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枪手在奥运慢抠扳机 把理想命运交给最后一枪

2012年07月29日13:09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但是,到省体校后花费猛增,一套射击服就要四五千元,加上食宿费、训练费、买子弹的费用等,对于开小饭馆的易泽军夫妇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家里一次拿了3万元钱给思玲,可过了几个月就没了。2006年,考虑到家里的经济压力,易思玲准备放弃射击出来打工 。“射击是个贵族项目,当初开始训练的时候,装备、训练服、甚至子弹都得自己买,压力太大。”她说。这段时间,是易思玲生命中最为幽暗的时光,走投无路之际,幸运女神向她伸出了橄榄枝就在这一年,广东省珠海射击队派专人登门求贤,力邀易思玲去广东发展,并承诺所有费用均无需家人负担。对方的诚意最终打动了易泽军一家人,就这样,易思玲被广东省珠海射击队“挖”走。2008年底,她进入国家队,并在当年夺得全国锦标赛冠军。

  此后三年,易思玲四处征战,几乎夺下了奥运会之外的所有冠军。2009年,易思玲以黑马姿态在全运会上击败杜丽获得女子10米气步枪冠军;2010年慕尼黑世锦赛上又一举夺冠 ,并刷新世界纪录,成为世人瞩目的焦点;2010年亚运会,在家门口广州作战的易思玲在一小时内夺得了女子10米气步枪个人和团体两枚金牌。

  活泼外向的枪手

  由于射击的特殊性 ,教练选材时经常会选一些性格沉稳的队员,但是,易思玲却爱笑、爱动、爱美、爱说话、好交朋友,这和射击项目似乎有不小的冲突。

  “是啊,我的性格从小就是这样的,很活泼,很外向。”易思玲说。

  只有上了赛场 ,易思玲才会表现出极致的冷静与专注,显出“大将”风度。“射击这个项目最锻炼人的就是瞬间的转化能力,所以对自己情绪的把控能力必须很强。我一上场 ,就会告诉自己要静下来沉下来,有时候会想象一下平静的海边湖面,就很快进入到那种平和的状态当中了。”易思玲还特意强调,“我训练比赛的时候,真的很乖很乖的。”

  出枪快是易思玲最大的特点。全运会上,无论是资格赛还是决赛,易思玲总表现出一种“急性子”,别的选手还在瞄准,她却早已开枪,基本上每次都是第一个击发,状态也好得惊人 ,10发子弹均在10环以上。易思玲说:“在平时的训练或比赛中我都是这样,瞄久了反而打不好。”

  做个真正的自己

  经过奥运周期大赛以及两阶段队内选拔赛的考核,国家射击队的奥运阵容3月中旬悉数揭晓。女子10米气步枪项目,易思玲携手喻丹脱颖而出,老将武柳希、奥运冠军杜丽遗憾落选。伦敦奥运,中国队派出了两位“零奥运经验”的新人角逐首金。

  “我感觉选拔赛的竞争比奥运会还要激烈……”回顾入围历程,长相甜美的易思玲落泪了,“当时太想参加奥运会了,晚上都睡不着。”或是因为奥运席位触手可及,她在第2阶段选拔赛首场较量中仅列第4,晋级前景堪忧。

  关键时刻,父亲易泽军的长途电话让小姑娘想通了,“爸爸告诉我,你就是因为太在意了。你就当做无所谓,无所谓中但是又有所谓。不要总想着要去打奥运会,要把心态放好,哪怕你没有打好,你也是最棒的。”自认为“生命力顽强”的易思玲就此放下了包袱,在随后的奥运测试赛和两站世界杯中均跻身三甲,把握住了一张奥运入场券。

  不过,还有一个困扰她的问题,那就是一直生活在偶像杜丽的阴影之下。而对于外界对她“小杜丽”的称呼,她一方面感到荣幸,因为这是对她实力的认可,另一方面又有些纠结,“我的成绩还不能跟杜丽姐比,做好我应该做的才最重要。小杜丽只是一个说法而已,我只希望做最真实的自己。”而随着在伦敦奥运会上夺得首金,相信“小杜丽”的绰号也会随之远去,取而代之的则是“易思玲”。来源半岛网-半岛都市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