二次举办奥运会,香港、澳门、台北三地联办。

  他们的组委会找到了我,据说是那位在伦敦奥运会后新闻发布会上的香港记者先生牵线的。我拒绝了,但当他们提出他们的方案时,我有些心动。

  这么多年之后,回想起和史蒂芬周先生的那次表演,我仍然十分激动。

  开幕式的奥运圣火通过连接三地的海底高速专线,传到了在海底3700米的神堂沟体育场。而谁也没有想到的是,点火人是一位70岁的老人,他并不是职业运动员,他的运动生涯也只限在电影中。他在电影中多次模仿了著名的武术运动员李小龙先生,可惜的是这位超级明星并没有等到武术进奥运会的那一天。这届奥运会,武术已经成了奥运会项目的第四大项。他就是史蒂芬周,中国人叫他周星驰。

  史蒂芬坚持要求我也出场,哪怕像甲壳虫乐队在伦敦奥运会结尾唱 “jude”一样,我拒绝了,憨豆只是一个“30岁”上下的英国人,而我早已不是。我反问周,现在让你演韦小宝,你会演吗?他懂我的意思。

  我们没有任何理由不成为朋友。但有一个秘密他问过我多次,我一直没有告诉他。

  他想知道,在2012年当时落后的科技条件下,没有团队协作,我是怎么保证“憨豆屁”在那个准确的时间发出准确的音量呢?是靠内家功夫还是靠药物控制?

  我只跟他说“这是一种缘分”,我没说实话。

  四

  10岁那年,我悄悄爬进父亲那辆我着迷已久的汽车,像指挥家一样指挥雨刷器左右摇摆,结果搞砸了车子的电瓶。

  16岁那年,我无意中听到了父亲的叹气,“几个孩子都不错,只是罗温有点麻烦……”

  18岁那年,我准备考大学,父亲问我将来想成为什么样的人?我想了半天说“想开跑车”,看着大家的眼神,我明白又砸了。

  我顺从听了家人学了电气工程,然后又考上了牛津的硕士,最后取得了电机工程博士学位。但搞砸的人生仍在继续。

  我发现,书本是传染病的重要来源之一,尤其是图书馆的书,平均细菌指数甚至超过了厕所的拖布,于是我发明了一架“洗书机”,一本书只需要30秒,就可以经过浸泡、漂洗,脱水、烘干。还有自动排列功能,将一堆书放进去洗,它会按照名称的字母自动排序然后码齐了。这个发明将我所学电气工程、电机工程所有高精尖技术都用上,我想大英图书馆肯定会出个好价钱买下这台机器。

  结果,全英国对这项将改变人类图书传染病史的伟大发明视而不见。一个唐人街的香港人用100英镑买走了我的“发明”,20年后,我的“洗书机”在中国大街小巷到处可见,他们给它起了个更好的名字“自动麻将桌”。

  我像报复一样利用休闲时间学了戏剧,我喜欢在戏中,不愿意醒来,醒来就要面对这个世界的残酷。

  直到伦敦奥运开幕式前,我竟然在表演的志愿者队伍里看到了那位买我“洗书机”的香港人,他竟然已经成了奥运主火炬创意工作人员。我惊讶于他的改变,他告诉我说,是一位香港喜剧演员的一句话改变了他的人生,“做人没有梦想,和咸鱼有什么分别”,这个演员叫史蒂芬周周星驰。

  香港人问我“吃了吗?”我直到多年之后,才知道这不过是中国人的一句打招呼的话。

  但当时,已经候场4个多小时的我真有点饿了。香港人像变魔术一样从怀里掏出一包黑乎乎的东西、闻起来像它的名字一样“臭豆腐”。或许是饿极了,或许是难以拒绝热情,或许是对紧张候场的一种舒缓。我一连吃了7块。

  这就是我的幸运链条,如果我不吃臭豆腐,就不会肚子里有胀气,如果肚子里没有胀气,就不会有那个恰当时机恰当场合的屁。如果任何一环消失,都不会有今天的我和那么多人眼中奥运开幕式经典。

  我成功了,有钱了。我终于不用在乎所有人的目光,我买了我最爱的赛车,我终于有机会成为一名赛车运动员,我终于不用在“憨豆”的身份中躲避这一切,可到我终于开着赛车去追逐风的速度时,我才发现,我老了,这项运动早已不适合我,史蒂芬周也一样,当武术终于进入奥运会项目的那天,他兴奋地找出了当年他出演《功夫》时的戏装,却发现早已穿不上,六块腹肌变成了一块地瓜皮。

  那一夜,我们都哭了。

  本报记者 刘斌

  《我是憨豆罗温·艾金森回忆录》作 者:罗温·艾金森代 笔:刘斌出版发行:山西晚报社伦敦奥运报道组封面设计:周云开 本:710*10001/16字 数:315千字版 次:2042年7月第一版 定 价:56英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