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对选手奋勇争败应怪谁 怎能让运动员成替罪羊

2012年08月03日10:23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八名女羽选手被取消参赛资格,世界羽联和国际奥委会这一纸重磅罚单引发了本届奥运会第一次强烈的“地震”。而对于金牌组合于洋/王晓理来说,以这样一种方式结束奥运征程,还要成为舆论的众矢之的,回头等到的又不是球队对她们的支援或安慰,而是近乎罪状宣判般严厉的谴责,这样的结果无疑让她们“很受伤”。于洋说出了“再见我最爱的羽毛球”这样令人伤感的话语,王晓理“你们取消了我的梦想”的呐喊也令人心痛,让这些为国拼搏的运动员流汗又流泪的罪魁祸首,到底是谁?专题策划 高克虎 专题撰文 信息时报记者 邓菲菲

  中国体育代表团:这有悖公平竞赛原则

  “羽毛球运动员消极比赛一事发生后,代表团高度重视,立即派专人对此进行深入调查。调查表明,运动员在比赛中的行为确实有悖公平竞赛原则,违背了奥林匹克精神,代表团已对负有责任的乒羽中心领导、羽毛球领队和相关运动员进行了严肃批评和教育,要求其深刻认识此事的严重性和危害性,并进行深刻反省、公开道歉,坚决杜绝此类事件再次发生。”

  李永波:对规则理解不太透彻该负的责任我一定负

  “这是个新的规则,过去我们参加的奥运会羽毛球比赛都是淘汰赛,淘汰赛很直接,我们大家都全力以赴打好每一场比赛。这次是先小组循环赛。最主要一点对赛制理解还不太透彻。无论我作为总教练,还是他们作为队员,对这方面没有理解透。觉得小组出线了,为了下一个阶段打得更好,没有真正积极地对待比赛。我觉得不管是规则也好还是别的,这都不是理由。关键一点我们没有以一个职业体育运动员的身份,认真对待每一场比赛。没有践行奥林匹克那种全力以赴,追求更高更快更强的那种精神。从这个角度讲,我们确实没有充分认识这一点。如今世界羽联已经做出决定,我作为总教练,确实觉得要向球迷和全国观众说对不起。该负的责任我一定负。”

  于洋:再见,我挚爱的羽毛球

  “我们首先因为昨天的比赛要向所有的球迷朋友们道歉,因为确实我们没有做到(遵循)奥林匹克精神,也没有给观众和球迷朋友们呈现一场我们自己水平的比赛,造成了很多不好的影响,所以在这里首先要跟所有的球迷朋友们道歉。这也是我最后一次比赛了。再见国际羽联,再见我挚爱的羽毛球。”

  美联社:金牌至上,李永波难以抗拒

  “李(李永波)在雅典奥运会后曾说过:如果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我们的调整能够带来金牌,我对此感到骄傲,中国人也应该感到骄傲。李,他的事业没有停止。”

  白岩松:不合理规则必须改

  “我们在骂我们选手的时候,应该做这样一个想象,他们该怎么办呢?玩命儿在小组已经出线的情况下,拿出最大的精力去赢自己不见得能赢的对手,然后目的是为了尽早碰上自己国家的队员,再把其中一对干掉,这是傻还是脑子进水呢?”

  消极比赛,规则之过?

  “女羽该不该罚”的争论焦点,大多集中在她们的行为到底是“消极比赛”还是“合理运用规则”上。赞成重罚者认为她们的行为严重违反奥林匹克精神,而反对重罚者则觉得这只是在规则允许的范围内适当的战术安排,可以理解。有球迷甚至将矛头直接指向了世界羽联:“你们制定的规则有漏洞,就不能怪有人来钻。羽联应该好好反省!”赛制漏洞,真的是造成“消极比赛”的最大元凶吗?

  正方:赛制不完善要运动员买单

  重罚的结果刚出来,包括涉事运动员在内的很多相关人士都将矛头直指赛制。王晓理愤而表示:“你们不完善的赛制却要我们买单,凭什么?”而于洋也坚持,她们只是受伤,“选择利用规则放弃比赛是为了淘汰赛”。林丹也对两位队友表示了声援,认为虽然她们的行为不符合奥运精神,但这次比赛的规则也是有一些“不合理的因素”。鲍春来也支持这种说法:“输球并没有违背国际羽联的规则,运动员为了更好准备后面的比赛,适当调整一下是可以的。而世界羽联倒是应该反思下,为什么两三个月前突然改变了规则,而又没有真正地考虑清楚,这样的赛制会出现什么样的问题。”

  这是奥运会羽毛球比赛第一次引入小组赛制,世界羽联表示,其目的是为了让实力较弱的选手获得更多的比赛机会,同时也可以更加准确地定位各位选手的实力。此前普遍使用这种赛制的是汤尤杯、苏迪曼杯这种团体赛,而为了避免故意让球来选择对手的现象,世界羽联在这些比赛的小组赛结束后都采取重新抽签的方法确定之后比赛的对阵表,这样就不会出现小组赛作假的情况。然而,这样的“经验”却没有运用到奥运会上,应该说也是导致出现这次“消极比赛”事件的原因之一。但世界羽联秘书长托马斯却丝毫没有反思的意思,甚至称羽联在制定新赛制时已经“尽量减少了选手操纵比赛的可能性”,并称这一赛事获得了“许多选手的好评”。

  反方:别人有错不是你犯错的理由

  在包括大部分媒体在内的很多人不遗余力地炮轰赛制的同时,也有不少人认为赛制这一枪中得有些无辜。在初始阶段采用小组赛赛制的不仅仅是羽毛球比赛,为什么别的赛种都能逐渐适应下来,反倒是羽毛球头回在奥运使用就闹出了这样的闹剧?有球迷更是不客气地说:“规则有漏洞,你就一定钻?得利了不说话,被抓就怪规则?这跟你裙子穿得短所以我强奸你有道理有区别?要么就堂堂正正别人不管做什么都可以名正言顺地打脸,要么就投机取巧但是得有承担被抓被处罚的勇气!别人有错不是你犯错的理由。”

  在对“赛制之过”持反对意见的一方看来,于洋/王晓理在比赛中的表现已经远远超出了“合理利用规则”的范畴,实际上,绝大部分看了比赛的球迷都会承认,这是一场“丑陋的比赛”。“保存体力不拼命赢不等于拼命去输,这球打得说得好听是消极比赛,说得难听是假球。田忌赛马是用劣马去比上马,不是让上马故意跑成劣马再变成上马!规则是小组第一打对面小组第二,可不是小组第一跟小组第一掐呢,有什么好规则逼迫的?既然中国选手都是最优秀的干嘛输丹麦啊?”对赛制有质疑,你可以在赛前或者赛后用合理的方式提出,中国运动员在问题面前采取近乎“自杀式”失利的极端行为,确实值得我们深思。

  遭受重罚,咎由自取?

  在世界羽联发布重罚公告之后,中国体育代表团迅速作出反应,发表声明称对这一处罚结果表示“充分尊重”,并称“于洋/王晓理赛场上的这种行为,违背了奥林匹克运动的宗旨和体育公平竞争的精神,中国代表团对此感到痛心,并坚决反对、严厉批评这种行为。”这样一来,“消极比赛”的责任被完全推到了两位运动员的身上。遭到这样的重罚、四年备战努力付诸流水,真的是她们咎由自取吗?

  正方:确实有悖职业体育道德

  至少就中国代表团和国家体育总局乒羽中心看来,运动员本身在“消极比赛”这件事情上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乒羽中心主任刘凤岩在接受采访的时候说:“王晓理和于洋作为优秀的羽毛球职业运动员,在这种(奥运会)比赛里面,采取消极比赛的做法,确实有悖于职业体育道德和奥林匹克精神。这给我们广大球迷造成了伤害,给我们中国体育代表团也带来不好的影响。应该给予严厉批评。”虽然他同时也表示自己“对队伍的管理和教育工作上有不可推卸的责任”,但认为显然被点名批评的王晓理和于洋才是更直接的责任人。

  “在这个事件上要深刻反思,杜绝今后出现类似的现象。我们是一支光荣的队伍,在为国争光多拿金牌的同时,也要展现中国体育健儿的良好精神面貌。”刘凤岩表示他们会通过工作,将“这件事的影响减少到最小”,继续“为中国争光,争取最好的成绩”。中国体育代表团的声明则称:“中国奥委会历来反对任何人、任何队伍、任何形式的违反体育精神和体育道德的做法。目前代表团正在对有关人员进行调查,将根据调查结果作出相应处理,同时强调各参赛队伍要继续弘扬奥林匹克精神,维护奥林匹克宗旨,维护中国体育代表团的荣誉,为伦敦奥运会成功举办和奥林匹克运动发展做出贡献。”

  反方:中间的努力谁能明白

  即便消极比赛是不对的,但要说王晓理和于洋弄巧成拙、咎由自取,又未免有些太刻薄了。众所周知,之所以出现王晓理和于洋的让球事件,起因是另一对中国选手田卿/赵芸蕾在小组赛中意外负于丹麦组合莱特/彼德森、仅仅获得小组第二,倘若于洋/王晓理按常理以小组第一晋级,两对中国选手将进入同一个半区,将在半决赛提前遭遇。为了提高中国队夺冠的保险系数、也为了保留中国队包揽金银牌的希望,于洋/王晓理才会“消极比赛”。单纯就于洋/王晓理个人而言,她们没有任何理由去输掉这场比赛。

  这也是为什么王晓理在处罚决定出炉后显得如此悲愤。为了今年的尤伯杯冠军,她甚至没有见到外婆最后一面,然而,再一次“为国家作出牺牲”,换来的却是这样的结果。“没有想过辛苦了四年的结果是这样!满身都是伤!为了比赛一直在坚持!从10年的不被认可!嘲笑!到现在能够有能力去争夺奖牌!中间的努力大家能够明白吗?我跟搭档一步步走过来大家看到的都是荣誉,可我们的付出呢?你们取消的不只是一场比赛,而是我的梦想!”于洋也显得十分失望:“运动员的伤病你们懂吗?辛苦地带着伤病备战了四年说取消就取消我们的参赛资格。你们无情地打碎了我们的梦想。”

  那个丑陋的决策者,没错?

  虽然关于该不该罚、罚得重不重众说纷纭,但就“消极比赛的决定绝非运动员个人做出”这一点,大家还是基本达成共识的。国羽向来就有让球的传统,中国体育“集体利益至上”的观念也不是存在一两天的事情,加上于洋王晓理本来就是排名第一的夺冠热门组合,就个人而言根本没有必要故意输球。这也衍生出了一个新的议题:两名运动员已经为她们的消极比赛行为受到了处罚,那“指使”她们让球的人,是不是也应该受到相应的惩罚?

  正方:不会处罚教练和成员协会

  早在公布对运动员处罚决定的同时,世界羽联就宣布,不会再对队员有其他追加处罚,目前只是取消奥运会上其项目的比赛资格。同时也不会对教练和成员协会处罚,只是针对运动员个人。世界羽联表示,他们将调出奥运会上所有小组循环赛时的比赛录像进行检讨回顾:“我们已经调出了所有小组赛时的比赛录像。尽管现在我们没有剩下太多的时间,但在奥运结束后我们会仔细审查各方面的反馈信息,反思这次(消极比赛)事情发生的缘由。”

  其实,提到国羽的“让球”,所有人第一反应都会想到总教练李永波。因为此前国羽几次已经“坐实”的“让球”事件都来自这位“老大”的授意,这次于洋/王晓理的“消极比赛”自然也与他脱不了干系。可是,向来高调的李永波这次却变得意外地低调,只是在道歉之余呼吁球迷冷静,同时表示自己会负责任:“请球迷及网友、观众耐心,等比赛结束我会择机把过程分析给大家听,别上坏人当。队员不容易、教练不容易、工作人员不容易、谁都不容易,骂人的也不容易,目前最重要的是把比赛打好。谢谢大家。该负的责任我一定负。”

  反方:运动员不可能自作主张

  不过,国际奥委会在这件事情上显然没跟世界羽联站在同一阵线,国际奥委会发言人马克·亚当斯表示,他们已经要求这三个国家(中国、韩国、印尼)着手调查是否有教练牵涉在内。“我们希望能在奥运看到有更多积极的回响,也必须确保这三个国家是和我们在同一阵线。因此我们希望在这一次事件中不是只有运动员遭到制裁,如果有犯事的教练也同样要受到教训。”看到昔日的队友被取消奥运会参赛资格后,前中国队男双主力、世界冠军张尉对她们表示了同情:“按我们以往的观念,如何保证最大机会夺取金牌,是教练和队员的第一选择。”当事人之一于洋的母亲更是流着眼泪为女儿鸣冤:“于洋从小就很听话,到队里也是,我不相信她会自作主张。”

  众所周知,中国竞技体育之所以取得如此多的辉煌,和一整套相应的机制体制密不可分。对于羽毛球这样的强势项目来说,保证取得金牌和银牌的成功率,成了这些机制中的最重要环节。毫不夸张地说,在奥运会上,“一人夺金,鸡犬升天”,里面涉及到一整条的利益链,运动员的行为根本不是她们自己可以左右的。所以在对于乒羽中心声明的评论中,绝大多数网友都表示,虽然运动员消极比赛的行为确实不对,但更应该惩罚的是指使她们这么做的“幕后黑手”,不应该让运动员成为“替罪羊”。 来源大洋网-信息时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