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景彪鞠躬道歉朴泰桓失声痛哭 银牌不是失败者

2012年07月31日15:39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7月28日男子400米自由泳决赛,孙杨以近2秒的优势超越朴泰桓夺得金牌。结束比赛后,朴泰桓陷入记者重围。有韩国记者问,“那你能看开今天发生的事情吗?”“你对今天的比赛是不是准备了很久?这样的结果不感到委屈吗?”面对韩国记者的一连串追问,朴泰桓哽咽着说:“我很难过。明天接受采访不行吗?”

  7月29日,中国选手吴景彪在伦敦奥运会男子56公斤级决赛中发挥失常,获得银牌。失去金牌的吴景彪赛后向记者们鞠躬“致歉”:“我有愧于祖国,有愧于中国举重队,有愧于所有关心我的人,对不起大家!”吴景彪的泪水倾泻而出。

  金牌情结可悲更可憎

  问大家一个问题:如果有一天你可以成为世界第二,你会觉得自己在犯罪吗?可以肯定,至少你不会像朴泰桓那样抹泪,也不会像吴景彪那样痛苦地砸着地面、放声痛哭,还得深深鞠躬着说:“没能夺冠,我对不起大家!”

  我们能够理解他们的痛苦,毕竟奥运会四年一届,屈居亚军,心里不好受,这完全可以理解。

  但是,国人并不理解为什么吴景彪要道歉。拿到银牌,他仍然为中国体育作出了贡献,他并没有伤害任何中国人。与之相反,国人本该为他送上掌声。

  承认吧。不应该是吴景彪来道歉,而应该是很多中国人、中国媒体、中国机构来向他道歉。如果不是因为中国国民多年来那种只许第一不许第二的金牌情结,如果不是因为各个媒体、赞助商给金牌得主和银牌得主的待遇截然不同,如果不是因为早在赛前就有太多人、太多媒体早早把这枚金牌记在中国账下……那么,吴景彪不会如此失态,不会如此痛苦。

  我们是否应该反思:这根本就是一种病态?在这次奥运会,这两个获得银牌的选手再次让人感受到这种病态的金牌情结的可怕、可悲甚至是可憎。

  此刻,我们要做的不是去抨击吴景彪或者朴泰桓的失败,甚至,你都不需要去安慰他们四年后再来。我们应该给他们送去掌声,并真心的说一句:“你已经很出色了,银牌也很伟大!”

  (华声在线)

  割除“金牌至上”毒瘤

  吴景彪的“有愧于大家”并非随口而说,这样的理解和表述与中国竞技体育的背景和氛围是有很大关系。细心的读者会留意这样的报道,易思玲在射击项目中夺得首金之后,中国队总教头王义夫说:“领导要求我们首战必胜,按照领导的指导精神,今天我们完成了首战任务。”

  在这样的背景下,运动员能没有压力吗?失掉金牌能平心静气吗?辜负了领导的期望,能不自责吗?竞技体育与企业生产不一样,竞技场上充满了意外和变数。努力争创佳绩是对的,然而下必夺令、分配夺金任务的做法又是与奥林匹克精神有违的。其实,网友们的话非常到位,“尽力就好”,只是知易行难啊。

  割除“金牌至上”的毒瘤,首先应从体育管理部门做起。每逢奥运会、亚运会等大赛,大部分参赛国家和地区都能坦率透露夺金指标,唯有中国军团遮遮掩掩。看似“不重金牌”,实则是对金牌得失太过介意。要想运动员少些压力,还得管理者给他们“松绑”。 来源大河网-大河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