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年路伦敦奥运申办很艰难(组图)

2012年07月30日02:18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布莱尔拍板申办奥运会
七年路伦敦奥运申办很艰难
七年路伦敦奥运申办很艰难
布莱尔拍板申办奥运会

  在伦敦奥运会大幕开启的时候,许多人注定将会被历史铭记。英国前首相布莱尔,是这段旅程中至关重要的一位,没有他对申奥的最终拍板,就没有伦敦奥运会。不过,这样一个重大的决定却源于一次花园里的争执。那天,在唐宁街花园里,布莱尔很坦诚地向时任体育事务大臣特莎·乔韦尔表达了不想申奥的原因,因为他害怕会落败,更糟的是被法国击败。而这位女体育部长却给了布莱尔直言不讳的责备,她对布莱尔说,“真没想到,我以为你会做好冒点风险的准备。当然我们有可能失利,但至少应该有勇气试一试。” 正是这句话激起了布莱尔的斗志,最终拍板申奥的。

  不只布莱尔,当时英国内阁中的大部分人对申奥的态度也是模棱两可的,其中反对声音最大的是财政部。用布莱尔的话说就是,英国人对这一类“形式庞大、费钱而又可能难以掌握的东西总有一点神经质”。当时,角逐主办权的还有巴黎、马德里、纽约和莫斯科四个城市,被称为是有史以来最豪华的申办阵容,或许,与巴黎的同台竞争,也让英国人心里有种说不清楚的感受。布莱尔告诉央视财经频道记者,英国人和法国人之间那种独特的竞争关系已经延续了几百年, 所以伦敦和巴黎之间的输赢总是会有些不同。

  终于,在2003年年中,布莱尔成立了第一个申办团队。但在2004年,伦敦奥组委的申办主题“奥林匹克博物馆”根本无法吸引国际奥委会评审团的注意,加上时任奥申委主席的芭芭拉·卡萨尼在体育场馆建设上的无能表现,使得田径锦标赛的主办权也落入申奥劲敌法国的手中,连英国女王也出面严厉批评芭芭拉·卡萨尼“不懂体育政策”。伦敦在当时五个申办城市中排名一直靠后,民众的支持率也是只有20%。如何摆脱这沮丧的局面?集体坛名宿、成功商人和政治家角色于一身的塞巴斯蒂安·科进入了布莱尔的视线。2004年5月,他被任命为新的奥申委主席。

  塞巴斯蒂安·科为胜选增添筹码

  如果说布莱尔是打响申奥发令枪的那个人,那么塞巴斯蒂安·科就是那个冲出起跑线的人,并且一跑就是7年。上台8个月内,塞巴斯蒂安·科挑选的150人团队,彻底改变了伦敦的申办纲领,重点突出伦敦的国际都市形象和深厚体育文化传统,而对伦敦的弱点,诸如公共交通和体育场馆建设计划避而不谈。特别是他敏感地捕抓住,现代奥运在2004年回归希腊的百年之后,奥运精神如何向年轻一代传播的脉搏,宣扬伦敦这个古老都市,将通过奥运会来激励年轻人的理念,与国际奥委会一直推崇的体育精神不谋而合。塞巴斯蒂安·科同时承诺,英国政府将投入10亿英镑来促进年轻一代的体育活动,为伦敦的胜选增添了筹码。

  终于,到了揭晓答案的这一天2005年7月6号。因为要赶赴在苏格兰召开的八国峰会,布莱尔提前离开了新加坡,重任完全落到了塞巴斯蒂安·科的身上。塞巴斯蒂安·科声情并茂的陈述,给全场留下了很深的印象。国际奥委会委员海博格后来表示,很多被伦敦陈述打动的委员,是用心而不是用脑去投的票。第一轮,莫斯科出局,然后,纽约出局。紧接着,马德里也被淘汰。最后是伦敦与巴黎的对决。当国际奥委会主席罗格宣布伦敦获胜的时候,全英国都沸腾了。

  金融风暴前来搅局

  就在英国人还沉浸在申奥成功的狂欢之中的时候,第二天清晨,悲剧发生了。伦敦公交车和地铁发生4起自杀式炸弹袭击,导致700多人受伤、52人死亡。这无疑是对伦敦奥运筹备的一次重大打击,伦敦奥运是否安全,成了人们聚焦的话题。然而,更艰巨的挑战还在后面,从伦敦奥申委主席转换为奥组委主席的萨巴斯蒂安·科的首要任务,就是将伦敦以东斯特拉特福周围地区进行改造,先后建了一座总面积160公顷的伦敦奥林匹克公园、主体育场“伦敦碗”、水上运动中心、篮球馆等7个场馆以及规模庞大的奥运村。如此一来,总预算从最初的24亿英镑追加至93亿英镑。而安保支出成为另一个大头,共超过了10亿英镑。踌躇满志的塞巴斯蒂安·科怎么也不会料到,就在这场奥运长跑赛程过半的时候,居然赶上了席卷全球的金融风暴。2008年下半年,英国经济一度陷入负增长,失业率也屡创新高。10月,伦敦奥运筹建局对外承认:预算10多亿英镑的奥运村工程出现了2.5亿英镑左右的巨大资金缺口;另一预算4亿英镑的媒体中心也面临招商引资的难题。紧接着,发端于希腊的欧洲主权债务危机,点燃了整个欧洲的债务风暴。英国虽然不是欧元区国家,但由于与欧洲各国的贸易占其总量的60%,所以也没能幸免于难。

  伦敦奥组委开源节流

  于是,省钱就成了伦敦奥运的第一要务。不仅有4项临时场馆的修建计划被取消,新建的14个场馆中,有8座都是临时建筑。就连伦敦奥运主体育场的“伦敦碗”,从开工就赶上金融危机后,英国人就没想过要以恢弘壮丽取胜。伦敦奥组委还专门组织了一个独立的融资委员会,通过拉赞助、电视转播和特许商品经营等来筹措资金。一边开源节流,一边抚慰民心,是伦敦奥组委这七年里一直在做的工作。然而,倒计时一周年刚过的2011年8月9日,伦敦的安保再次拉响警报。由一名青年被警察射杀为导火索,英国爆发了一场绵延多个城市的打、砸、抢大骚乱。为了打消对伦敦奥运安保的顾虑,伦敦市长鲍里斯·约翰逊派遣出约1万3500名军人参与伦敦奥运安保工作,此外,包括军舰、军用飞机、军营等在内的部分军事资源也可以随时调用,甚至还部署了地对空导弹保护伦敦奥运会。很多机构开始计算,伦敦奥运的预算早已超出93亿英镑。人们不禁怀疑,英国是否有财力为安保开出更大的支票?塞巴斯蒂安·科回击说,2006年再开发的预算定为93亿英镑,同时为突发事件预留了5亿英镑的资金,尽管全球经济衰退产生了深远影响,但是伦敦奥组委依然实现了预期的预算。

  英国期待奥运“反哺”

  历史上,英国曾两次在现代奥运面临危机时“挺身而出”。如今,在欧债危机下徘徊不前的英国经济正热切期待奥运的“反哺”。就好像英国女王登基60周年庆典那样,英国政府再次期待当全世界的目光再次聚焦“伦敦碗”的时候,投资和旅游也能为英国带来饭碗。英国旅游局预计,2012年将给伦敦带来高达160亿英镑的旅游收入和25万个全职工作岗位。英国最大的零售银行劳埃德银行预计,到2017年,英国将收获奥运会165亿英镑的贡献。

  (CCTV财经频道环球财经连线供本报专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