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操男队卫冕成新钻石一代 陈一冰:我们有实力

2012年08月01日08:36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决赛前的更衣室里,面对有些沉闷的队友,队长陈一冰挥起拳头,“咚”地一声砸在墙上,大喊一声:“信我!我们最有实力,谁都不要怕!”

  “2008年是钻石一代,和老大哥比我们只能算是烂土豆、茄子一代,但钻石一代比到最后都做不到没有一个失误,我们却做到了。”冯喆

  早报记者 张婧 朱轶 发自伦敦

  伦敦北格林威治体育馆,当张成龙稳稳地跳下马鞍,野兽般的咆哮和怒吼从他的胸腔中喷发,场边,看着身边欢呼的队友邹凯和冯喆,郭伟阳的嘴巴已经哽咽着发不出声音,队长陈一冰的眼中满是泪花。

  8个小时,中国体操男团实现了从预赛第六到决赛零失误卫冕的逆袭。然而,很少有人知道,在过去的五个月,这支队伍遭遇的难以言表的煎熬,就像陈一冰所说,这是他经历过的最艰难的一场胜利,也许这也是中国体操历史上最艰难的一场胜利。最近四届奥运会男团三夺冠军,就此体操男团成为中国28年来第一支卫冕奥运会集体项目冠军的队伍,也打破了36年无一队能卫冕奥运体操男团的魔咒。

  冲刺伦敦从泪水开始

  四年前的北京,中国男队以7金缔造了前无古人的巅峰战绩。北京奥运之后,随着杨威、李小鹏、黄旭等“钻石一代”的退役以及日本灵魂内村航平的迅速崛起,中国体操男队以往的优势已经不复存在。中国体操男队很早就意识到这个问题,他们在伦敦奥运周期里做好了应对方案。一直以来,团队的名次都是衡量一个国家体操整体水平的重要标志,世界体操强国一直把团体金牌放在首位,所以体操中心在北京奥运后提出了“团体为先,单项突破”的奥运战略,从人员配备到战术安排全部都旨在保证这一战略的实施。

  2010年和2011年连续两届世界锦标赛,中国男子团体继续捍卫了世界冠军的尊严,不仅卫冕成功,还创造了世锦赛获得10次团体冠军的历史。在外界看来,伦敦奥运,中国男队无疑是夺冠的最大热门。然而,有些变故突如其来,让人有些措手不及。

  今年3月8日,冬训队内测试最后一项吊环比赛,倒数第二个出场的严明勇出现意外,从吊环上跌落直接扑倒在垫子上,被确诊为膝盖髌骨两侧副韧带撕裂。严明勇的伤病只是拉开了中国男队大面积伤病一个小小的序幕。7月14日,在北爱尔兰备战的中国男队再次遭遇意外,陈一冰在跳马训练的第二跳中受伤,“我跳马的时候摔倒躺在地上,当时腿都伸不直。”摔在地上的陈一冰哭了出来,他以为自己会错过第二次为国出征奥运的机会。根据核磁共振的检查,半月板撕裂的陈一冰应该进行手术,为了参加奥运会,他推迟了手术的时间,选择保守治疗,这意味着每一天的训练和比赛,他都要承受着巨大的痛苦。

  仅仅两天,全队最有经验也是全能最好的滕海滨在训练中小臂严重受伤。作为全队资历最老、大赛经验最丰富的运动员,他各项水平平均,是中国队对抗日本队的首选。尽管滕海滨跟随队伍来到了伦敦,但是他却没有陈一冰那样的幸运,最终没能站到北格林威治体育馆,成为最贴近伦敦奥运会的落选队员。那个时候,总教练黄玉斌一声叹息,“我们本来对日本队就没多大优势,这一下可能已经处于下风了。”

  “临时工”预赛憧憬过头

  赛前两天,顶替滕海滨的郭伟阳从北爱尔兰赶到了伦敦,有人形容,“"临时工"睡眼惺忪地来到伦敦”。郭伟阳抵达伦敦的那天,中国男队没有训练,他一个人选择了加练,因为之前,他连伦敦的运动器械都没摸过,他需要寻找比赛的感觉,“来伦敦之前,我虽然在北爱尔兰一直保持着训练,但并没有和全队一起参加赛台训练,对这里的器械不太适应。”

  资格赛那天,是郭伟阳第一次走进比赛馆,就像他自己所说,在那里,他完全没有找到空间感。他一人出场了6个项目,在5个项目中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失误,仅仅在跳马这个项目上,他的表现可以用发挥正常形容,“其实,那天我不是紧张,有点兴奋,可能是憧憬得过了头。”不仅仅郭伟阳,其他人比如张成龙等也出现不同程度的失误。这样的结果便是中国队仅仅在资格赛排名第六,差点进不了决赛这是自2004年雅典奥运会之后历届大赛的最差成绩。

  中国队在资格赛的表现让很多人跌破眼镜,也令众多媒体开始质疑中国体操男队的卫冕前景。美联社的报道写道,“中国队已不再傲视群雄了,他们不再是四年前的中国队,他们的无敌地位受到了打击,可能将重现2004年雅典的噩梦。”

  外界的质疑,没有让“已无余地”的中国男队失去信心,没有人埋怨郭伟阳,他们只是互相打气甚至插科打诨。就在决赛前,“小胖”冯喆还在微博上发了个段子,拿教练开涮。他说赛前队员们其实挺轻松的,“调侃教练是我们平时训练的一部分,也是赛前缓解压力的一部分。”

  决赛秘诀就是“不怕”

  团体决赛那天,在前往场馆的巴士站,没有人说话,用冯喆的话说,他已经感觉到了剑拔弩张,“日本、美国、英国、俄罗斯还有我们,感觉空气凝固了。”决赛前的更衣室里,面对有些沉闷的队友,队长陈一冰挥起拳头,“咚”地一声砸在墙上,大喊一声:“信我!我们最有实力,谁都不要怕!”

  陈一冰的战斗宣言鼓舞了每一个人,他们昂着头,走向那个舞台,带着滕海滨的梦想。预赛中失误连连的中国队在决赛中表现出了惊人的稳定性,实现“零失误”。郭伟阳重整旗鼓,在出场的三个项目上全部成功。这支奥运会和世锦赛双料冠军队伍从第二项开始就一路领先,最终拿下对手难以企及的275.997分。“这肯定是我经历过的最艰难的一场胜利。” 每项比完都亮出灿烂笑容的陈一冰在结束最后一项鞍马后哭了。

  来伦敦的这些日子,陈一冰走过一段不平凡的心路历程,当最终梦想照进现实时,他有些激动,有些不知道该如何表达,“之前训练的时候跳马受伤,半月板撕裂,当我痛苦地躺在地上的时候,我觉得眼前一片漆黑,我当时想我可能继续不下去了,但最终还是坚持了下来,这肯定是我经历过的最艰难的一场胜利,我的金牌里也有滕海滨的一份。我可能不是实力很强的队长,但我们是最团结的队伍,在决赛中我们挺住了,人盯人,不害怕,紧紧咬住对手。我们最有实力,两个字:不怕。”

  8小时之内的巨大反差,让外媒怀疑资格赛上中国队故意放了“烟幕弹”。“当然不是,中国体操男队这次比赛一路走来非常艰苦,”煎熬了多日的黄玉斌终于可以长出一口气,“准备这次比赛过程中遭遇到很多困难,滕海滨受伤(退赛),陈一冰也有伤,我们是以哀兵姿态出征奥运会,很不容易。”

  就像陈一冰所说,和四年前相比,这支中国男队实力并不突出,但这枚金牌对中国体操队来说意义更大,也更具激励作用。对于两支中国男队,冯喆有一个很生动的比喻,“2008年是钻石一代,和他们比我们只能算是烂土豆、茄子一代,但钻石一代比到最后都做不到没有一个失误,我们却做到了。”但是如今证明曾经自嘲是“茄子、土豆”的他们终于迎来了属于自己的春天。 来源东方早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