仲满的“仲夏夜”之梦 奥运击剑生涯戏剧性十足

2012年07月30日07:04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在英国剧作家莎士比亚的故乡,男佩卫冕冠军仲满在这个夏天的奥运之旅恍如一梦。

  回想四年前,25岁的仲满也做了个梦,那个梦如此绚烂、如此美丽。

  随着王海滨领衔的“三剑客”辉煌时代远去,仲满在北京奥运会横空出世,为中国赢得了奥运会历史上第一枚男子击剑金牌,自栾菊杰在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夺金后,再度创造了历史。

  四年过去了,那个造梦的人来到伦敦只为身披国旗,再一圆自己的奥运梦。

  与那个流光溢彩的梦不同,伦敦的“仲夏夜”之梦多了一分淡然和从容。正如仲满自己所说:“以现在的实力要想冲冠几乎不太可能,能来奥运会我已经很满足了。这次更多的可能是去体会过程,享受比赛,赢一场赚一场,因此心态也会更放松些。”

  首战过后,仲满成为了中国男佩的“独苗”。个人排名最高的刘晓以9:15不敌意大利人奥基伍兹,和谭雪结为“剑坛伉俪”的男佩选手王敬之也刚一亮相就被赛会8号种子、韩国好手元宇宁以15:6击败。

  “最后一击”绝杀金政焕,仲满将自己的梦延续到了16强。站在如梦如幻的剑道上,面对那个最后的冠军5号种子匈牙利人西拉吉,手持心爱宝剑的仲满战到最后一刻,战到脚趾受伤倒地喷药,痛苦的表情怎忍心让人联想起四年前那个仰天长啸的潇洒剑客。

  也许仲满自己的“仲夏夜之梦”并非喜剧收尾,但与原著相同,这是一个充满了为了幸福而斗争的过程。人生如戏,而赛场亦如人生,其过程并非痛苦,也许正是莎士比亚想要在这个剧里表现出的有着快乐意味的戏剧性内涵。

  昨日,连续三届花剑个人奥运金牌得主韦扎利梦断伦敦的故事告诉我们,不完美的梦更显真实。仲满的“仲夏夜”半梦半醒,几天后的男佩团体还可以一冲,但美丽的人生梦还要一直用心编织下去。

  “奥运会结束后,可能会抽出小半年的时间调整一下陪陪家人吧,毕竟这些年亏欠他们的很多,”仲满说,“感谢妻子、感谢所有的家人,他们很不容易,打算带他们出去旅游放松放松。” 来源新华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