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球究竟谁之过 于洋父亲:不明白不清楚不理解

2012年08月02日15:48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两对韩国女双及一对印尼组合同样理由被逐

  于洋父亲回应:对此事不理解,联系不上女儿

  奥运会羽毛球比赛大地震!

  昨晚,国际羽联作出一个惊人的决定,中国头号女双于洋/王晓理、两对韩国女双选手以及一对印尼组合被取消参赛资格,理由是消极比赛!

  消息一出,全球震惊!

  事件回放

  起因:田卿/赵芸蕾爆冷输球

  中国女双组合田卿/赵芸蕾由于在D组比赛中意外输给了丹麦组合莱特/彼德森,因此只能以小组第二的身份晋级。如此一来,两人有可能与另外一对中国组合于洋/王晓理提前在半决赛中相遇,因此也看不到两对中国组合所进行的金牌护卫战。

  发展:于洋/王晓理消极比赛?

  如果将损失降到最低?于洋/王晓理只有以小组第二出线,才能在决赛前避开队友,而达成这一目标的条件就是输给韩国组合郑景银/金荷娜。

  带着这一想法,于洋/王晓理在昨日小组赛最后一轮比赛中打得松松垮垮,以0:2告负,全场比赛仅仅耗时25分钟。

  恶化:河贞恩/金敏贞以牙还牙

  在随后进行的C小组比赛中,韩国组合河贞恩/金敏贞与印尼组合格伊萨·波利/梅来娜的交战过程中,四名选手均在比赛刚刚开始就故意采用发球下网的打法,因为唯有这样,输球的一方才能在淘汰赛中躲开于洋/王晓理,不被过早淘汰。现场裁判忍无可忍,直到掏出黑牌威胁取消资格,双方才有所收敛。

  鲍春来声援

  国际羽联该反思

  本次奥运会,国际羽联安排的赛制与以往不同,从单败淘汰变成了小组赛。

  对此,已经退役的前国羽名将鲍春来说:“我觉得一些做法都是在规则范围内的,这是国际羽联的规定,在规定里可以用很多方式,只要不违背规则。运动员为了更好地准备后面的比赛,适当调整一下是可以的。”

  鲍春来认为国际羽联应该反思,“这需要去讨论,为什么两三个月前突然改变了规则?国际羽联有没有真正的考虑清楚?制定这样的赛制会出现什么样的问题?主要是这个原因。大家都是在规则里面打比赛,没有出圈,没有违反规则。”

  于洋父亲:不明白,不清楚,不理解!

  昨晚,伦敦前方传来消息,羽联认定中国组合于洋/王晓理、韩国组合郑景银/金荷娜、河贞恩/金敏贞和印尼组合格伊萨·波利/梅来娜四对选手“未尽全力争取胜利”,即消极比赛成立,最终取消参赛资格。

  本报记者第一时间电话连线了身在鞍山的于洋父亲于起金,“孩子昨天还给家里打了电话,关于比赛的东西一点都没提,就是问我和她妈身体怎么样,家里房子装修得怎么样。关于所谓消极比赛的事情,我也是上网看到的,我现在还需要再看看详细的情况。”

  40分钟之后,记者再次联系了于洋的父亲,他表示:“我和她妈连续打于洋在伦敦的房间电话和手机,但怎么都联系不上。我从网上看了相关报道,现在看来事情确定了,结果也没有改变的可能了,对于我们来说只能接受。但我还是不明白,怎么会变成这样?由于没和孩子联系上,具体怎么回事也不清楚。但不管怎么说,奥运会这么大的比赛,全球都在关注,孩子怎么会做出有悖体育精神的事情呢?我还是不理解!”

  于洋的母亲则表示:“孩子四年的辛苦付出一下子全泡汤了,作为母亲,我的心情别人无法理解。我们全家现在心情很乱,尤其是联系不上洋洋,背后到底是怎么回事也搞不清楚。其他的我都不在乎,我只是担心我的女儿,她怎么能承受这样的打击呢?伦敦离我们又那么远!我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在孩子身边陪着她,告诉她,不管发生什么事情,不管别人怎么说她,她都是我最爱的女儿,都是我的宝贝,我永远都站在她身后,只要有爸妈在,她什么都不用怕……”

  闪电连线

  李永波曾表态

  我是在利用规则

  这只能受到表扬

  关于国羽的让球争议,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奥运前,中国羽毛球队总教练李永波对此曾发表过自己的态度。

  “我是在充分地掌握规则,充分地理解规则,这只能受到表扬,不能受到指责,你应该赞赏:看人家对业务多懂!对规则研究多透!”

  李永波说:“中国有句俗话,站着讲话不腰疼,因为他们本身没有这么多优秀的运动员,也就没有这样的机会。一个国家就这么一名运动员,随便怎么输,都不会有压力,中国不是,中国优秀运动员太多,尤其是羽毛球队,本身内部就是一种竞争,一种压力。我们之间的每一场比赛,都是一次巨大的消耗。外国运动员,你以为是在看斗牛呢?我们的队员在场上拼得你死我活,你高兴?我凭什么让我的球员冒着受伤的危险让你高兴?凭什么让我的球员受这样的委屈让你高兴?我当然不可能这么做了。运动员的运动寿命本身就不长,可以有选择地进行放弃,这不是谁让谁赢,只是有人偏要这么说。我们都不赞成让球,可是当运动员有伤的时候,为什么不能从另一个角度,保护他们的角度考虑,咱们自己拼干嘛?后面还有那么多比赛在等待着。”

  有感而发

  谁才是最大受害者

  国内某家电视台曾做过一档娱乐节目,目的是发现其中搞笑的表情和被揭穿后行人的反应:故意在路边放一个钱包,远远地偷拍,看发现钱包的行人中,有多少在路边等失主或者打电话给警察,又有多少人会默默地装进口袋、据为己有。

  最终调查的10个人中,有6人选择直接拿走,有2人在路边等了5分钟后犹豫中揣进口袋,有2人等了10分钟后打电话给警察。

  原本只是一个娱乐节目,没想到最后变成拷问人性贪婪本质的测试。而这一点与本届奥运会上羽毛球规则存在漏洞、导致消极比赛接连上演何其相似?

  如今,于洋等8位运动员已经被取消了比赛资格,对于她们来说,这样的决定无异于将多年的努力一瞬间化为乌有。其实作为队员,她们绝对没有胆量故意去消极比赛,换句话说,她们只是听从安排。但如今,她们却成为了最大的受害者和牺牲品。在哀叹她们做出有悖于奥林匹克精神行为的同时,我们也不禁为这些队员感到遗憾与委屈。

  那么,谁该为这次消极比赛带来的损失埋单?有人说应该是羽毛球队的当家人李永波,也有人说应该是奥运会羽毛球规则的漏洞……

  听起来都有道理,但仔细琢磨却经不起推敲,把责任的板子打到任何一个人的身上都有失偏颇,毕竟所有人都是在我们长期以来推崇的金牌至上、锦标主义下或主动或被动地做事的。

  金牌至上与锦标主义的受益者,不单单是教练、队员,更有我们这些看到运动员取得金牌心生激动进而盼望更多金牌的观众。因此,需要反思的不仅仅是所谓的金牌至上和锦标主义,还有我们所有纵容它的人。 来源辽一网-华商晨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