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法华津宽一样老

2012年08月03日02:22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随着比赛的深入,伦敦奥运会这两天负能量不断,金牌之后泛起各种浮躁、对抗与鸡贼。这里先不谈论奥林匹克精神,现在看起来,不同文化、地域对于奥林匹克精神的理解还是有点儿区别的,李永波不是说了么:“外国人凭啥质疑中国羽毛球?让球!什么叫让球,他们有资本让球吗?这是我熟悉业务,而不是利用了规则。现在的外国人太小心眼,远不如中国人心胸宽广。”

  既然李指导提到了心胸,我们也就说说心胸,聊聊奥运会最年长参赛者法华津宽的故事,这的确是这几天难得可以让人觉得平静的奥运新闻。71岁的法华津宽是本届奥运会最年长的选手(当然,4年前他也是),接触过法华津宽的人都评价他老人家很可爱,大家习惯称呼他“宽爷爷”、“老可爱”、“爷爷之星”,赛前有记者问他,如果拿到奥运奖牌会最先告诉谁?法华津宽憨厚地笑着说:“你放心,我绝对拿不到奖牌。”

  他依然一次次来到奥运赛场,法华津宽说:“我一直在问自己到底想要什么,继续骑马是我经过深思熟虑的决定。”很简单的一句话,却充满了智慧的阅历与洒脱的气度。

  法华津宽12岁学习马术,在1964年就参加了东京奥运会,在场地障碍赛拿到个人第40名,并为日本取得团体第12名。此后法华津宽到美国杜克大学攻读经济学学位,毕业之后进入了一家制药公司。1984年和1988年,重新复出的法华津宽都与奥运会擦肩而过,前一次是因为替补身份没有出场,后一次是因为马匹在检疫时没能过关。2003年,从职场退休的法华津宽只身前往德国亚琛钻研马术,获得过世界马术运动会盛装舞步团体赛第16名,并于2007年拿到了北京奥运会的参赛资格。四年之后的伦敦,法华津宽再次代表日本出战马术盛装舞步。

  现在,如果谁还不懂用好心境去玩奥运这个大趴,原谅他,他只是还没像法华津宽一样老。(文/记者 陈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