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军精武标兵和他的“金牌连”——记驻晋某部四连连长秦健

2012年08月02日09:17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提及秦健的名字,在北京军区某部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兵王”“比武专业户”“金牌连长”……

  他所带的连队更是威名远扬:“标杆连队”“魔鬼连”……

  别看他个头不高、皮肤黝黑,可是在官兵眼里,他是个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物,是个硬邦邦的东北汉子。

  在他的眼里,只有第一 保卫科科长武锦生是秦健的老连长,对于秦健的“发家史”最有发言权。当记者问起秦健的成功 “秘诀”时,武科长拿出一个已经磨得破烂不堪的老式子弹袋,半开玩笑地说:“这就是他的"秘密法宝"。”

  “秦健刚入伍时训练跟不上,打靶没准、跑步垫底,一开始并不被大家看好。”武科长说出了子弹袋的由来:“为了尽快赶上大家,秦健开始负重强化训练,除了睡觉,啥时候都背着这个子弹袋,里面还装着八九枚手榴弹弹头,一背就是三年。”笔者仔细端详着子弹袋,发现上面竟有五六道血痕,当年秦健训练的刻苦和艰辛可想而知。武科长说,那时秦健还坚持每天冲20个100米、10个400米,每天晚上做100个深蹲起、100个俯卧撑、100个仰卧起坐和100个杠铃举,这“四个100”的训练习惯也一直延续至今。仅此一点,常人难以做到!

  “后来,凭着不服输的倔脾气,秦健这小子真练就了一身硬功夫。”武科长自豪地说:“入伍12年,秦健先后14次参加军区、集团军组织的比武,取得12个第一名,人称"金牌连长"。”

  秦健在比武场上风光,而且在知识竞赛、演讲比赛、理论学习等各类活动中同样冲在最前面。他说:“在知识爆炸的年代里,没有知识的军人武艺再高,也不过一介武夫。”

  业余时间,他常常啃读相关军事书籍。去年,他被总部表彰为“全军学习成才先进个人”。

  军人,就是要敢于做吃螃蟹的第一人 秦健所在的四连是众所周知的“军事训练模范连”,旅运动会、比武考核、篮球赛等各类赛事的金牌奖状早在连队荣誉室摆得满满当当。说起连队的“训练经”,七班班长许连龙侃侃而谈:“要说火车跑得快全靠车头带,我们连长抓训练有一套。”

  2010年,连队刚新发95式自动步枪,就在官兵们欢欣雀跃的同时,烦心事也来了:几次夜间射击下来,全连及格率一度只有30%左右。

  “当时我们连长就坐不住了,立马召集骨干成立了技术攻关小组。”小许一脸崇拜地说:“连长带着大家连夜研究夜暗条件射击难题,找准步枪觇孔夜间瞄准难点。借鉴地方游艺电子枪瞄准射击技术,不到一个星期便研制出 "95式自动步枪夜间简易瞄准器"。”使用新装备后,连队夜间射击及格率一下子蹿升到90%以上。

  近几年下来,秦健带领官兵先后革新训练器材12件、改进训法6项,“人体生理曲线图”“八小训练法”“三能训练法”这些都是他的“发明专利”。

  论发明创造,秦健是行家;论训练转型,秦健不甘人后。

  面对信息化热潮,很多战友认为事不关己。他们说,摩托化步兵,只要跑得快、打得准就行了,有时间还不如多练练体能。对此,秦健率先扛起“学习信息化”的大旗。他组织大家认真学习军委首长的主题主线重大战略思想,开展以“为什么学习信息化”为主题的辨析讨论,引导官兵逐步树立起“今天不搞信息化,明天就会边缘化”的思想观念,为连队信息化建设扫除思想障碍。

  四连的兵,比武只认第一 说起秦健,四连指导员胡宁航先讲起连队经历的一次“败仗”。去年参加建制连五公里武装越野考核,连队竟以6秒之差丢掉保持多年的冠军。

  痛失金牌,秦健羞愧难当。

  回到连部,秦健把自己关进荣誉室,面对着连旗足足站了将近一个小时。从荣誉室出来后,秦健连夜与支部“一班人”分析失利原因、找到训练症结,并改进训练方法,全连成立74个帮带小组,党员、干部带着训,督促官兵一个课目一个课目地练、一个动作一个动作地抠。三个月的“卧薪尝胆”之后,四连终于在旅组织的年终10公里武装越野考核中,打了一个“翻身仗”,以绝对优势夺回第一。

  从此,秦健像变了个人似的。他总是强调,只有训练与实战贴得更近一点,未来战场上的胜券把握才能更多一点。不论什么训练课目,秦健要求官兵装具一件不少、内容一项不落;不管难度险度多大,都不降低标准、不减少人员;不管谁来考核,绝不弄虚作假、自欺欺人。去年底参加集团军年终考核,秦健亲自督促官兵把水壶逐个灌满。对此,有人不理解,可秦健一句话:“我们宁要硬邦邦的及格,也不要掺水分的第一!”

  正是凭借着训练场上的较真劲儿,秦健被解放军总参谋部表彰为“全军爱军精武标兵”。

  本报记者李化民 本报通讯员王孝波 唐新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