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公益不是捐款或请贫困儿童旅游(图)

2012年08月06日03:59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博主:肖阳
博主:肖阳

  “公益”事业,越来越成为一个“花边”新闻,越来越成为企业作秀与处理危机公关的“行为艺术”。而旅游产业中的公益事业,捐款与请贫困儿童吃饭、旅游的做法只是短视行为。到底,旅游产业中的公益如何才能做到极致?

  近年来悦榕庄集团以“拥抱自然”为主题开展了多项海洋生物保育工程,如研究珊瑚再生、濒危绿海龟保育、海滩侵蚀以及沉淀物运动等内容,还通过普吉岛的长臂猿复原项目、曼谷的亚洲象保育项目、塞舌尔的玳瑁海龟家园挽救工程等活动,用实际行动参与到公益事业中。而丽思卡尔顿酒店也将公益结合到每一座酒店驻地,比如在上海参与了开展水乡乌镇的旧屋修复工程,在深圳推出红树林保护活动等,不胜枚举。

  可见,旅游产业中的公益行为可以做到极致与多样性。在我所了解的旅游业界中,香港海洋公园在公益与科普方面的表率,堪称标兵。他们不断推动教育活动,早年成立了“海洋公园教育学院”,专为教育学院毕业生举办教师工作坊及为学童举办教育及幕后游踪活动;只要预约,孩子们可以走到“幕后”,走近各种珍稀动物,深入了解大熊猫及小熊猫、海豚和海狮、鸟类、鱼类或植物等生灵的习性与生态;此外,门票收益、园区餐厅的收益等亦长久地“捆绑”在“保育基金”上,保育基金工作人员与渔农自然护理署合作,组成12人队伍,全年无休地跟进香港水域内的鲸豚搁浅个案,据说,这是目前唯一参与鲸豚搁浅工作的保育团体。

  国内大多数主题乐园,总在公众面前强调客流量的多少,总在强调公众青睐的数据,但几乎没有乐园或科普中心,有能力说出自己在科普与公益方面的贡献。试问一下,同样为国立性质的诸多动物园,能做出多少科研成果或是给多少孩子带来科普教育课堂?比如说广州动物园吧,的确是几代广州人的共同记忆,但在大众科普方面,能否做到如此科学?或许有人要出来反对声称,动物园方面政府投入太少,而且随着私营主题乐园的强势加入,动物园已日益式微。那么,为什么动物园收入难以为继,不受待见?又试问,我们走进动物园,能获取什么样的欢乐体验?又能增长什么动物保育知识?

  旅游产业与其他产业不同,更多兼顾了玩乐与教育、科普的功能,因此如何将这种人见人爱的玩乐产业做得更兼具公益性,在我看来,贵在实用与持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