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玉通:19年坚持 一跳圆梦(组图)

2012年08月03日03:00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惠州小金口白石村罗玉通家中客厅里摆着上百个各种奖杯,罗玉通的父母罗盛强、李招娣说就差这块分量最重的奥运金牌了,很快阿通就会带回家。

  惠州小金口白石村罗玉通家中客厅里摆着上百个各种奖杯,罗玉通的父母罗盛强、李招娣说就差这块分量最重的奥运金牌了,很快阿通就会带回家。

  
惠州小金口白石村罗玉通家中客厅里摆着上百个各种奖杯,罗玉通的父母罗盛强、李招娣说就差这块分量最重的奥运金牌了,很快阿通就会带回家。
观看比赛时,罗玉通的父亲心绷得紧紧的。
惠州小金口白石村罗玉通家中客厅里摆着上百个各种奖杯,罗玉通的父母罗盛强、李招娣说就差这块分量最重的奥运金牌了,很快阿通就会带回家。
罗玉通和郭晶晶的合照。

惠州小金口白石村罗玉通家中客厅里摆着上百个各种奖杯,罗玉通的父母罗盛强、李招娣说就差这块分量最重的奥运金牌了,很快阿通就会带回家。
罗玉通童年。

  19年零5个月,在跳台、跳板上无数次起跳、翻腾、入水,27岁的惠州娃罗玉通,真的实现了奥运金牌梦。

  8月1日晚10点,在2012伦敦奥运会上,罗玉通和陕西小伙秦凯,终于完成了梦寐以求的109C (向前翻滚四周半)动作,赢得104.88分,成为本次奥运会跳水赛第一个超百分动作。这也让他们以超出第二名22分的成绩,成为跳水男子双人3米跳板的奥运冠军。

  这,也是惠州历史上第一枚奥运金牌。

  童年琐忆

  鱼塘里练就小“水鬼”

  后来的各种跳水荣誉,都跟他家祖屋前的一方30亩的鱼塘,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哥哥罗玉波比他大两岁,小时候,两人天天厮混在一起。“感情好得没法说。”罗玉波说,家门口的鱼塘,就好比他们的“天堂”。

  每天放学回来,罗玉通就和哥哥、隔壁的罗福星三兄弟等七八个人,一起跳到水塘里玩。那时候,罗家门口有棵水桶树,一个人都抱不住。“阿通很胆大,五六米高就敢往下跳,跳下去再游回来,再爬到树上往下跳。”罗福星说。

  也正是天天在水里玩闹,罗玉通跟水有着天然的亲近性,“我那时候都叫他水鬼。”罗盛强笑着说,罗玉通3岁时,就被叔叔、伯伯抱到水里玩。

  兄弟俩在水缸里睡半天

  罗盛强承包了30亩鱼塘,还有早稻8亩多,晚稻20多亩。他和妻子李招娣天天忙得不沾家。“一大早就出去了,晚上8点多才回来,儿子都没时间带。”罗盛强说,因为太忙,两个儿子就交给母亲和大哥带。

  “阿通很乖,很听话,脾气也好。”提起童年,罗玉波笑了起来。有一年,他们兄弟俩在家里玩,当时院子里有一口水缸,大概五六十厘米高,里面装着水。不知是谁的主意,两人掀开缸盖跳进去,兄弟俩坐进去刚好够。玩了一会儿,两人居然睡着了。

  下午,奶奶看不到他们,就慌忙把他们的父母叫回来,在全村到处跑着找,找了半个下午也没找到。直到傍晚该做饭了,奶奶回家一掀水缸盖子,兄弟俩居然在水缸里挤着睡得正香。

  集训纪事

  用“退役”跳水板做练习

  1993年3月,当时的孤山体校教练到白石小学选跳水苗子,就看上了罗玉通“我们都是种田的,也不懂那么多。阿通拿到了通知书,就说"老爸,我不想去跳水。"我跟他说"不怕,还可以常回来",他才肯去。”于是,罗玉通就去了位于西湖孤山的惠州市体校。

  罗玉通的启蒙教练惠州市体育运动学校跳水队主教练黄玉玑说,当时,体校条件非常艰苦,1990年代前,学校从来没有买过一块新跳水板。最初训练都用木板,不怕水,还有一点弹性。后来,省跳水队里有“退役”的跳水板,上面的防滑沙都磨掉光了,惠州市体校就把板拿回来,自己重新去沾上防滑沙。当年,罗玉通就是用这种跳水板训练跳水的。

  一波三折进省队,差点被送杂技团

  1994年,跟着教练陈卫东训练了大约一年,罗玉通被带到省跳水队。结果,待了两天就让回来了“当时嫌他基本功不太好,”但黄玉玑不太相信,他说“总觉得阿通很有潜力,他身材匀称,协调性也好,身上关节都很柔软,而且水感很好,学动作很放松,才练了一年,就学会了入水和压水花了。”

  随后,罗玉通跟着教练余汉强训练了半年基本功。1995年,在参加广东青少年比赛后,罗玉通就留在省里集训。可大概十几天后,教练便打发他回惠州去。次年,黄玉玑再次带他来到省队,推荐给了谭良德教练。“当时也是勉强接受了他,嫌他力量不够。后来训练了一段时间,发现他还不错,就留了下来,到1998年就正式进了省队。”

  罗玉通进省队有点曲折,中间还发生了一件趣事。几次被省队退回后,他差点被送进杂技团。跳水要靠天分,如果练了两三年还进不了省队,不少人就干脆回到普通学校。“当时我对黄教练说,既然省跳水队不要玉通,干脆让他练杂技吧。”听罗盛强这么说,黄教练一听急了,马上说,别,罗玉通很有天分,是棵好苗子,水感也很好,练跳水将来肯定有出息。

  惊险经历

  两次遭劫还被扔进南湖里

  为了能待在体校,罗玉通曾向父亲隐瞒了自己的两次惊险历程。“那时候他在西湖训练,上课要到第三小学,每天都要路过苏堤。当时有其他学校的大学生拦住他要钱,搜了他的书包,发现什么也没有,就直接把他扔进了南湖,两次被劫都是这样。”罗盛强说,这都是1990年代的事了,直到2006年,他才跟家人提起来。“我问他当时为什么不告诉我,他说,反正我会游泳,扔进南湖也不怕,书包留在岸上呢。我就怕说了你担心我,不再让我去训练。”

  在跳10米台时右手被水打裂

  罗玉通比较能拼,这么多年来,他都没让家人、教练操过心。跳水训练很辛苦,但19年来,罗玉通从来没有因为辛苦而闹情绪。只有一次,在省队时,他哭了。

  罗盛强记得,1998年在省跳水队转正后,有一次从10米跳台上跳下来,伸手伸得早了,结果,右手无名指和小指之间都被水面打裂了。黄玉玑说,罗玉通有点内向,不敢跟教练说。再往下跳时,手很疼,伸手入水时水花就没压住,教练不满意,当即给黄玉玑打电话,让他把罗玉通领回去。这时,罗玉通也正哭着给父亲罗盛强打电话,“他说不练了,要回来。一问之下才知道他手受伤了。这还是他第一次自己说不练了。”

  2007年,失去奥运会参赛资格后,父亲曾劝他退役,罗玉通说,“老爸,不行啊,这么多年了,反正都要坚持下来的。”终于,他坚强地等来了2012年的伦敦奥运会。

  夺金当晚

  家乡人在大屏幕前喊加油

  前天晚上,在惠州市小金口白石村13号罗家祖屋前,惠州市体育局、惠城区体育局、小金口街道办竖起了一块大屏幕。白石村和周围几个村的人都来看罗玉通比赛。罗家祖屋前的水泥路上,各种车塞了几公里。

  来自小金口小铁村的欧桂昌说,车在路上堵住了,他们步行了两公里来看比赛。

  一看到罗玉通和秦凯出来,大屏幕前就会响起一阵掌声、欢呼声和口哨声。虽然远在伦敦的罗玉通听不到,但老家人还是站在屏幕前大声喊着“罗玉通,加油!”

  昨晚,罗玉通和秦凯一共6个动作,每个动作都拿到小组第一名。看到罗玉通只练了一年的109C动作,被完美地跳出来,然后流畅地入水,压住水花,欧桂昌鼓起掌来:“小鱼跳下来,都不只那点水花。”

  父亲含泪说“儿子辛苦了”

  看到109C动作的漂亮完成,罗玉通的父亲罗盛强激动地双手伸出了大拇指。等最终成绩出来时,他再也抑制不住激动,猛地站了起来,眼里早已闪着亮亮的泪光。

  “儿子,你身上伤病那么多,坚持了19年5个月,今天任务完成了。你没有辜负国家多年的培养,也实现了自己的梦想。儿子,你太辛苦了!”罗盛强声音沙哑地哽咽道:“这么久以来,我从来不敢在电话里问他训练的情况,他也从来没有诉过一句苦。但我知道,他在憋着一口气,为了实现自己的梦想,为了弥补曾经的遗憾。等到他回来,我要给他杀鸡宰鹅,好好地补一补……”

  黄业斌发微博祝贺

  前晚,受市委书记、市人大常委会主任黄业斌,市委副书记、市长陈奕威委托,市领导范中杰、华红、邓穗玲率队来到罗家,陪罗父罗母一起见证罗玉通的夺金之战。

  黄业斌还发微博说:刚看完直播,惠州小伙罗玉通与搭档秦凯合作,在伦敦奥运会双人3米板跳水比赛中,奋力拼搏,勇夺冠军,在此,我谨代表惠州市委、市政府和全市人民向罗玉通表示热烈的祝贺!这是惠州历史上首位奥运会冠军,让我们一同分享这份喜悦,荣誉属于罗玉通!荣誉属于全体惠州人民!让我们欢贺吧!

  人物特写

  错过两届奥运后,他一鸣惊人

  1985年,罗玉通出生在惠城区小金口白石村一个普通的农家。

  20多年前,谁也没想法到每天在鱼塘里游泳、晒得黑不溜秋的他,会成为站在世界巅峰的奥运冠军,而且,还把109C这个“世界最难动作”,做得如此完美。

  在跳水“梦之队”里,罗玉通是年龄最大的一名老将,但在奥运跳板上,他却是经验最浅的新兵。第一次参加奥运会,就拿到奥运金牌,一鸣惊人的背后,是他19个春秋的默默坚持和等待。

  罗玉通是个天才,教过他的教练,都这么形容他的天分。

  5岁接触跳水,8岁被选进体校,11岁进入广东省跳水队,14岁成为全国冠军并入选国家队……每3年一个台阶,罗玉通接连在跳水路上“起跳”:世界杯跳水锦标赛、国际泳联跳水世界杯、国际跳水巡回赛、亚运会、全运会、中国跳水明星赛……各种奖牌被他尽收囊中。

  昨日,在罗玉通家二楼墙壁上,记者见到了84枚各种奖牌。“今年的都还没拿回来,今年的都是金牌。这里面啥牌都有了,就差奥运这一块。”他的父亲罗盛强拿着桌上的奖杯说。

  为了这块金牌,罗玉通错过了两次比赛。2004年,本来有机会参加雅典奥运会的他,因为有彭勃、王克楠等实力强劲的队友,他因年纪较轻而未能入选;2006年,国家开始为2008年奥运会选队员。当时,因为跳台人才济济,罗玉通刚从跳台转到跳板才一年。因为发挥得不很稳定,加上腰伤作祟,最终也未能征战北京。

  今年,已经27岁的他,作为中国跳水梦之队里的老大哥,在“跳水暮年”终于拿到了奥运会门票,第一次在奥运会上惊艳亮相。

  现身说法

  109C?

  自己跳得挺满意

  昨天,记者联系了远在伦敦的罗玉通。提起109C的“惊人一跳”,他说,毕竟是第一次参加奥运会,感觉还不错,对动作挺满意。

  等中国队全部别赛结束后,他想回惠州待一段时间,好好休息一下,也多花点时间陪陪父母。“这么多年没在他们身边,很想念他们。”得知母校惠州体育运动学校的学弟、学妹非常想见他,罗玉通说,回来后一定会回母校去看学弟、学妹们训练。

  文化课?

  全运会后就回中大补

  19年的奥运梦终于圆了,对于将来的打算,罗玉通说,2004年,他取得了中山大学行政管理专业的录取通知书,因为忙于训练,一天课也没上。“等明年参加完了全运会,我准备回去好好读读书,补补文化课。”罗玉通说,至于学什么专业,到时再定。

  女朋友?

  就是亚运时“被献花”那位

  罗玉通今年已经27岁了。罗盛强说,2005年之前,他要求儿子不许谈恋爱,“怕情绪波动,影响了他训练。”罗盛强笑着说,不过现在儿子大了,感情这事都由他自己做主。

  昨日在采访结束前,记者还特地八卦了一下他的感情生活。罗玉通笑着说,他现在已经有女朋友。在2010年广州亚运会夺冠颁奖后,媒体拍到他曾拿着鲜花跑过去送给一个漂亮女孩,还亲热地轻抚了一下女孩的脸。昨天,罗玉通说,女朋友就是这个女孩,安徽人,不在体育圈。两人已相处了4年,感情很稳定。至于婚姻,他想等全运会过后再说。

  父母眼中

  最爱喝妈妈做的药材炖鸡

  1993年开始学习跳水后,罗玉通就很少待在家里。1996年进入省队后,每个月还能回家一次。2000年进入国家队后,12年春节,他只和家人一起过了两次。

  “上次见他,还是2011年10月30日,比赛后回来了,只在家待了两个晚上、一个白天就又走了。”罗盛强说,罗玉通最喜欢妈妈做的药材炖鸡,之前比赛时,他们还炖了鸡给罗玉通和杨景辉、郭晶晶他们喝。罗玉通回来后,还陪妈妈去市场上买菜。

  家里鱼塘被淹后全靠他养家

  平时,每个星期,他们都要跟罗玉通视频聊天一次,问他身体怎样,吃饭怎样,还让他不要乱吃。提起儿子,罗盛强总是很激动,他说,儿子很懂事,2006年家里涨水,20多亩鱼塘全部被淹了。这之后都靠儿子养家了。他很能吃苦,也很知道感恩。

  08- 09版采写:南都记者夏文格 实习生吴芳慧

  摄影:南都记者田飞(部分为翻拍图片)

  作者:夏文格 吴芳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