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声夺冠得益于文化知识学习 称拿了冠军就结婚(图)

2012年08月02日10:39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当地时间7月31日,在刚结束的伦敦奥运男子花剑个人决赛中,中国选手雷声以15:13 击败埃及的阿莱尔丁·阿波尔卡西姆夺得金牌。图为雷声登台领奖。Osport全体育图片社
  当地时间7月31日,在刚结束的伦敦奥运男子花剑个人决赛中,中国选手雷声以15:13 击败埃及的阿莱尔丁·阿波尔卡西姆夺得金牌。图为雷声登台领奖。Osport全体育图片社

  昨日凌晨,中国男子花剑队终于没有再次扮演悲情英雄的角色。15比13,雷声的致命一击,将几代中国花剑人的奥运金牌梦变为了现实,也将中国男花三剑客永远的遗憾终结。中国人终于夺取了历史上第一枚奥运男子花剑金牌,实现了中国剑坛零的突破。

  夺冠过程依然惊心动魄,荡气回肠。而雷声的从容和稳重,也成了夺冠的关键。雷声4比2领先时,对手阿波尔卡西姆叫了一个10分钟的受伤暂停。但雷声并没有因此而受影响,他用毛巾包脑袋的方法使自己保持冷静。回到赛场后,雷声越战越勇,又取两剑。但正当他以9比7领先时,他的一记进攻先是被判有效,但随后裁判又改判给了阿波尔卡西姆,比分一下从10比7变成了9比8,形势顿时变得紧张起来。在接下来的第三节,阿波尔卡西姆连续得分,将比分反超至13比11。雷声此时作出了调整,要求换剑。“当时确实处于困境当中,所以我换了把剑,调整调整,冷静下来,不着急。比赛不结束,谁都不知道结果。”在那之后,雷声连得四分,将埃及剑客阿波尔卡西姆挑落马下。

  “抢”回来的冠军

  优秀的人才历来是被各方争抢的对象,2012年伦敦奥运会男子花剑个人冠军雷声,就是一个炙手可热的争夺对象:为了让他坚持训练,启蒙教练与父母“抢人”;为了争取应得的利益,广东击剑队与邻省“抢人”;为了获得奥运金牌,伦敦奥运与他的女友“抢人”。因此,广东队总教练何治平将其称为“差点"飞"走的广东奥运冠军”。

  启蒙教练与父母“抢人”文化课太好,不想练击剑

  1994年的一天,黄埔区的击剑教练刘玉玲到雷声的班上选材。“谁会用左手写字”、“谁会用左手吃饭”?讲台下一片沉默。“谁会用左手拿剪刀?”刘玉玲不甘心。左手之所以成为击剑选材的标准,是因为左手由右脑控制,右脑可以更快地指挥身体做出动作,而反应速度是决定击剑比赛输赢的关键因素。

  雷声举起手。刘玉玲发现举手的男孩斯文、可爱,虽然男孩有些瘦小,但身材匀称。

  第一次来到击剑训练馆,雷声很快被吊在高处的感应线吸引住了。他甚至认为练好击剑就能像武侠小说中的大侠一样飞檐走壁。但击剑训练显然不如武林大侠的生活那般惬意,雷声很快感受到其中的艰难与枯燥。但刘玉玲发现,雷声的确很适合这项运动,他的思维厚度与反应速度比常人快很多。

  让刘玉玲印象最深的是,他一直在与雷声的父母“抢人”。因为父母始终不同意,她带雷声的一年中,无数次做雷声父母的工作,请他们让儿子继续坚持训练。刘玉玲很理解雷声父母的顾虑,儿子如此优秀,文化课的成绩又非常好,他们不想让儿子走竞技体育这条独木桥。

  广东省队与邻省“抢人”“翻墙”抢回来的冠军

  1998年,如今的广东省击剑中心总教练何治平到省运会上挑选击剑苗子。雷声与朱俊、马剑飞等10多名队员一同成为省击剑队的重点关注对象。

  当时,广东省击剑队希望把这些运动员调入省队,不过,雷声所在的队伍想成立“省二队”,暂时不想让他们上调。不久,雷声等队员被带到福建训练,其中部分队员的父母也跟着去了福建。

  何治平回忆说,这批队员本来是省队备战第九届全运会的队员,愿望因故未能实现。中国当时刚开展运动员注册制度,很多省份都希望优秀运动员在本省注册,而福建省也开始筹划将雷声等运动员招致麾下。

  广东省击剑队接连派人做运动员及其父母的工作,他们先说服了击剑小将周雪,而周雪家与雷声家是世交,又通过周雪的家长做雷声父母的工作。“何治平说,让他记忆最深的是,2002年春节前后,他们带着部分孩子的家长前往福建。当时孩子们被封闭管理,身份证都在教练手中,他们只好在晚上翻过2米多高的院墙,找孩子们交流情况。最终,福建省与广东省就孩子的注册问题达成一致,雷声与几名优秀运动员终于返回广东。“现在看来,如果我们当时不争取,雷声就会"飞"走了”。

  伦敦奥运与女友“抢人”拿了冠军,可以结婚了

  很多人都知道,雷声的女朋友周雪曾经是他的队友。他们一起在广东省击剑队训练过多年,两人的爱情也是队中的一段佳话。何治平说,他曾听雷声身边的人说,雷声说过“不拿奥运冠军就不结婚。”对此,雷声的母亲梁彬没有认同。她说,如果不是因为备战奥运会,儿子可能早就结婚了。至于儿子是否会在伦敦奥运会后结婚,她说自己作不了主。“这是孩子们自己的事情,之前忙得没时间计划,让他自己来定吧”。

  雷声的爸爸雷献民认为,儿子的夺冠一方面是得益于自身在文化知识上的学习,2009年他进入了北京大学继续深造,而另外一方面则是经历了大大小小上百次国际大赛的历练。把儿子当做骄傲的雷爸爸甚至清晰地记得儿子从小到大所有的荣誉,“一共拿过62块金牌,其中包括国际大赛7次桂冠、世锦赛2次……但昨天的这块奥运金牌分量是最重的!”

  梁彬自称从来不敢看儿子的比赛,而且不光是奥运会这样的世界大赛,就连平常队内练习赛都不敢看。实在受不了那种紧张的气氛,就去洗衣服,“其实根本没有什么衣服需要洗,我就找点事干分散注意力。”

  梁彬说:“赛后儿子就给我们打过来电话了,但他用的是王海滨的电话。我还纳闷呢,我说教练有什么事儿吗?他说:"妈,是我。"他问我你们高兴吗?我说:"妈妈挺高兴的,爸爸已经高兴得糊涂了"。不过雷声倒是挺冷静的,他说我们接下来还得打团体呢。”(朱小龙 刘茜彭博)

  作者:朱小龙 刘茜彭博来源南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