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故事]奥运乌龙多:国旗国歌用错 媒体座席不够

2012年08月05日09:28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中广网伦敦8月5日消息(中国广播联盟奥运前方记者舒晶晶)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奥运赛场要变成"乌龙院"了。有媒体做了个总结,把乌龙事件划分为国歌篇、国旗篇、开幕式篇和场馆篇。从系列到篇章,盘点得相当全面。

  做出了专题说明问题确实出了不少。国歌篇是男子佩剑赛,匈牙利选手斯拉奇夺金获得冠军,颁奖的时候,国歌却怎么听怎么变扭,走调得连匈牙利人自己都听不出来了,走调得很离谱了。另外,15岁立陶宛选手梅鲁塔耶特的遭遇也有点让人同情,拿了女子蛙泳100米金牌,小姑娘眼看着国旗缓缓升起,正热泪盈眶,突然音乐放到一半没声了。

  主办方的失误,让这个感动瞬间变了味。有人伤了心,也有人意外上了镜。奥运开幕式上,一位神秘女子面带笑容,身穿红衣,赫然走在印度代表团旗手库马尔身旁。可她不是运动员,也不是代表团成员。她是谁?怎么混进队伍的?伦敦奥组委主席塞巴斯蒂安·科作出解释。

  塞巴斯蒂安·科:她是工作人员。很明显,她是兴奋过度了,她不应该出现在那儿。我将和印度代表团讨论此事。

  塞巴斯蒂安·科也很无奈,有人蹭进队伍,再怎么解释,印度军团也不解气。当然,这边是有人横空出世出现在开幕式的赛场上,另外也有人连开幕式点火都没看上,这就是比较悲摧的日本代表团,被全部引导出赛场,连点火仪式都没看上,这也成了"开幕式一景"了。

  昨天网球女子单打,小威廉姆斯2比1赢了莎拉波娃,却没想到输在了升国旗上。一阵风刮过,挂在最中间的美国国旗没顶住,被直接吹走。

  有人说这是一个意外因素,天公不做美,但其实国旗如果绑结实了,可能就不会出现这样的乌龙事件。乌龙不断,外加各种申诉,要说这次奥运的组织工作,的确是有一些混乱。我们的记者深有体会。

  你这几天有没有亲身经历一些乌龙事件?

  记者:

  确实没少经历,比如开幕式上日本队被引导出了开幕式现场,当时我就在场,虽然我没有注意到日本队的走势,但是当所有运动员站好之后,因为日本队穿的衣服和中国队很相像,我也找了一下日本队的衣服想对比一下,结果我没有找到,可能是被脑子不太清楚的引导员给引导出去了。

  我在现场还见证了几次乌龙事件,比如举重,中国运动员吕小军在挺举比赛当中,应该是举三把,但是他只举了两把,因为现场大屏幕上显示他的名字该他出场了,吕的拼音是LV,但是现场给显示成了LU,吕小军觉得好象不是在叫自己,所以就没有出场,但是时间过了,他就错过了第三举。虽然他的成绩,前两举已经足够,打破世界记录足够夺冠了。

  男子25米手枪的速射决赛,第一名是韩国的90后的小将,第二名是中国的陈颖,结果组委会现场在念成绩的时候把韩国运动员的国籍念成了朝鲜队。每念一个运动员的名字和国家的时候,运动员要举手向观众致意,结果这名韩国运动员都没有举手,可能心里不太爽。

  现在奥运赛场已经成了乌龙院,在你身边的同行,一些国外的媒体朋友是怎么来报道或者评价的?

  记者:

  我们之间沟通很多,在坐媒体班车的时候大家就会闲聊,实际上外国媒体的观察和感受跟我们都是差不多的。他们举了个例子,28日奥运会开幕之后,比赛第一天,他们早上从新闻中心坐班车准备去其他的场馆,结果绕了45分钟又原路绕回了MPC,因为司机说不认识路,从那之后,每一辆媒体班车上都专门配了一个导游和一个GPS导航仪。

  举重比赛,陆勇180公斤抓举比赛的时候,在我们媒体席新闻中心这边屏幕上显示的是100公斤,当时中国记者都没有注意到,是外国记者注意到怎么这么低,之前都是180或250,中国记者惊出了一身冷汗,赶紧往现场跑,一看是技术屏显示错了。

  最让外国媒体诟病的是美国男篮梦十的比赛,组织方面经验不足造成了乱子,媒体席座位不够,一票难求,下午3、4点的比赛,有记者上午11点有经验的去占座位了,后来的就基本上没有座位,有的中途出去上厕所就回不来了,梦十的比赛就变成了凭票入场的高需求赛事,随着比赛的进行,这种小乌龙事件,作为记者我们都已经习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