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启南:尽力无悔

2012年08月03日01:25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北京时间16:00】

  7月30日,朱启南的资格赛从一开始就只能用“糟透了”来形容。

  当罗马尼亚选手摩尔多瓦亚努在前几组弹无虚发的时候,朱启南却在前12枪里出现了两个9环,对于稳定性极高的10米气步枪来说,这样的开局基本意味着结束。

  朱启南停下来和身后的教练交流了一会儿,才重新走回靶位,接连的满分让他一度看到了进入决赛的希望,但最后一组,他居然连打两个9环,595环的成绩基本上已经提前宣告了“死刑”。

  【北京时间17:45】

  提前打完所有子弹的朱启南一直抬头看着大屏幕,直到发现自己再也没有机会了,才默默地穿上队服,收拾枪械,背上背包,离开场馆,出门时看到在一旁观战的杜丽,他只是淡淡地笑了笑,点点头,便又重新加快了脚步。总教练王义夫赶上来,拍了拍朱启南的肩膀,朱启南则低声回了一句,“对不起。”

  原本,按照队里的意思,并不打算让朱启南再接受采访,但看到馆外等待的相熟记者,朱启南还是深吸了一口气,停下了脚步。

  “我很想放开自己,但感觉就像两个人在控制自己的思维,一个不让自己去想金牌,一个非让自己往这个圈子里钻。比赛中这两个人在斗争,一直折磨我自己。我的技术不存在任何问题,只是思想上出了很大的问题。”

  “其实,我也是个老队员了,大家一直都说我心理素质好,但实际遇到问题还是挺难调整的,今天整个比赛我就一直在这样的挣扎中,一直没有调整过来。有种2008年的阴影突然间又回来了的感觉,太可怕了。”说这话时,朱启南哽咽了。

  【北京时间18:04】

  “老婆,我"歇菜"了……”

  傍晚6点04分,朱启南给正在温州永嘉县桥头镇家里的老婆陈郑洁打来电话,这是他说的第一句话。

  “都这样了,他还开玩笑。”接到老公电话时,陈郑洁的心里也很不是个滋味。她说,朱启南练射击的10年里,从来没有打过这么低的资格赛成绩,“昨晚我们通电话的时候,他就说感觉自己静不下心来,很烦躁。可能也是射击队之前拿到了两块金牌,他有点压力了吧。”

  前两届奥运会,男子10米气步枪都被安排在第一天,这次却在第三天,时间有点靠后。“时间安排上对朱启南也有点影响吧。他老和我说屁股坐不住,想立刻上去比赛,最好第一天就能比。”陈郑洁说。

  【北京时间19:10】

  离开预赛场地后,朱启南并没有选择留在决赛场看决赛,也没有返回奥运村,而是在场馆外“游荡”了一会儿。

  19点10分左右,他又给陈郑洁打来电话,询问10米气步枪决赛直播的赛况,“他问我王涛打得怎么样,现在谁是第一名……” 听得出来,朱启南的心情很矛盾,又想看又有点不敢看,惟一能做的就是为打进决赛的队友默默加油。

  不过和4年前那个落泪惹人心疼的朱启南相比,现在的他成熟不少,即便没进决赛,他只是哽咽,再次深呼吸忍住了眼泪。连在伦敦比赛现场的浙江省体育局局长李云林都说,“神奇小子”还在笑,没有问题!

  【未来时】

  朱启南的奥运征程还远没有结束,接下去,他还将参加两项比赛。“我已经尽力了,我相信有过第一次这种经历以后,我会全力地准备后面的两个比赛。”

  岳父陈春勇也早已对女婿的比赛轨迹摸清规律,“这次没比好没关系,杜丽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时候不是一样在副项上拿冠军,我们相信启南,他可以的。”小舅子陈捷更是集结了一帮朋友组成庞大的温州后援团,为姐夫加油。相信有了家人的支持,“神奇小子” 可以再现神奇。来源经济导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