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专家:向无国籍柔道选手喝彩!

2012年08月06日05:15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在奥运会上,我期待着遇见世界级明星。有一天晚上,我在篮球馆遇见了姚明,还瞥见了法国总统奥朗德,甚至和微软创始人比尔-盖茨都差点擦身而过,他对乒乓球的爱好并不为世人所熟知。此外,我还认识了一个不出名的柔道选手,28岁的雷吉纳尔-德-温德特,他出生在位于委内瑞拉北部海域的库拉索岛上,因为国际奥委会没有正式认可作为荷兰王国附属国的库拉索为一个国家,所以温德特只能以独立运动员的身份参加比赛。

  我先和他电话沟通了一下,这样做是因为除了比赛结束后的几分钟内,其它时间要接近运动员是很困难的。他说愿意接受采访也有时间。于是第2天早上,我和他相约在柔道的比赛地Excel体育馆见面。有几个记者也加入了我们,整个对话非常有激情。以下是部分摘要,因为该运动员对出名不是很感兴趣。

  -尽管第一轮就被淘汰,但仍然是一次有积极意义的经验吗?

  -失败,就要接受。重要的是进步。奥运会仍然是一个无与伦比的经历。我在主会场参加了开幕式的运动员入场仪式。当我到达的时候,和另外3名独立运动员一样,心情开始变得激动。有个年轻女孩对我们说 :“参加入场式真是太无与伦比了,必须记下这一笔”于是,我们就一路上跳着舞。

  -作为独立运动员碰到什么困难吗?

  -没有,在奥运村里,我想其他运动员一样生活,虽然我没有 权利代表我的国家。除此之外,我有着别的运动员一样的优先权利和优先通道。另外,国际奥委会也帮助了我。我收到了参加开幕式的服装,一个包和训练用服,因为在奥运期间,我无权穿戴或佩戴有明显库拉索标识的衣服或配件。

  -不能代表自己的国家让你感到悲伤吗?

  -是的,会悲伤,因为我是如此渴望这样做。在其它国际比赛上,我可以代表库拉索因为国际柔道联合会认可我的国家,只有奥运会不行。我希望在里约,我或者其他人,可以让人们认识库拉索国旗。

  -在库拉索,柔道是职业化的吗?

  -不,在大学课程结束后我就成了一名电脑程序员,已经4年了。我的工作时间是早上8点到下午5点。然后,从6点训练到8点。我就是这样兼顾工作和柔道,因为其实柔道不能带给我任何东西,仅仅是因为对柔道的激情,使我5,6年来始终没有放弃训练。

  -你的雇主同意放你参加奥运会吗?

  -他给了我一个月的带薪假期。库拉索奥委会也和我的雇主商量,让我在奥运前夕赴迈阿密进行训练,因为那样我要离开库拉索超过一个月。8月3日我就回国了。在这样的激动过后,我需要好好休息。

  混合区是让运动员接受世界各地媒体采访的一个公共区域,在这里,我们和温德特交谈了25分钟,然后他背上他的包,赶上他的教练离开了我们的镁光灯。在我们返回记者席入座,观看那些更有名的柔道运动员的较量的时候,我对自己说,我们经常对那些知名的人更感兴趣却忽略了那些不知名却有着丰富人文故事的男男女女,这是一个错误。

  作者:迈克尔-卡罗,前队报奥运编辑部记者,有10年综合体育项目报道经验,现任法国星期天报体育部综合体育负责人。 来源搜狐体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