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定力夺金牌父母一夜未睡 曾差点因伤放弃竞走(组图)

2012年08月06日14:07 | 我来说两句(人参与) | 保存到博客
远在云南老家的陈定的奶奶、父母 都市时报记者 徐赵全
陈定力夺金牌父母一夜未睡 曾差点因伤放弃竞走
远在云南老家的陈定的奶奶、父母 都市时报记者 徐赵全
为中国代表团拿下本届奥运田径首金的云南籍选手陈定新华社 图
为中国代表团拿下本届奥运田径首金的云南籍选手陈定新华社 图

  东方网8月6日消息:北京时间8月5日凌晨1点多,伦敦奥运会男子20公里竞走,陈定以1小时18分46秒的成绩夺取金牌,并创造了新的奥运会纪录。当陈定面带笑容、挥舞双臂冲过终点时,离伦敦万里之遥的云南保山市龙陵县镇安镇陈定的家里沸腾了,家人、亲朋好友以及镇政府的领导们举杯相庆,鞭炮声、欢呼声响成一片,比过年还热闹。陈定的父亲陈保凡和母亲杨完珍激动得流下了热泪。

  >>>点击进入2012伦敦奥运会专题

  太兴奋 陈定父母一夜未眠

  当晚,陈家成了全镇最热闹的地方。刚吃过晚饭,陈定的父母、奶奶就坐在沙发上,把电视机锁定到奥运频道,一边看其他比赛一边等待陈定出场。夜幕降临,陈定的叔叔、婶婶,村里的亲朋好友、左邻右舍陆续来到陈家,他们要一起观看陈定的比赛直播,一起为陈定加油。不一会儿,镇政府的领导、卫生院的医生们也来了,陈家的客厅挤得满满的,连门口、院子里都站满了人。数十人围在一台25英寸的电视旁,嗑着瓜子,喝着茶水,有说有笑地等待着。

  凌晨0点,伦敦奥运会男子20公里竞走比赛开始了,但央视并没有直播。现场没有人走开,大家依然在耐心等待。“就算不直播,新闻总会播的吧,不着急,慢慢等。”半个小时过后,电视直播画面切换到了竞走比赛。大家都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屏幕,寻找陈定的身影。

  “看,穿红衣服、带白帽子那个就是陈定。”屋子里的人兴奋起来。而这时,最紧张的是陈定的母亲杨完珍,她虽然不会像年轻人一样把“加油”二字喊出来。但却默默地在心里为儿子祝福、祈祷。“当我看到陈定咬着牙拼命地往前走,但他的前面还有好几个选手,我很着急,心一直在砰砰跳……后半段,看到他冲到前面了,脸上的表情也轻松了,我的心才慢慢平静下来。”杨完珍回想看电视直播时的心情时如是说。

  比赛最后阶段,处于领先的陈定已开始提前庆祝,他面带笑容,不断地挥舞着双臂接受场边的观众示意。陈家的气氛也热烈起来。“陈定,加油!陈定,加油!”“陈定好样的,一定要拿一枚金牌回来!”现场的人激动地喊起来。这样的热烈气氛,直到陈定冲过终点夺得冠军时达到了沸点。

  庆祝过后,亲朋好友们纷纷向陈定的父母握手恭喜,然后意犹未尽地回家睡觉。但陈定父母的心情依然无法平静,他们像做了一场梦一样,不敢相信自己的儿子竟然获得了奥运会冠军。尽管夜已经很深了,但他们毫无睡意,一直守在电视前,回想着儿子夺冠时的画面。凌晨四点,他们才把电视关掉,准备睡觉。然而,直到天亮,他们都没有入睡。

  太热闹 陈家门前交通管制

  第二天早上,一份意外的惊喜再次降临陈家。龙陵县委县政府得知陈定夺得奥运金牌后,立马组织人员到陈家庆贺。原本一大早要去龙陵县城赶集买东西的陈保凡夫妇接到通知后,也给自己放了一天假,在家张罗迎接。

  8月5日上午11点左右,陈保凡家门口人山人海,龙陵县委、县政府、文广体局以及镇安镇政府的领导带着一大帮子人员到陈家祝贺,他们还请了当地学校的仪仗队来现场演奏。村里的人闻讯纷纷赶来看热闹,把陈家的大门围得水泄不通。大街上路过的人也纷纷驻足观望,造成了交通拥堵,交警部门不得不在进入陈家的路口实行了交通管制。

  龙陵县委县政府带来了一封代表“龙陵县人民”的祝贺信,还给陈家送来了10万元的奖励。当陈保凡夫妇从县领导手里接过“10万元奖励”的牌子时,现场所有人员鼓掌庆贺,陈氏夫妇激动得热泪盈眶,只会不停地说“谢谢”。

  下午两点,本报记者从昆明赶到陈定家所在镇安镇街上时,镇上的主街道上以及镇政府的大门头上挂起了“热烈祝贺陈定在伦敦奥运会男子20公里竞走比赛中为中国田径队夺得首金”的红色布标。陈定夺冠的喜讯俨然在镇上已家喻户晓。记者在街边一小卖铺询问陈定家的具体位置时,店老板热情地给记者指路,并连声称赞道:“小伙子了不起啊,才20岁就拿了奥运会金牌。”

  太心酸 陈定差点因伤放弃竞走

  往镇上的主街道一直往里走500米左右,一个左拐后就到了陈定家。上午县里来的祝贺团已经撤了,陈家的院子里、客厅里的桌子还没有收拾,桌子上放着水果、瓜子、花生、矿泉水等。几名村里的亲朋好友坐在院子里聊天,主题当然是陈定夺冠的事。陈定的父母得知记者是从昆明赶来,马上让座端茶,“你太辛苦了,从昆明大老远都赶来了,欢迎欢迎!”

  陈定的父母50岁左右,有着云南农民典型的朴实和低调。对于昨天凌晨“大伙一起看陈定比赛直播”的热闹场面和“早上县里来祝贺”的空前盛况,他们只是轻描淡写地介绍了一下。反而是陈定的三叔、三婶热情地在一旁不断补充,并拿出照片让记者观看。

  聊起儿子的成长经历,陈保凡夫妇逐渐打开了话匣子。 陈保凡说,陈定从小性格有些内向,不太爱说话,像个女孩子一样,但很喜欢体育。“因为家里经济条件不好,他从小就能吃苦,很懂事听话。”陈定上初一时,在省体校当竞走教练的三叔陈保文发现陈定有竞走天赋,就把陈定推荐到保山市体中学竞走。一年多以后,陈定因为表现突出,被输送到省体校。三叔陈保文成了他的教练,也是他在昆明的亲人。“当时陈定只有13岁,一个人去昆明的,我把他送到路边坐上大巴车,他还担心自己到昆明走丢了。”母亲杨完珍回忆说。

  陈家最艰难的时候,就是陈定在云南省体工队受伤的那两年。“一家人都为他的腰伤和将来的出路担心,我都流过好几次眼泪。家里没有钱,在昆明就医的钱都是他三叔和阿姨凑的。”陈保凡回忆说,“当时陈定都打算放弃竞走了,回家呆了10多天。我们带着他去芒市看医生,又找了些中草药来治,但效果都不好。后来他三叔(陈保文)又把他叫到昆明,一边训练一边养伤,后来终于好了。”

  2006年底,伤愈后的陈定被深圳队的孙荔安教练看中。2007年1月,陈定加入深圳体工队重新开始训练。在孙教练的精心指导下,一步步走出低谷,迎来了职业生涯的巅峰。

  太劳累 近四年只见过父母两次

  “陈定已经四五年没有回家了,他训练太忙了,逢年过节都只能打个电话来问候一下。”陈保凡说,陈定自从去了深圳队后,就很少回家,“最近四年我们只见过他两次,还是他来昆明海埂基地训练,我们特意去昆明看他,但见了一面,吃了顿饭我们就回来了,怕影响他训练。”

  然而,在陈保凡夫妇的心目中,儿子陈定还是很孝顺的。“他每半个月会打电话回来一次,问问我们的身体,让我们不要太受累。每次他到外地训练、比赛,都会告诉我们一声,让我们不要担心。这次去伦敦参加奥运会,他在登机前给我们打电话,告诉我们具体的比赛时间。”母亲杨完珍说,陈定也会经常打电话来诉苦,“妈,我训练太累了……我走的这条路太辛苦了,真是一滴汗一滴血拼出来的。”而作为妈妈,虽然很心疼儿子,但还是只能说鼓励的话。

  陈保凡夫妇近10多年来已经没有种地了,家里的主要经济来源是做点小生意,开着农用车到镇安、龙陵、黄草坝等周边几个乡街子卖土特产。每周有5天都要去赶集,每天从早忙到晚,很辛苦,但是收入却很有限。“这次陈定夺得金牌,你们老两口也算是熬出头了,以后不要那么辛苦了。”邻居们都在祝福陈家。

  陈保凡说,“等奥运会结束后陈定回家,要请亲朋好友来家里吃顿饭,聚一聚。”至于县里奖励的10万元奖金,陈保凡打算先存起来,今后重新修建一下房子,或者给陈定在城里买房用。

  就在记者采访快结束时,杨完珍接到了陈定的三叔陈保文从昆明打来的电话,“说保山市里的领导最近一两天也要来家里祝贺,让我们做好接待准备。”

  作者:徐赵全来源昆明信息港-都市时报)