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内每年都有300多场选美比赛当中有不少“潜规则”和“猫腻”(组图)

2012年08月02日02:38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2012世界旅游小姐安徽赛区参赛选手
2012世界旅游小姐安徽赛区参赛选手
第52届国际小姐中国大赛重庆赛区三强
第52届国际小姐中国大赛重庆赛区三强

  日前,2012年香港小姐十强产生,决赛即将于8月26日举行。今年是香港小姐选美比赛40周年,这个曾产生过赵雅芝、张曼玉、李嘉欣等美女的选美比赛近年来一直在走下坡路,“猪扒(丑女)小姐”“暗箱操作”等质疑从来没断过,导演王晶和艺人陈百祥甚至为今年香港小姐的美丑打起了嘴仗,而演员汤镇业侄女汤洛雯的参赛同样引起了轩然大波。

  在内地,各地今夏的选美活动同样引起热议,自国际小姐重庆赛区三强曝光引发“选丑”争论后,山东、海南、安徽等地举办的各式选美活动陆续被曝光并被调侃,争议的焦点都是选手的“丑”,“人妖”“惊悚片”等负面评价让国内的选美活动站在了舆论的风口浪尖。随后,关于这些选美活动背后的各种“潜规则”和“猫腻”也逐渐浮出水面,有业内人士表示国内选美比赛一年有300多场,几乎天天都有比赛,并称“中国选美30年,越来越倒退”。

  见习记者 顾欣悦 培训生 冯秋萍 综合报道

  假如赞助商想让自己的人拿奖,你能拒绝吗?

  被曝光的几个选美比赛无一例外地都冠以“环球”“世界”“国际”等名号,在大家看来,都是国际性的大型选美比赛。然而,这些貌似高规格的选美比赛并非如大家想象的那样名正言顺,有媒体调查,一个叫“世界时尚小姐大赛”的活动在澳门注册仅需几百元,而诸如此类的名目并不鲜见。

  即使正规的国际选美赛事,同样有猫腻。世界小姐、环球小姐、国际小姐是世界三大选美赛事,据悉,要想在本地承办赛事的选美活动,必须从品牌持有方得到授权,同时,组委会也会对当地承办方收取相关费用,即业内常说的授权使用费。除了承办费用,各种考核也必不可少,曾连续承办过世界小姐选美比赛广东赛区赛事的杨佳慈说:“在我承办的那几年里,世界小姐对承办公司的资质审查是很严格的,包括有没有营业执照、是否承办过相关大型活动、在当地的影响力如何等都有细致的考核,不光是收几十万元授权费那么简单。”但目前国内的情况并不规范,杨佳慈直言:“现在的承办公司恶性竞争,一些组委会只认钱,卖出品牌后完全不管活动的运营,这也是我在2009年退出选美行业的原因。”

  据媒体调查,引发争议的国际小姐重庆赛区承办方为重庆旅星影视节目制作有限公司,该公司主营影视剧、专题片制作等,并没有承办过选美比赛的相关经营项目。国际小姐重庆赛区组委会负责人蓝蓉承认,承办该项比赛,主办方缴纳了60万元的费用。在缴纳了承办费之后,加上举办选美的各种经费,使得承办方不得不去寻求各种赞助,业内人士认为,正是这种利益链使国内的选美大赛偏离了发展轨道,“假如赞助商想让自己的人拿奖,你能拒绝吗?”

  选手之间的“宫心计”

  选手是来救场的,评委是拼凑的,奖项也是内定的

  国际小姐重庆赛区三强出炉后,舆论首先将矛头对准了比赛的评委,对此,有评委喊冤称,“这三人不是我们选的!”比赛结果被赞助方操纵,并不奇怪,许多选美活动的承办方都会根据赞助商的意见来选取评委,甚至某些评委便是赞助商的幕前代表。雕塑家潘鹤曾作为评委参加过某项选美比赛,亲眼见证了一场闹剧,“在最后投票前,有人跑到厕所门口等我出来,指定让我给某位选手投票,我没有听他的意见。当我回到评委席时,发现其他评委都把票投给了那位选手,她当然也成了冠军。”

  当然,某些赞助商会提出一些出格的要求,“承办方为了讨好赞助商,得到更多的资金赞助,会带着选手去和赞助商吃饭,不排除有的赞助商会提出要选手"上房间"之类的要求。还有些赞助商会直接安排选手参加比赛,并且和承办方谈条件,要求自己的选手一定要拿到名次,这也是目前选美比赛乱象百出的一个主要原因。”“世界时尚小姐大赛”广西分赛区一名参赛女生就曾在微博自爆,称收到过主办方“潜给几个重要的赞助商和领导”的要求,许诺给予“广西十强”的回报。一位曾从事比赛策划的人士透露,选美比赛的整个过程有专业的机构帮助运营,投资方只需一定资金投入即可,“有些选美比赛就像选二奶,潜规则的事情时有发生。”

  同时,由于选美比赛泛滥,加上各种“潜规则”传闻,参赛选手开始变得稀缺。据了解,不少选美选手往往是各大学的在读学生,或是专业模特培训学校、模特经纪机构的职业模特。“一般上半年的比赛较多,经常会出现模特"跑场"的情形。承办方会象征性地给一个奖项或给1000到2000元的车马费。”这位业内人士说,选手是来救场的,评委是拼凑的,奖项也是内定的,在这种情况下,“很多承办方是不挣钱的,只是利用选美比赛,为公司以后的发展铺路。赞助商对比赛的态度非常现实,在意的是广告回报,对品牌的推广是否成功。”

  今年的香港小姐评选中,选手们的“互斗”成为话题。有选手爆料,“星二代”汤洛雯在集训期间曾欺负选手李镁琦,而张名雅、曾明俐等选手则不断给汤洛雯穿小鞋,让汤洛雯成为弱势群体。亚姐冯雪冰表示她在去年选亚姐的时候也听到选手之间“争斗”的传闻,“当时选手都住在一个酒店里,只有我住在香港的亲戚家,一些选手跟我说过,说在酒店里选手之间都会有些摩擦,自己也很庆幸没有和大家一起住酒店。”

  亚姐“评委专业户”刘锡贤表示曾经遇到选手走后门要奖的情况,在“后门选手”进不到前三时,主办方会跳过评委,直接给那个选手重新开设一个奖项,比如“最佳场外人气”奖之类的。

  选美活动“后台混乱”在所难免,一位业内人士表示,“以前来报名参加比赛的选手目的性没那么强,不少人就是出于好玩,或能跟好友炫耀一下。现在选手的目的性则繁杂得多,有的想出名,有的想镀金傍大款。我从同行那儿得知,有的选手会主动联系评委和组委会的工作人员,提出用各种方式来让自己晋级,甚至"以身相许"。组委会在培训时都会着重强调这些利害关系,但私下做什么谁也监督不了,这也与社会大环境脱不了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