易思玲感觉自己像一个明星 不会考虑进入娱乐圈

2012年07月29日09:05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一年多没有回家了,回国最想做的事情是见爸妈,金牌就是给爸妈最好的礼物。”

  谈到家、谈到父母,易思玲恢复了小孩子的模样

  时隔8年,历史在此刻重合。

  2012年、2004年,中国队两个“菜鸟”分别夺得伦敦奥运会、雅典奥运会首金。

  易思玲、杜丽,两个漂亮小姑娘一下子变得举世瞩目。

  2012:易思玲

  伦敦奥运会女子10米气步枪决赛昨天在皇家炮团军营结束。中国选手易思玲以总成绩502.9环的成绩夺得本届奥运会首枚金牌,而且枪枪不离10环,领先波兰老将波加卡0.7环。另一位小将喻丹以501.5环的成绩摘得铜牌。上届冠军卡特琳娜·埃蒙斯只获得第四名。

  2004:杜丽

  雅典奥运会女子10米气步枪比赛,中国派出赵颖慧和杜丽作为双保险,结果杜丽一鸣惊人夺得冠军。2008年北京奥运会,杜丽寻求卫冕,却在决赛中发挥失常与奖牌无缘。我国另一位选手赵颖慧在资格赛中发挥失常仅列第37位,未晋级决赛。

  决胜时刻第八枪逆转

  北京时间昨天下午预赛开始后,两位中国姑娘一直发挥稳定。40枪之后,波兰名将波加卡以399环的成绩暂时排名第一,易思玲和喻丹分列二、四名,一同进入决赛。

  决赛第一枪,波加卡和易思玲就同时打出10.8环,令现场氛围陡然升温。接下来数枪,两人各有发挥,但即便是波加卡在第六枪仅仅打出9.9环,她也一直保持着微弱的领先优势。转折在第八枪出现:易思玲10.7环,波加卡只有9.7环!易思玲由此实现逆转,并在最后两枪中冷静地守住了优势,最终以502.9环夺冠。喻丹以501.5环的成绩摘取铜牌。

  “杜丽姐还是杜丽姐,她依然是我的偶像”

  还剩最后一枪,总成绩榜上,还领先波兰名将波加卡一环。

  只见易思玲调整了一下呼吸,举枪、射击

  10.5环,金牌到手。

  看台上按捺不住激动情绪的中国观众已经开始悄悄鼓掌,而此时还有部分运动员没有完成最后一枪。

  终于……比赛完全结束,现场欢声雷动。中国人、外国人,大家一起为伦敦奥运首金的诞生而欢呼,一起为易思玲欢呼……

  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与国际射联主席拉纳坐在一起观看了比赛,在前面坐着的是中国代表团团长、国家体育总局局长刘鹏等。

  易思玲夺冠后,拉纳率先站起来,带头鼓掌,祝贺首项比赛顺利完成、祝贺中国易思玲夺冠,同时感谢现场的观众、记者对于比赛的关注。

  接着,刘鹏转过身来,与罗格、拉纳握手致意,罗格礼节性地表示祝贺,拉纳则一脸兴奋,热情也感染了旁边的人。

  此时的易思玲在举枪接受现场观众的祝贺后,情绪有点激动了,眼泪也慢慢地涌出了眼眶

  这是甜蜜的泪水。夺取奥运会金牌之后,她已经完成了奥运会、世锦赛、世界杯总决赛、亚运会、全运会的大满贯。

  “不容易啊,真的很不容易。”稳定情绪之后,易思玲破涕为笑,她说,“我说了你们可能都不相信,我觉得最紧张的阶段不是现在,而是在国内打选拔赛的时候。当时我经常一宿一宿睡不着觉,就是瞪大眼睛盯着房间的天花板看,脑子里乱得很。现在到了伦敦,我什么事儿也没有,天天睡到自然醒。”

  能够熬过最艰难的时间,取得今天的成功,易思玲说自己最感谢自己的父母,“在我最难受的时候,我爸妈告诉我,别有什么压力,只要有机会参加奥运会就好,这种经历本身就是一笔宝贵的财富。没有爸妈鼓励和支持,就没有我的今天。”

  颁奖典礼之后,易思玲笑靥如花,她说自己从第一发到最后一发都非常紧张,不知道其他选手在做什么,因此也并没有受到他们的影响,她都不知道在决赛第八枪之后完成了反超,“我突然觉得口渴,就去喝了口水。”

  值得一提的是,易思玲的杯子是红色的,她自己都说“这是中国红,是幸运杯”,“现在想想,可能隐含着中国代表团取得开门红的意思吧,哈哈,这可是我自己想的,你们别写啊。”

  2004年雅典奥运会,首次参加奥运会的杜丽取得了这个项目的金牌;2008年北京奥运会,杜丽丢掉了这枚金牌;2012年伦敦奥运会,这枚“奥运首金”又回到了中国代表团手中,只是冠军变成了同样是首次参加奥运会的易思玲。

  提起师姐杜丽,易思玲赛后这样说:“杜丽姐还是杜丽姐,她依然是我的偶像。她的冷静、她的霸气,都值得我继续学习。”

  夺取奥运冠军意味着什么?

  易思玲自己的回答是:“意味着我成熟了,真正长大了。”

  在赛后的新闻发布会上,一位外国记者意味深长地询问易思玲:“听说你们每天都要训练很长时间,有时会长达五六个小时。”易思玲很淡然地说:“没有这回事情,我平均就训练一两个小时,剩余的时间就是玩啊,别的女孩子喜欢的事情我都喜欢,我没觉得自己有什么不一样。”

  立体人生

  活泼快枪手 差点去打工

  出生于1989年的易思玲原名易夏红,易思玲是自己改的名字,父母都是下岗工人,开小饭馆维生。2004年,易思玲上了省体校。到省体校后,花费就大了,一套射击服就要四五千元,加上食宿费、训练费、买子弹的费用,对于开小饭馆的易泽军夫妇来说,真的有点吃不消。家里一次拿了3万元给思玲,可没过几个月就没了。

  2006年,考虑到家里的经济压力,易思玲准备放弃射击出去打工。“射击是个贵族项目,当初开始训练的时候,装备、训练服、甚至子弹都得自己买,压力太大。”她说,这是她生命中最为幽暗的时光,走投无路之际,幸运女神向她抛出了橄榄枝就在这一年,广东省珠海射击队派专人登门求贤,力邀易思玲去广东发展,承诺日后训练包括食宿在内的所有费用均无需家人负担。对方的诚意最终打动了易泽军一家,就这样把易思玲“挖”走了。

  赛场之外,易思玲不怎么像个射击运动员爱笑、爱动、爱美、爱说话、喜形于色、好交朋友。

  赛场上,出枪快是易思玲的特点,而且快得让看台上的记者都受不了。别的选手还在瞄准,她却早已开枪,基本上每次都是第一个击发。易思玲说:“在平时的训练或比赛中我都是这样,瞄久了反而打不好。” 来源新文化网-新文化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