阮次山:将消极比赛责任推给运动员有失公允

2012年08月03日10:29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正在加载中..."

  梁茵:如果说这个里边,其实并不在于我们的运动员有什么样的根本性的错误,不在于我们的团队,因为这是我们团队用的一个战术性的方式,但是问题上现在我们看到韩国队、印尼队都去申诉,中国队只是认下来这样一个判罚,在您看来。

  阮次山:韩国队申诉我是觉得这个跟韩国民族的性格有关系,他申诉的理由中国队这样打了,我有一样学一样,这什么话,中国队跳水,你跳不跳水,所以这个说法当然很快就被批驳的,当然被批驳,你申诉好听一点,然后印尼一看韩国没驳回,他就放弃申诉,我们就放弃,尤其我觉得我们认错的理由是不对的,你认错,你说我们服从羽联的决定,我尊重他,算了,后面别在说了,后面又对我们的运动员这种表演违反运动精神感到痛心,这种话我觉得是胡说八道,而且是推卸责任,我们的运动员哪会自己愿意自己这样子干,不是你们的教练,不是你们代表团下令自己做,他会这样做吗?

  好了,这种事情出了以后,你把责任退休给这两个优秀的运动员,这个是我觉得是有亏职守,幸亏这个裁决不是这次就把他们踢出奥运比赛之外,他们还是可以参加单向的,所以我为什么说对于我们的体育总局的声明还有教练的声明是伪善的。

  梁茵:这个时候就像丁宁那件事情,站出来应该保护我们的运动员。

  阮次山:对,而且要有担待,错了不是他们俩的错,你这个羽球的代表团的策略弄错了,你说你没有体会到新的规则的,这什么话,大家都知道你在胡说,你就干脆就讲这不得已的,认错在我们的社会好像是很难的一件事情,我为了这种文化,我跟西方国家探讨过,就像日本,你为什么不认错呢?慰安妇的事情,或者在二战时候屠杀南京为什么不认错呢,他们跟我讲是因为你们东方文明是孔孟文化,认错是丢人,我们西方是基督教文明,我们经常向上帝认忏悔,我们忏悔习惯了,忏悔反而是一种美德,所以这点我觉得我们在面对未来或者是面对社会的时候,我们该负责的人要有忏悔的勇气,是你该负责你就该负责,牺牲这两个小将会是什么样?你要跟他们道歉。

  梁茵:否则的话真的会打击所有的运动员。

  阮次山:对,我今天提出来,就是我们所有的社会上的这些价值标准大家不要假惺惺的,所有的运动员为了争取运动的结果,金牌也好,比赛也好,NBA也好,大家都会针对现状来有自己调试比赛的心态和比赛的方法,当然有人开玩笑说,可能我们这几个队表演的方法太难看了输的太难看了,第一局发球也发不出去,也许这个是我们唯一可以说你们演技不好,所有的运动球队,就像日本女足对南非,他演技也好,你无法挑剔,我们只能这么说,对于我们所谓尽全力的运动员,他们的可爱,我们是必须给予适当的尊重。 来源网络编辑:谢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