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永波:不是我们存心故意 只是金牌难以抗拒(图)

2012年08月02日16:03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李永波:不是我们存心故意 只是金牌难以抗拒

  据《新民晚报》报道,2000年悉尼奥运会,羽毛球女单半决赛的赛场上,叶钊颖和龚智超两名中国选手“同室操戈”,最终两个8比11,叶钊颖痛失向金牌发起冲击的机会。而在此前,龚智超对叶钊颖一直鲜有胜绩。因此当叶钊颖意外失利后,关于这场比赛的结果是否是中国羽毛球队提前安排好的,一度成为媒体关注的热点。在第二年的九运会上,叶钊颖悉尼奥运会的铜牌在换算积分时,被列入浙江省九运会的金牌名单,这实际上已经间接证实了让球传闻。

  >>>点击进入2012伦敦奥运会专题

  雅典奥运女单首场半决赛,荷兰选手张海丽淘汰龚睿那意外进入决赛。留给李永波思考的时间只有30分钟。紧接着第二场女单半决赛张宁对阵周蜜,何去何从。最大限度地保住金牌,唯一的选择是派状态最好的选手与张海丽交战。张宁和周蜜的半决赛首局争夺非常激烈,张宁攻守平衡的打法让周蜜办法不多,最终张宁率先拿下这一局。比赛休息间隙,人们从电视上看到了这样的画面:场外李永波对周蜜说了几句什么,然后拍了拍她的肩膀。第二局周蜜全然没有第一局的抵抗,很快败下阵来。四年后李永波才说出了周蜜“失常”的真相:“从当时的比赛可以看出,张宁状态各方面更好,而且以往对阵张海丽战绩也不错。第一局结束的时候就跟周蜜说,按照以往的惯例不要拼了,让张宁保留体力拼决赛。”张宁拿了奥运冠军,成了受人尊敬的英雄,周蜜2007年转战中国香港,成为对手。

  从开始到现在,关于羽球所有的争议,李永波,始终站在网中央。他,看上去坚不可摧。

  没有人比李永波更明白“金牌至上”的含义。他经历过广岛亚运会七个项目全部未进决赛的绝望,他忍受过1994年、1996年汤尤杯惨痛失利的煎熬,他了然于心:对于某些人战绩,重于泰山。

  不是第一次,或许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中国羽毛球被推上讨伐的砧板。美联社直截了当:“李在雅典奥运会后曾说过:如果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我们的调整能够带来金牌,我对此感到骄傲,中国人也应该感到骄傲。李,他的事业没有停止。”

  这一次,骄傲仍在荡漾?

  这是国际羽联自从羽毛球运动在1992年正式加入奥林匹克大家庭之后,开出的史上最重罚单。

  李永波,神情如常,似乎判罚与指责,只是别人家无关痛痒的新闻。温布利体育馆三片球场,傍晚近六时陈金与德国对手马克·茨瓦布勒十六进八的比赛开打。陈金先丢一盘,从第二盘开始奋起直追。每每打出好球,坐在球场边角的李永波频频向陈金点头表示肯定与鼓励。陈金笑到最后。赛后,几十名记者堵在混合采访区。李永波一现身,便直扑上前。维持秩序的工作人员如临大敌。找来更多的安保,以维持秩序。场面有些不可收拾,李永波边一路小跑,摆着手连说:“NO,NO,NO……”未见慌乱。嘴角,甚至浮上一抹浅笑。

  接连两天,为了羽毛球队,中国奥运代表团两度发表申明。李永波最终也不得不接受三家中央媒体的简短采访,“我接受处罚,并且向球迷道歉,作为领导我没有把运动员更好的一面展示给大家。”李永波表示自己参加过7届奥运会,都是淘汰赛制。“赢了就进,再简单不过。这次成了循环赛。无论是教练员还是运动员,我们对于这个赛制理解得不透彻。作为职业运动员,追求的都是更高更快更强的体育精神,这个角度上来看,我们没有充分认识事件的重要性。”

  应答,太过冠冕堂皇。耳畔响起一首歌:“不是我不小心,只是真情难以抗拒,不是我存心故意,只因无法防备自己。”真我情感,唯系金牌。

  作者:华心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