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马术和尚把马当成哥们 马匹全靠别人的赞助

2012年08月01日08:48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核心快递

  “参加奥运是我的家族梦想,对我的修行也有帮助,我不太在意结果,关键是我在这里面学到什么。”

  “我觉得与马在一起也是一种修行,我在那里精神得到了升华,我将名利看得很淡,我追求的是一种精神的提升。”

  佐藤贤希

  Kenki Sato

  性别:男

  国籍:日本

  生日:1984.7.11

  出生地:日本长野

  身高:1.63米

  项目:马术

  禅者心也,心中有禅,坐亦禅,立亦禅,行亦禅,睡亦禅,时时处处莫非禅也……

  “参加奥运是我的家族梦想”

  或许没有哪个家族像佐藤家那样特别。佐藤的父亲佐藤小豆是日本一家有着460年历史的明照寺住持,同时还经营着一家马术俱乐部。在他当住持的寺里,摆放着一排排奖杯,那都是佐藤家族参加各种马术比赛时所赢得的。佐藤小豆本是1980年莫斯科奥运会日本代表团马术队员,但日本抵制了莫斯科奥运会,小豆的奥运梦想未能在赛场上实现。于是他将自己的梦想放在了他的孩子身上。小豆有两儿一女,全部都是马术好手。

  说起父亲,佐藤眼里满是敬重。佐藤小豆出生在长野山区,那里偏僻,出行不便,而马则是惟一的交通工具。小豆从小就开始骑马,与马结下不解之缘。随后小豆开始学习马术,并在当地小有名气。1979年,小豆在明照寺旁建立了马术学校,学校能够俯瞰整个山坡,安静而漂亮。当年小豆的梦想便是参加奥运会,梦想就要实现时,又被政治所击碎。于是,他转而开始培养他的孩子。佐藤7岁就开始在马背上玩耍,马术训练从那时开始。现在佐藤已经28岁,马术训练超过了20年。“参加奥运会是我们家族的梦想,所以我一定要参加,一定要亲自感受一下奥运的味道。”

  格林威治公园迎来盛大的节日,被称为贵族运动的马术比赛正在那里进行。马术综合比赛分三项,盛装舞步,越野和越障。越野全程5.7公里,马儿的速度快得你刚拿起相机,它已经一飞而过。日本人佐藤贤希喜欢这样的速度,但驾驭好速度可是一门学问,并不比他想更好地钻研佛教轻松。

  佐藤贤希有着双重身份。在场上,他是日本最优秀的马术选手,在场下,他是一个和尚。“这两种身份都代表着我。”佐藤在接受成都商报记者独家专访时说道。只有1米63的佐藤,很受英国人的喜欢,但大多数人在得知他是和尚时,那惊愕的表情全然挂在脸上。然而,昨日是佐藤本届奥运会的最后演出,他在障碍越野中落马,失去了继续比赛的资格。

  落马出局

  他有点沮丧失望

  越野比赛有28个障碍点,挺像高尔夫球场的果岭,障碍重重。只有在人马合一的情况下,选手才能以最快速度完成比赛。“我只犯了一点点错误,但却让我的奥运会到此为止。”站在成都商报记者面前的佐藤,个子并不高,短短的头发下,有着一张娃娃脸,露嘴一笑,还有个小酒窝。第四个障碍点是一个下坡路,路中有一个大的草墙,马儿越过草墙后,又有一个小的木堆。这考验的是骑手应变的能力,以及与马配合的默契。佐藤漂亮地让马腾空,越过草墙,然而却没有做好再越过木堆的准备,马从边上骑过,身体的扭动下,佐藤被甩出。落马的佐藤利索地爬了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拍了拍马的脖子,安抚马的情绪。落马的结果,就是被淘汰出局。

  “我还是有些沮丧。”佐藤摸了摸头发,“那并不是一个很难的障碍,摔下来确实不应该。但没办法,这就是现实,我也只能接受。”在2010年的广州亚运会上,佐藤获得了团体和个人综合马术的金牌,在世锦赛上也拿到了第35名。为了提高马术成绩,他跟着综合马术世界冠军迈克在德国斯图加特附近的马场练习了一段时间。作为最有希望为日本队夺得奥运会马术奖牌的选手,佐藤的出局多少让日本团失望。 “我对此没有太大的期待。参加奥运会是我的梦想,我觉得它对我的修行有帮助。我不太在意结果是什么,关键是我在这里面学到什么。”

  奥运期间

  他每天仍打坐念经

  参加伦敦奥运会,对佐藤来说,也是为了弥补他人生中的一次遗憾。2008年,佐藤成为见习僧侣,在一座著名的寺院里闭关修行,而他的弟弟则代表日本队参加了北京奥运会马术比赛。有一天寺院里的住持偷偷给他看了一篇有关他弟弟参加奥运会的报道,让他既高兴,又有些羡慕。“去奥运会可以见识不同的人,听到不同的语言,学习不同的宗教,我想这对我的修行也很有帮助。再说,我不想让弟弟独美。”

  “那你从佛教里学到了什么?”记者问。“每当我打坐时,我感觉一种平静在心头,杂念全部消失,美好长留心间。那种感觉,实在太美了。”佐藤说他不会祈求佛祖保佑他取得好成绩,“只要有那种平和的感觉,我已非常满足了。”

  每天早上,佐藤第一件事就是上炷香,然后打坐半小时,默诵经文,就连伦敦奥运会期间也不例外。在日本,和尚不用剃度,不必天天穿僧服,而且可以结婚。佐藤的左手无名指上戴着一枚戒指,他三年前结了婚,有一个幸福的家庭,不过还没有要孩子。

  与马交流

  他把马当成自己哥们

  “马术是一项非常有趣的运动,它不枯燥,因为你得与马互动。”佐藤向记者讲述马术的有趣之处,“马不是物件,它是有血有肉有思维的动物,我甚至把它当做我的朋友,我的哥们。我们之间有着很深的感情。”说起他的马chippieh, 佐藤那并不怎么流利的英文,变得轻快起来。“chippieh并没有特别的含义,我就是觉得叫着顺口。”chippieh已经10岁了,是一匹阉了的公马,皮毛发亮,非常雄壮。

  “马是我父亲的,他有一家马术俱乐部。” 佐藤拒绝透露马的价格,“在我的眼里,每匹马都是无价之宝。当你跟它有感情时,它的任何一点受伤,都让你心痛得要死。”坐在马上,佐藤说有一种君临天下的感觉,说完之后又有些不好意思地摇了摇头,“作为修行者,我不应该产生这样的想法。”

  没有工资

  马匹全靠别人的赞助

  骑手,和尚,这本来就是世界的两极,然而佐藤硬将其融合在一起。“佐藤你觉得自己是一个有修为的和尚吗?”成都商报记者问道。佐藤眨了眨眼,“我一直都在修行。我吃饭,睡觉,打坐,都是修行。修行是练的内心,是一个人的品质。”

  马术在日本是非常小众的运动,由于马匹的价格昂贵,就算是日本人也少有人能够承受。佐藤便是那一小撮人之一,但他并没有钱。“没人给我付工资,我是和尚,谁会给我开工资?”但这并不影响佐藤过上较为宽裕的生活,因为他已成为名人,他能够得到不少的赞助。“我经常与我的马儿交流,我觉得与马在一起也是一种修行,我在那里精神得到了升华,我将名利看得很淡,我追求的是一种精神的提升。”回到日本,佐藤又将安心地修行,但马术将成为他一生的追求。“是的,这将是我回到日本后的生活,我向往并期待着。我们队里有一位71岁的长者,他是我的榜样。我不会停止训练,我也要赛到71岁。”

  本组稿件由 成都商报首席记者 王继飞 发自伦敦 来源四川新闻网-成都商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