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次山:国内球员间比赛 运动员也需尊重

2012年08月03日10:29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正在加载中..."

  梁茵:各位好,欢迎收看今天的《新闻今日谈》,我是梁茵,今天已经是伦敦奥运会进行了第五天了,在昨天的比赛当中,女子乒乓球的单打决赛又引发了人们的关注和热议,两位中国选手在女子单打比赛当中碰面,而选手丁宁因为他的发球连续受到裁判的罚分,最终是不敌自己的对手李晓霞,输了这块奥运的金牌,但是赛后之后丁宁也是大哭着离开了在场,我们请首席时事评论员阮次山先生来为我们分析这一体育事件引发的争议,阮先生,您今天有没有看这个丁宁的比赛?

  阮次山:我从头到尾看了,对于这场比赛我们要从好几个方面去看它,第一个方面,我觉得这是自己同胞打自己,从国家体育总局,从我们的乒乓球队的总教练立场来看,反正你们俩打,谁打赢了冠军金牌,输的是银牌,所以对这一场比赛,我们没有给予两个运动员有必要的关注,比如讲因为同属一个国家队,同属一个教练,所以他们俩打真怪,金牌、银牌的时候没有教练,因为过去人家讲李晓霞是永远的第二名,因为他老输给丁宁,在世界杯、在世锦赛老输给丁宁,打那么多次只赢过丁宁一次,所以他们两个人打是非常激烈的,当然因为这场激烈的球赛,两个人必然,不管是裁判怎么样,我们一会儿再说,两个人必然在打的过程当中会有心理的起伏,会有技术的起伏,应该有人在旁边让他们有一个喘息的时间,别让两个人打到哪一个球风不顺的时候叫个暂停,所以一分钟的时间喝水。他们俩昨天从头到尾到了没有教练,所以这个就是我们。

  梁茵:没有按照一场正规的比赛去对待。

  阮次山:就是,原来教练坐在观众席上,不能对他有任何的指导,所以这个就是因为我们认为反正你们姐俩两个比,金牌、银牌都是中国的,这个是一个对运动员不尊重,为什么呢?固然他们是为国家争光,可是在他们眼里,他们两个是拼个人的荣誉,拼个人荣誉的运动员必须要获得适当的人道的关怀,我们可以这么说,昨天没有,第二点,如果没有教练在场,我们的乒乓球队的职员也应该有人在场替他们两个处理很多的问题,比如讲裁判,我昨天认为对于这一次丁宁在这一连串的比赛当中,由于某一种裁判的规则,在奥运似乎比较严格,一直挑剔丁宁下蹲式发球的毛病,说丁宁在对新加坡的冯天薇的时候,两次下蹲发球显然是她绝活,这个下蹲式的我觉得用的最多是日本的一个男的乒乓球员。

  下蹲式发球对付不容易看见,所以你不容易判断,他在跟冯天薇打的时候,两次裁判就判他你这个球不对,罚一个球,在这种情况之下,我们有两个疑问,乒乓球的裁判是坐在比较高的位置,你从高的位置,从视觉来上来讲,你看下面的,从15公分,20公分经常会有视觉上的误差,你会容易误判,如果你是直的,当然也许比较容易,可是网球跟乒乓球裁判坐的位置都比较高的,所以这个是裁判的部分,过去丁宁参加过多少世锦赛,超过多少的乒乓球所谓的大满贯,除了奥运以外,他从来没有被警告过,不要说被罚。

  然后你要知道乒乓球员,他练发球也好,练削球也好,一个这种练习几千次,该抛多高,抛很高也好,抛低也好,他已经习惯了。

  梁茵:形成他的一套技术性动作了。

  阮次山:他已经生理反应了,所以他过去抛的那么高,从来没被挑战过,所以他习惯了,你现在在这个时候挑剔他说没有超过15公分,他不知道怎么发了,因为他这个手,右手、左手抛球的左手、右手,已经变成生理反应了,一上来就叫他在球场上改变,说他违规了,难道是过去训练的时候,他的队友,他的教练都没有明白这点吗? 来源网络编辑:谢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