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俊父亲:我把周俊交给国家 国家应多开导她(图)

2012年08月01日17:25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7月29日,周俊在做赛前准备。新华社记者 公磊摄
7月29日,周俊在做赛前准备。新华社记者 公磊摄

  人物简介

  周俊,女,17岁,生于湖北秭归县郭家坝镇庙垭村。2004年初,入选秭归县体校;2005年,由县体校选送到宜昌市体校;2009年,入选湖北省举重队;现受训于国家举重集训队。2012年7月,代表中国国家举重队参加伦敦奥运会女子举重53公斤级比赛,3次抓举失败。其教练说:“她最适合参加2016年的奥运会,今年还是太早了些。”

  7月29日19时30分,伦敦奥运会女子举重53公斤级决赛,湖北宜昌17岁的小将周俊代表中国队出战。

  在抓举比赛中,周俊3次试举95公斤失败,结束了伦敦奥运会的举重比赛。

  赛后,有媒体将周俊的三次试举失败称为“耻辱”,并引发不同争议。昨日,相关媒体就“耻辱”一说公开向周俊道歉。与此同时,周俊举重失利的事件引发媒体对奥运队员选拔制度的质疑。

  在各种争议之外,周俊是如何从一个山区小女孩登上奥运会赛场?其间,她经历了什么选择或被选择?新京报记者昨日前往周俊的老家湖北秭归县采访。

  爆发力好,入选体校

  进入秭归县体校后,周俊没有让教练失望。她比别的孩子刻苦,一旦认准目标,就往前冲

  2003年年底,在物色到周俊之前,秭归县体校教练王春生已走遍了10多个乡镇,选拔举重、游泳、田径、射击等项目的好苗子。

  王春生坦言,在众多参选的孩子中,周俊并不是最起眼的。她的优势是,腿部力量大,腰腹力量也不错,爆发力好,是训练短跑的人选。

  当时测试60斤的负重下蹲项目,学生一般蹲不下去,但周俊表现轻松,让王春生惊叹:“比男生的力气还大。”

  对于生活在秭归大山深处的周立平和刘小艳来说,女儿周俊能够进入县城体校,是一个不错的选择。

  周俊的父母是农民,以种地为生,农闲时,周立平去远安煤窑挖煤,他形容这是“赌着性命在工作”。今年,在周俊的要求下,周立平辞去了煤窑的工作,到一家醋厂打工。他们只有周俊一个独生女儿,选择成为运动员不失为一条走出大山的好出路。

  小时候,周俊到山脚下的文化小学,每天来回步行要走两个半小时的山路,有时背着书包跑,一溜烟地下山、上山。周立平猜想,女儿的基础或是那时打下的。

  此外,他觉得周俊在运动方面极有天赋:两三岁就能上蹿下跳,一刻都不闲着。而且,饭量比同龄人大,身体也很壮实。

  刘小艳曾带周俊去山里“打猪草”,女儿一弯腰能背起比人高的背篓,几步就消失在山林里。

  进入秭归县体校后,周俊没有让教练王春生失望。他发现,周俊性格倔强,训练也比别的孩子刻苦,一旦认准要达到一个目标,就一门心思往前冲。

  放弃田径,选择举重

  教练赵杰说,训练刚一年多,周俊达到一级运动员标准:抓举达到75公斤,挺举达到95公斤

  2004年上半年,正赶上秭归县体校新开设举重项目训练,要选拔一批新人,王春生第一个推荐了学生周俊:“身材不高,身体条件好,性格也适合。”

  不过,周俊当时也有她自己的顾虑:“本来个子不高,练举重,压得更矮了。”这让王春生有些乐,不过,他说服了周俊。

  不久,周立平接到了女儿电话,说不练田径了,要练举重。周立平并不太赞同:“太苦了,女孩练这个不好。”周俊说,已经下定决心了,不改了。

  在赵杰看来,投身举重后,周俊的路走得十分顺畅。赵杰是周俊在宜昌市体校的教练,2005年,秭归县体校将成绩优异的周俊推荐给他。

  第一次见面是考核跳远,身高仅一米四左右的周俊,一下蹦出了两米多。

  赵杰说,跟他训练刚一年多,周俊达到一级运动员标准:抓举达到75公斤,挺举达到95公斤,这是专业运动员训练几年才能达到的。

  2006年,周俊抽空回家,周立平笑称要检查她的训练成果。他抓住女儿的胳膊,女儿一使劲,肌肉毕现,周立平很欣慰。

  2009年,周俊进入湖北省举重队,徐芳成为周俊的教练。随后,进入国家举重集训队。

  昨日,徐芳说,过去5年,周俊的成绩取得了突飞猛进的进展,其实力在国内属于第一军团,未来潜力很大。

  队友受伤,临阵入选

  周俊的状态并不太好,她跟父亲说,她入选是“顶了受伤的田源的名额,不是凭自己的实力。”

  周俊的训练进展顺利,2012年6月9日,当周立平得知周俊可能要参加伦敦奥运会时,他还是替女儿捏了把汗。

  电话中,周俊说:“也许,还没有确定。”周立平并未声张,他担心“有变故”。

  周俊的状态并不太好,她跟父亲说,自己也是突然入选的,而且是“顶了受伤的田源的名额,不是凭自己的实力。”

  奥运大名单公布后,有媒体曾用“名不见经传”形容周俊。截止到出赛前,周俊未获得过一项全国冠军头衔。她最好成绩是2010年4月8日亚洲青年举重锦标赛,夺得女子组53公斤级抓举、挺举、总成绩三块金牌。

  2012年4月在韩国举行的亚洲举重锦标赛,是周俊在奥运会之前参加过的最大比赛。比赛中,她“升级”参加58公斤级的比赛,以总成绩220公斤获得铜牌。

  不过,220公斤的总成绩,比奥运会53公斤级夺金热门、哈萨克斯坦选手祖尔菲娅的世锦赛冠军成绩少了10公斤。

  有媒体报道,当时国家队一线主力正在潜心备战奥运会,所以,才给了她这个尚未跻身一线阵容的新人一次锻炼的机会。

  周俊的入选,让教练王春生和赵杰都有些吃惊:“她最适合参加2016年的奥运会,今年还是太早了些。”

  尽管外界对于周俊出战的评价并不乐观,但赵杰仍有信心:“她有实力,拿名次是没问题的。”

  直到比赛开始前,徐芳还曾对媒体记者说,“从周俊目前的实力来看,如果正常发挥,在奥运会上夺牌是有可能的。”

  比赛失利,还有机会

  周俊“情绪很不好,一直哭,哭得都快没声了。”父亲周立平说,在电话那头,周俊说:“腰疼,发挥不好。”

  7月29日,伦敦奥运会赛场53公斤级比赛,年仅17岁的周俊登台。

  在电视机前,王春生注意到,昔日的得意门生此时似乎状态不佳。“你看她的眼神,不敢往下望,这是紧张的表现,没法发力。”

  正在观看直播的周立平和刘小艳心中也担忧:“平时爱笑的女儿,这一刻似乎变了一个人,太严肃了。”

  家里没有装有线电视,比赛当天,周立平夫妇被秭归县政府接到县城酒店观看女儿的比赛,体育局领导陪同,还准备有各种“周俊加油”的标语和彩旗。

  第一次试举,看着杠铃颤颤巍巍,最终落地,周立平一声叹息。他观察到,女儿伸手摸了摸腰。周俊曾说过,腰受过伤,并没有好透,这让周立平觉得担忧。

  第二次试举,失败。第三次试举,再次失败。

  在赵杰看来,周俊求胜心切,太紧张了,动作都变形了。但他不理解,为什么要把开举的重量设定为95公斤。“太多了,可以从92公斤开始。”赵杰说。

  周俊最终告别了伦敦奥运会。周立平说,他看着女儿接受媒体采访时,眼里含着泪,十分心疼。

  “我的状态不好,根本不知道在台上发生了什么。”周俊在赛后说。

  7月30日凌晨,周俊从伦敦打来电话。听筒那头的周俊“情绪很不好,一直哭,哭得都快没声了。”周立平说。在电话里,周俊说:“腰疼,发挥不好。”

  比赛后,秭归县体育局领导打电话安慰周俊父母,意思是这次比赛失利不要紧,下一届还有希望夺冠。

  教练徐芳说,周俊下届奥运会有冲金实力,未来四年,周俊依然会跟着他训练。

  不过,周立平担心性格倔强的女儿没法排解压力,影响之后的比赛。“我把她交给了国家,国家应该多开导一下吧。”周立平说。

  不论未来如何,周立平还是为女儿骄傲。周立平说,常想起一年前,老家山体滑坡,房子塌了,周俊连夜从北京赶回来,和他们一起住在山顶的帐篷里,听着雨点落在塑料棚上的声音。

  “陪着你们住,我才安心。”周俊当时对父母说。

  新京报记者 朱柳笛 龙在宇 湖北宜昌、北京报道

  作者:公磊来源新京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