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运选手们谁的“副业”干得好?特效师练摔跤(组图)

2012年08月05日14:55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奥运选手们谁的“副业”干得好?特效师练摔跤

  先驱是个送水工

  说起奥运会上“不务正业”的鼻祖,那还得从1896年首届奥运会说起。

  4月10日下午,马拉松比赛当日酷热难忍,路上灰尘满天,人口仅13.5万的雅典城内有10万名观众涌进了奥林匹克体育场,等待着选手们冲线的那一刻。当希腊人路易斯的身影出现在体育场大理石入口处时,希腊人沸腾了。

  路易斯1872年出生在希腊山区的小乡村,只有1.59米高,体重还不到55公斤。年幼时,路易斯的家境十分贫寒,他只能从小就以放羊为生,而不放羊时就用马拉水到雅典周围的村子叫卖,常年驾驭牲口,让路易斯练就了极佳的耐力。

  因为给希腊赢得了首届奥运会上唯一的一项金牌,路易斯成了希腊人的英雄。可路易斯的要求很简单:一辆车和一匹马。他能够用马车把淡水从他的村子运到雅典,他要养活他的两个孩子。此后,他回到村子当上了乡村邮递员。

奥运选手们谁的“副业”干得好?特效师练摔跤

  投掷冠军是钢琴家

  拿得了铅球和铁饼的奥运金牌,肯定是个力大无比的大力士。不过,你别往五大三粗上去想,因为原来投掷冠军也能是个钢琴家。

  这事得追溯到1948年的伦敦奥运会了,当时25岁的法国女选手奥斯特迈尔一人获得了铁饼和铅球的金牌,还拿到了跳高的第三名,着实让人刮目相看。

  不过,令人惊艳的可不只是奥斯特迈尔惊人的运动天份,她居然还是一个钢琴家!奥斯特迈尔出身于音乐世家,母亲是音乐教师,外祖父是作曲家。她4岁开始练习钢琴,19岁就拿到了巴黎音乐学院一等奖。而在参加伦敦奥运会前3个月,她才从巴黎音乐学院毕业。奥斯特迈尔常对人说:“我是一个爱好运动的钢琴家,不是一个会弹钢琴的运动员。”

  奥斯特迈尔外出比赛,除了带上跑鞋之外,箱子里总要放一件晚礼服。因为她在比赛期间也免不了要去音乐厅演奏她所喜爱的勃拉姆斯或李斯特的作品。她说:“我对待田径比赛就像对待自己的演出那样认真,因此才能获得胜利。”

奥运选手们谁的“副业”干得好?特效师练摔跤

  芬兰警察跑得快

  本来是个警察,没事审审犯人。没想到却半路杀去参加了奥运会长跑比赛,还一口气在两届奥运会上拿了4枚金牌,这个副业干得让人无话可说。

  1972年慕尼黑奥运会,23岁的维伦站到了男子一万米的起跑线前。在这之前,他是个默默无闻的芬兰警察。跑到第五圈,维伦突然被绊倒。不过,他镇定地站起来接着跑,而这时他已被落下十几米了。很快,维伦追到了第二,而即将冲刺的时候,他突然发力,第一个冲过了终点,并且打破了长达7年的世界纪录。10天之后,维伦又夺得了5000米金牌,成为奥运赛场上的长跑“双冠王”。4年后的蒙特利尔,维伦成功卫冕。

奥运选手们谁的“副业”干得好?特效师练摔跤

  会计师比铁人三项累

  昨天, 约根森站到了伦敦奥运会女子铁人三项比赛的赛场上,这一天距离她正式改行刚刚两年。2010年以前,约根森是一名出色的美国的注册会计师,而这一刻,她是一个奥运选手,她拿到了一个第四名。

  说起约根森,这行改得挺让人大跌眼镜。要知道,她可是在美国威斯康辛大学麦迪逊分校拿到了会计学的硕士学位,并且考取了美国的注册会计师(CPA)。硕士毕业后,她也曾拿到了一份理想的会计师工作,进入了四大国际律师会计事务所之一的安永工作。风光且收入不菲,怎么都是一份让人眼红的好工作,但是偏偏约根森自己改了行。2010年,她转行成为了一名铁人三项运动员。

  “我平时就喜欢游泳,跑步和自行车,能够将喜欢的东西成为工作多好呀。而且比起以前繁重的审计工作,我真的觉得铁人三项相对来说更轻松一点。”约根森这样说。

  当然转行也不真是去打酱油的。别看从事铁人三项运动才两年,约根森可是收获不菲:她首先在去年墨西哥蒙特雷铁人三项世界杯上声名鹊起,获得第五名;接着在8月举行的铁人三项伦敦站暨伦敦奥运测试赛中豪取亚军,是目前美国铁人三项国家队里最著名的选手之一。这行改得,你不佩服都不行。

奥运选手们谁的“副业”干得好?特效师练摔跤

  模特也能掷标枪

  从北京奥运会到伦敦奥运会,巴拉圭姑娘弗朗哥绝对是个大名人。不过,这和她的标枪成绩没有太大关系,这主要得益于她的第二份职业职业模特。

  算上这届,弗朗哥已经代表巴拉圭队参加过三届奥运会了,虽然没有一次拿到像样的成绩,但每一次,有“枪花”之称的弗朗哥都是奥运赛场上最吸引眼球的运动员之一。本届奥运会开幕式上,导播给了这位巴拉圭美女足足5秒的特写镜头!其实这并不奇怪,早在4年前,她就一度被称为“北京奥运第一美女”。

  有如此姿色,只在田径场扔枪岂非屈才?事实上,这位有着性感红唇,黑发大眼的南美美女曾经参加环球比基尼小姐大赛并获得亚军,2004年雅典奥运会之后她被模特经纪公司相中,走上了自己的演艺道路,并在2006年获得世界小姐称号。2009年还被美国杂志《Askmen》评为99位全球最令人向往的性感女人之一。现在,她还是耐克公司的模特、巴拉圭电视台的主持人,本次奥运会开始前她甚至拍了一组半裸写真,为巴拉圭奥运代表团赚足了眼球。

  他们都很“忙”

  大学教授改射箭

  石津优,日本男子射箭队选手。他原本在一家大学任职,但为了备战伦敦奥运会,今年3月份工作合约到期之后石津优果断选择了辞职。但这一决定也给他带来了沉重的代价,因为箭、弦,包括训练场地的费用都是一笔不菲的投资。场地费用,石津优还能用当清洁工的方式来减免,但箭和弦的巨大投入却让他背上了不菲的债务。

  看门人改跑马拉松

  埃塞俄比亚人布塔参加的是马拉松比赛。他原本是一位难民,因为和父亲持不同政见逃到挪威避难,在挪威呆了几年后,布塔2011年终于获得了挪威国籍,现在他的工作是看门人,还包括打扫大楼卫生之类的琐事,因为马拉松训练不需要任何成本,布塔还算是幸运。但在北欧冬季长度惊人,地面积雪不利训练,他不得不在为污水管道而建的地下隧道完成自己的日常训练。

  环卫工去举重

  娜塔莎·帕杜,今年伦敦奥运会69公斤级女子举重运动员,她父亲特里曾在1968年和1972年奥运会两次进入前十名。不过娜塔莎年少时并没有选择举重,但父亲的去世却让娜塔莎改变了想法。天生一副举重运动员的好体格,坚持每周9次的训练,娜塔莎很快获得奥运参赛资格。而在赛场外,36岁的娜塔莎是一位老老实实的环卫工人,不训练的时候,她的工作是在利兹搬运垃圾桶,清理街道垃圾。

  特效师练摔跤

  来自美国的查斯·贝茨可不只是一位肌肉发达的莽夫。作为一名动态特效设计师,只要输入他的名字,就能找到他设计的网站。从5岁开始,贝茨就在父亲的帮助下接触到了摔跤这个项目,从此以后,他的生活再也没有和摔跤分开过,动态特效设计只是他另外一项爱好而已。4年前无缘北京奥运会,本届伦敦奥运会,他终于如愿以偿。(李立)

  作者:李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