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声克服温柔性格致命伤 挑落男子花剑个人金牌

2012年08月02日18:04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河南商报特派记者 刘开银

  生活中的雷声总以柔弱的外表掩藏起作为一名剑客的所有锋芒及锐气。只有在一决高下的关键时刻,他的锋芒才会显露。宝剑出鞘,一击制胜。北京时间昨天凌晨,在伦敦奥运会男子花剑个人决赛中,雷声以15比13击败埃及选手阿莱尔丁·阿波尔卡西姆夺冠。从北京奥运会的止步四强到如今赢得冠军,四年时间,雷声蜕变称王。

  金牌挂在教练脖子上

  仰天长啸。这一刻,斯文的雷声爆发了。冲下剑台,他紧紧抱住恩师王海滨,久久不愿放开。

  雷声1984年出生在天津,儿时的他就身高臂长,是个击剑的好苗子。在教练的劝说之下,父母应允儿子走上击剑之路。

  从小,雷声的偶像就是王海滨。在许多场合,他都说过,自己是看着王海滨的比赛迷上花剑的。2005年,十运会男子花剑决赛,是王海滨的最后一场比赛。那一场雷声败给了王海滨,这是师徒俩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交手。这一役,让后起之秀雷声收获了信心,而王海滨随后退役,成为中国花剑队主教练。

  从对手到教练,王海滨改变了雷声。在昨天的比赛中,王海滨一直在赛场边坐镇。当看到裁判给雷声出示争议判罚时,王海滨第一个从座位上跳了起来,用法语直接向裁判申诉。或许是因为教练的态度感染了雷声,也或许是争议判罚让雷声更想证明自己,罚分之后,雷声越战越猛,连续几次得分最后锁定胜局。

  从领奖台上走下来,雷声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将金牌挂到王海滨的脖子上。

  剑风偏软曾是致命伤

  有人说,练花剑的,个个都是帅哥。而在中国花剑队,最秀气的那一个是雷声。雷声的外貌不像是剑客,反而更像是一名儒雅书生。

  小时候妈妈带他去医院看病,挂号护士看到这眼睛大大、唇红齿白的孩子,经常问都不问直接在病历卡的性别一栏上填上“女”,这样的事发生过多次。

  来到伦敦,有相熟记者托他买几张比赛门票,他二话没说,带着证件就帮人买好了票,送到手中。微博上给他的留言,几乎都有回复;向他提出的采访请求,也会极其礼貌地回应。“谢谢,我会努力的。”这句话,是出征前他回复给记者的最后一条短信。

  温柔,却也曾是雷声最大的致命伤。

  记得几年前采访主教练王海滨,他就说过,雷声最大的毛病就是剑风偏软。“遇到大赛,容易多虑迟疑。”因为软,四年前的北京奥运会,当时世界排名第六的雷声输给了比自己排名低的德国选手克莱布林克。提前出局后,雷声独自一人回到奥运村。“可能是太想获胜了,却忘了怎么去获胜。”

  温柔的另一面是沉静,多虑转个弯就是智慧,用四年的时间去积淀,雷声终于等到再次证明自己的时机。

  在昨天凌晨的比赛中,无视埃及选手用“治伤”等方式干扰比赛,顶住裁判争议的红牌,雷声用自己的沉着冷静赢下最终胜利。比赛结束,队友张亮亮由衷感叹:“雷声的控制能力太强了,换了队中其他人,也许就没法这样沉稳了。”

  进入北大喜欢哲学课

  或许,这份沉稳和积淀,还来自于雷声的另一个身份。

  2009年,雷声进入北大新闻学院广告系,成为一名北大人。远离剑道,远离竞争,他真正地静下来潜心修行。书中的世界,让他对击剑这项运动有了更深的领悟。

  雷声最喜欢上的是哲学课,尼采、黑格尔、叔本华……各种哲学名家的理论他都会研究一番,如果有可能,他尽量不会落下任何一堂课。“击剑,是智者的身体象棋,除了速度力量的竞技,还有脑力的比拼。我感觉提高在剑道之外吧。”雷声说,哲学中的辩证法对自己很有启发,在面对问题时,自己解决问题的能力提高了。

  “我很感谢王导(王海滨),还有中心的领导,他们对这件事情非常支持。”雷声说,他的时间相对自由,有时只有下午有训练,上午或者晚上的时间,他便会去北大上课。

  如今,雷声的剑风变了。看似平淡无奇的一次出剑,往往背后隐藏着重重杀机。用雷声自己的话说,有了这几年的历练,如今的他已学会“动脑子出剑”。 来源大河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