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桂林:考级不是给孩子设“关卡”(图)

2012年08月03日04:11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每年的考级,相当于对全省的音乐人才摸了次底。很多音乐人才就是在考级过程中被评委发掘出来,加以专业指点培养,成长为优秀的专业音乐人才。

  每年的考级,相当于对全省的音乐人才摸了次底。很多音乐人才就是在考级过程中被评委发掘出来,加以专业指点培养,成长为优秀的专业音乐人才。

  通过更广泛地建立考点,充分发挥考级的带动作用,全省多数地区的音乐普及程度、音乐教育水平都有了显著提高。

  本报记者 于国鹏 王红军

  实习生 王倩玉

  2012年中国音协音乐考级山东考区的暑假考级日前进行,本次音乐考级包括电子琴、钢琴、古筝、声乐、小提琴、二胡等10余项,仅在济南就有4000多名孩子参加。如何看待音乐考级,考级对孩子的素质教育有什么样的帮助,对音乐普及又能产生什么样的推动作用,本报记者7月30日采访了省文联副主席、省音乐家协会主席张桂林。

  相当于对全省音乐人才摸底

  山东省音协组织音乐考级至今已经有12个年头。

  对于音乐考级,省文联副主席、省音协主席张桂林这样评价:“音乐考级绝对不是设立关卡,而是为了让更多孩子喜欢音乐,在普及音乐的同时发现培养专业人才。”

  “在发现培养专业音乐人才方面,音乐考级作用功不可没。”张桂林介绍说,从全省范围来说,现在已经成长起来的一批年轻音乐家、演奏家,几乎都是通过“音乐考级”这一桥梁走出来的。“山东的孩子一向既优秀又刻苦,通过考级的促动,音乐人才大量涌现,成长迅速,现在有的成为专业艺术院校的老师,有的成为著名的演奏家。”

  一件亲身经历的事让张桂林至今记忆犹新。几年前,张桂林和山东歌舞剧院著名二胡演奏家张寿康到日照市五莲县的音乐考级考点当评委。二胡考级过程中,发现一个女孩子,二胡拉得非常棒。考级结束后,他们赶紧把这个女孩子的音乐老师找来,让老师注意好好培养这位很有潜质的“好苗子”。听到评委的评价,这位老师高兴之余又很遗憾地说,“这个女孩家庭条件不好,可能没法再学下去。”听说这种情况后,张寿康当即表示,可以让这个女孩子免费跟着自己学。张桂林还代表省音协向这个孩子赠送了一把很好的二胡,鼓励她好好学习。这也极大地激发了孩子学二胡的热情。后来,这个女孩以优异的专业成绩考上了中央音乐学院附中。在这件事的带动下,几年间五莲又接连走出了一批“二胡高手”。

  张桂林说,在全省各考点,这样的例子还有很多,“每年的考级,相当于对全省的音乐人才摸了次底。很多音乐人才就是在考级过程中不经意间被评委发掘出来,加以专业指点培养,成长为优秀的专业音乐人才。”

  宽严相济重普及

  张桂林介绍说,音乐考级同时也对音乐普及起到了显而易见的推动作用。

  以考级为龙头,不同门类的乐器发展起来,从二胡、钢琴、手风琴到后来的吉他、萨克斯,考级的项目逐渐丰富,相应的乐器门类练习者也逐渐多起来。此外,通过考级带动起来的各种样式的音乐比赛、展演活动,普遍性地唤起社会对于音乐学习的兴趣和热情,从而起到带动地区音乐水平提高、广泛普及音乐教育的作用。像今年的考级,仅济南考点就有4000多位考生,全省则达到数万人。

  张桂林表示,以前,全省各地音乐教育普及程度不一样,音乐教育水平参差不齐,往往经济发达的地区普及程度、教学质量更高一些。“考虑到这种情况,我们一方面在相对落后的地区建设音乐考级考点,发挥其在音乐教育方面的带动作用;另一方面,在考级评价体系上我们不搞一刀切,越往下走,或者教学水平普遍低一些的地方,考级时会略有宽松,但专业要求并不降低,对于处理作品、演奏作品所要求的能力考察并没有降低。”

  张桂林认为,通过更广泛地建立考点,充分发挥考级的带动作用,全省多数地区的音乐普及程度、音乐教育水平都有了显著提高。

  张桂林非常反对带着功利性的眼光看考级。“现在家长们在这方面已经有了很大转变,对于考级有了一种平常心,当成孩子锻炼心理素质、检验学习水平的一个机会。起初,家长们都特别看重证书、级别,哪个老师教得快就被认为是水平高,考级通不过,孩子哭家长也哭。这种类似应试教育的评价体系,造成音乐教学中出现大量拔苗助长的现象,很多孩子学习音乐的兴趣和积极性被挫伤。近几年,这种认识逐渐转变过来,反过来又能推动音乐的普及,形成良性循环,这是最令人高兴的变化。”

  他说,每个人都能懂点音乐,都会演奏一种乐器,对个人素质提升能起到明显帮助作用。“从这个意义上讲,考级绝对不仅仅是为了选拔或者培养少数的专业人才,最终目的还是为了带动群众音乐的开展和普及。

  考级凸显公益性

  为了更好地发挥音乐考级在音乐普及和人才培养方面的作用,张桂林表示,省音协已经建立起一套成熟规范的考级工作流程,建立起严格的考级评委制度、现场写评语制度,以保证考级的公正、科学、严谨。

  张桂林说,在考级过程中,专业评委要针对考生的表现,当场给出评语,“指出优点,更主要是指出缺点。像医生一样,不仅要诊断病人患了什么病,还要开出药方,这样才能通过高水平的专家意见,指导学生成长提高。”

  在考级过程中,音协考级的评委队伍实行“以老带新”的模式。同一考场安排新、老两名评委,通过“以老带新”,规范评委队伍的同时,也有效促进了评委群体的成长。”

  张桂林表示,在推动音乐考级更加科学化、规范化建设的同时,也继续追求凸显考级的公益性。他说,虽然考级的人数逐年增多,规模呈逐渐扩大的趋势,音协组织活动却并没有因此“沾光”。他算了一笔账,在十级考试中,组织高级别的考级考试实际上入不敷出,“低级别的考级,能够略有盈余。余下的钱,音协组织给孩子搞演唱会、乐器演奏比赛。至于评委们,一个考点考下来,最后报酬可能还不如他们上一堂课多,没有人计较,他们最看重的还是对音乐事业的感情。”来源大众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