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述:中国举重很尴尬 伦敦奥运再曝兴奋剂丑闻

2012年07月30日09:13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新华社伦敦7月29日奥运专电(记者刘卫宏、汪涌)伦敦奥运会貌似一开赛就兴奋起来了,三天之内刷刷刷地刷新了6项世界纪录,29日当天就改写3项。中国军团获得2金4银,但是难掩举重项目的尴尬。

  当天打破的三项世界纪录,有两项来自游泳赛场此前也打破世界纪录的叶诗文等人大叹这个池子“水太冷”,看来速度奇快的泳将们是冷得急于上岸。在女子100米蝶泳决赛中,美国选手沃尔默游出55秒98的惊人成绩,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在此项目游进56秒的人。在男子100米蛙泳决赛中,南非选手范德伯格以58秒46的世界新纪录夺冠。这也是南非的首枚男子游泳个人项目奥运金牌。

  来自哈萨克斯坦的祖尔菲娅,在女子举重53公斤级比赛中,把挺举世界纪录改写为131公斤,并获得总成绩冠军。这名“国际交流选手”,出生在中国的湖南。

  29日,伦敦奥运会共决出14块金牌。中国代表团获得2金4银后,以6金4银2铜的成绩排在金牌榜第一。

  中国军团夺取金牌的是女子双人3米板的吴敏霞/何礀、女子10米气手枪的郭文珺。获得银牌的运动员分别是女子100米蝶泳的陆滢、女子飞碟双向的魏宁、女子射箭团体的程明、方玉婷、徐晶,以及男子56公斤级举重的吴景彪。

  吴景彪在中国队“必保”的级别败给B组第一名,让举重队多少有点尴尬。而更尴尬的事情在于,被安排到B组参加女子53公斤级比赛的周俊,连续三次试举失败,以没有成绩的成绩结束比赛,创造中国女子举重最惨痛的历史纪录。

  对于在北京夺得8块金牌的中国举重来说,在伦敦完成金牌“保三争四”的任务已需格外努力。而扑朔迷离的周俊“参赛始末”,或许更应进行反思。

  29日比赛结束后,已有30个代表团获得奖牌,其中14个代表团有金牌进账。法国选手当天在游泳赛场独得2金,美国则舀下2块跟“纪录”沾边的金牌。除了沃尔默,老将罗德在女子飞碟双向打出的99中,平了世界纪录、破了奥运记录。

  伦敦奥运会开幕两天都有明星代表团和“杯具”代表团。依靠在重竞技赛场的出色表现,朝鲜成为29日的“明星”。在女子柔道52公斤级比赛中,32岁的老将安琴爱夺得金牌;在男子56公斤级举重比赛中,在一般认为水平更低的B组,严润哲总成绩超过A组的吴景彪,夺冠之后狂喜不已。

  日本比较“杯具”,因为他们的“国技”柔道。8年前在雅典,日本夺得14块柔道金牌中的8块;4年前在北京,他们的金牌缩水一半;这次在伦敦,他们踌躇满志地希望打个翻身仗,一群星光熠熠的高手呼啸而来。结果开赛两天之后,日本柔道只在4个级别舀到1银1铜,尤其是具有项目统治水平的福见友子、中村美里,都未能舀到赛前被视作囊中之物的金牌。此外,“蛙王”北岛康介在29日的男子100米蛙泳决赛中仅列第五,三连冠的梦想破裂后,日本代表团“吹尽黄沙不见金”。

  值得一提的是,韩国射箭队丢掉男团金牌后,终于舀下女团金牌,结果韩国队总教练张永述赛后接受记者采访时热泪盈眶。看来,把奥运金牌看得很重、压力很大的,绝不仅仅是少数代表团。

  在当天进行的其他比赛中,西班牙男足国奥队以0:1输给洪都拉斯队,加上之前以相同比分输给日本队,已在小组赛中被提前淘汰。此外,中国男篮以81:97输给世界冠军西班牙队,中国女曲以4:0战胜韩国队,李娜/张帅在网球女双中轻松闯进下一轮。

  29日,国际奥委会证实,乌兹别克斯坦体操运动员路易扎·加柳里娜药检未过关,被临时禁赛。这是伦敦奥运会开幕以来的第二例兴奋剂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