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际奥委会官员称:对叶诗文无端质疑将毁掉体育魅力

2012年08月03日07:14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伦敦奥运会兴奋剂检测数量将创历届之最,从7月17日奥运村开村至8月12日奥运会闭幕,将进行约6250例检测,这意味着每两名运动员中就会有一人被检测,其中包括所有的奖牌获得者;同时,"超快"和"超灵敏"的检测设备和技术,也是奥运史上最先进的。”早在伦敦奥运会开幕前几个月,主办方就放出话来。

  “我们需要发出一个强有力的讯息,那就是伦敦奥运会不欢迎使用禁药的骗子。”伦敦奥组委体育主管埃文斯说。

  然而,“反兴奋剂力度空前”的威慑,并未阻住兴奋剂向伦敦奥运会“渗透”。

  从开赛第一天起,伦敦奥运会就接连爆出兴奋剂丑闻:国际奥委会7月28日宣布,阿尔巴尼亚举重选手普拉库因为药检未过关,已被逐出奥运会;7月29日,因赛前兴奋剂抽检结果显示利尿剂含量超标,乌兹别克斯坦体操运动员路易扎·加柳里娜被禁赛;7月30日,来自圣克里斯多福及尼维斯的短跑选手塔米卡·威廉姆斯又因在兴奋剂检测中被发现体内含有奥组委禁止的药物成分,不得不离开奥运舞台……

  体育的商业化及国家对奥运冠军的重视,财富与名誉的双重诱惑,让很多运动员甘冒被终生禁赛的风险使用兴奋剂;兴奋剂检测技术的提高落后于兴奋剂的发展,也令一些人心存侥幸。这些,都导致兴奋剂与奥运会如影随形。

  兴奋剂是竞技体育永远的敌人。凭借药力作用而非自身实力夺冠,不仅对运动员身心健康造成伤害,更玷污了体育公平竞争的准则,严重违背“更快、更高、更强”的奥林匹克精神。同时,体育的信誉也因此受到极大破坏:运动员成绩一旦大幅提高或爆冷夺冠,第一时间便会被习惯性地与禁药联系在一起,即使最终检测结果正常,人们还是不愿接受他们所看到的一切。

  此次伦敦奥运会上横空出世的中国游泳新星叶诗文,就是这种“习惯性有罪推定思维”的受害者。这个先后在两个项目中打破世界纪录、奥运会纪录,成为中国首个奥运会混合泳双冠王的16岁小将,从西方媒体那里收获的,不是掌声,而是一哄而上的无端质疑。

  国际泳联(FINA)在伦敦时间8月1日发表声明支持中国游泳小将叶诗文的清白。此外,国际奥委会、中国奥委会和英国奥组委也都发表声明支持叶诗文的清白,并对一些媒体对叶诗文的无端质疑表示遗憾。

  国际奥委会医学委员会主席艾恩针对西方媒体的质疑表示,“这是在毁灭体育的魅力。”

  阻击兴奋剂,重塑奥林匹克精神,需要大量人力、物力的投入,更需要法律、科技的多方发力。世界反兴奋剂机构(WADA)2003年颁布的《世界反兴奋剂条例》,联合国教科文组织2007年颁行的《反兴奋剂国际公约》,以及在此框架下各国政府制定的一系列法律法规,都为阻击兴奋剂提供了强有力的法律武器。然而,正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随着国际反兴奋剂斗争力度的加大,那些铤而走险者也练就了更深的“道行”,“血液兴奋剂”、“基因兴奋剂”等隐蔽性更强的新型兴奋剂的出现,都对兴奋剂检测提出了更高要求甚至颠覆性挑战。

  尽管伦敦奥组委反复强调,此次奥运会所有送检的血样和尿样将被储存8年,一旦有更先进的检测方法或接到举报,将随时再次进行检测,“即使在奥运会上蒙混过关,违禁者日后也将逃不过制裁”,但阻击兴奋剂注定是一场漫长而艰难的斗争。

  作者:李国民 李雨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