弟弟落水,姐夫跳江施救再没起来(图)

2012年08月06日05:39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弟弟落水,姐夫跳江施救再没起来
弟弟落水,姐夫跳江施救再没起来

  昨日事发朝天门5码头,姐夫与姐姐结婚才半年,年仅29岁,目前搜救工作仍在进行中

  昨天傍晚6点,渝中区朝天门5码头上,水边戏水的人围满了岸边,一幅夏日安宁的景象。可他们都不知道,在1个小时之前,这里曾发生了让人心惊胆战的一幕,一位男子为了营救亲人,被湍急的江水冲走。

  男青年落水众人呼喊

  昨天下午4点50分左右,朝天门5码头的岸边,人们正在有说有笑地乘凉。

  大家都没注意到,一个打赤膊的年轻人,正一步一步试探着,小心翼翼地踏进水中。一下子,这个男青年没有站稳,跌进水里。

  看到男青年在水中挣扎,旁边的群众都喊了起来,有的人慌了神,赶紧光着脚就往岸上跑,有的人则跟着被湍急江水冲走的男青年,一边跑一边在想办法施救。

  当时,呼救的声音引来了远处的人,大家纷纷往这边跑,指指点点。可看到长江江水如此湍急,没有人敢下水。

  有人下水施救被冲走

  事后在江边卖凉粉的张大妈回忆说,正在大家无计可施的时候,旁边一个身体健壮的男子,急匆匆跑到水边,“鞋子、衣服、裤子都没来得及脱,就对直跳进水里去了!”

  眼看男青年快要被冲向江心,下水施救的男子好像在水里拉了一把,男青年这才向岸边的趸船漂去。

  男青年在水里起起落落,好像吃了不少的水。幸运的是,他在几秒钟后,就漂到了连接5码头大趸船的一艘小船边,抓住了小船边的钢缆,这才没有被冲走。有人扔了一块木板给他,男青年这才回到岸边。

  可这时大家发现,下水救人的男子似乎有些体力不支了。还没等众人反应过来,男子已沉入水中。“他们赶紧拿着扁担,到趸船上去捞,可人再没有露起头。”卖凉粉的张大妈说。

  大约20秒后,5码头趸船下游约100米的水域,有人看到溺水男子的身体突然浮出水面,可没多久又沉了下去。之后,这名男子再没有浮出江面。

  5码头边,围观的人群中,一位年轻女子哇哇地大哭起来。而获救的那名男青年,坐在水边喘着粗气,脸上不知是泪水还是江水。

  长江上快艇来回搜救

  下午5点05分,接到报警的小什字消防中队和太平门水上消防中队赶到现场。消防队员和水上派出所民警一起,一部分人沿江边搜救,而快艇则在江中央来回搜寻。

  下午5点25分,当晨报记者赶到现场时,岸边的群众仍在议论纷纷。

  围观的群众称,救人的男子失踪后,在岸边哭泣的年轻女子是他的妻子,而获救的男青年也被派出所民警带走。

  在朝天门水上派出所,女子的哭泣声一直没有停过,从办公室里传来。民警称,获救男青年和失踪男子的妻子两人的情绪都十分激动,因此不便接受采访。

  原来是姐夫去救了弟弟

  此时,民警通过电话,联系失踪男子的家人,向家属告知实情。原来,救人失踪的男子,正是被救男青年的姐夫。

  在厕所里,获救的男青年小石(化名)也大声地哭了起来。他告诉记者,他今年23岁,是从外地到重庆玩的。失踪的姐夫今年29岁,和小石的姐姐刚结婚半年。昨天下午,他们一行三人到朝天门游玩。快到傍晚的时候,来到了江边。小石脱了衣服,下水乘凉,而姐夫和姐姐则在岸边。

  小石获救后,心情一直很沉重。虽然民警不断地安慰这对姐弟,但失去亲人的伤痛让他们的泪水始终流个不停。

  江边乘凉者仍有不少

  下午6点,距离事情发生才过去了1个小时,出事的朝天门5码头边,早已恢复了平静。和之前相比,在江边乘凉的市民更多了,大人和孩子在水中嬉戏,不时发出欢乐的喊声。

  而目击了这起落水事故的趸船工作人员,一言不发地凝视着距离岸边不远处水中的漩涡。

  晚上8点,晨报记者离开时,失踪者的家属还未赶到。而从水上消防中队的消息称,经过他们1个多小时的江上搜救,没有发现失踪的男子。失踪者生还的希望已十分渺茫。

  目前,搜救工作仍在进行中。 本组文/重庆晨报记者 谭遥 王婷婷

  江边乘凉

  这些情况要预防

  随着气温升高,傍晚到江边散步乘凉的市民越来越多,警方提醒,从以往的出警情况来看,大家在江边乘凉时,除了防止溺水外,还有一些情况需要注意。

  一、保管好财物:市民在水边戏水时,为防止钱包、手机进水,许多人选择将财物放在岸边距离自己较近的位置。警方提醒,财物最好是随身携带,或交人保管,以防有人顺手牵羊。

  二、随时注意水位:涨水季节,水位变化迅速,警方经常能接到垂钓者被水围困的报警。民警提醒,在江边散步垂钓时,不要离开岸边太远,且要随时注意身边水位涨落变化,以免遇险。

  三、别把车停江边:在江边停车时,不要距水边太近。如要长时间停车,不要将车停在江边。

  朝天门5码头,市民在码头处玩耍,不远处的漩涡水很急。 重庆晨报记者 王海 实习生 胡杰儒 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